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五章 杂事【4】
    “现在要动手么?”,都佛把玩着手里的手枪,手枪射击的时候声音不是很大,如果在屋子里声音就更小了,不仔细听的话很难发现这是枪声。晚上动手可能会存在暴露的情况,因为晚上环境更加的安宁,一点声音都会显得非常的突兀。但是晚上做事也有晚上做事的好处,比如说容易撤离。

    夜幕永远都是野蛮最好的保护色,多少起凶杀案都发生在夜晚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凶手们会喜欢这个时间段,既浪漫,也便于离开。

    杜林考虑了一下决定稍后动手,现在动手不是不行,只是威慑力还不足以让那些省雅人在和他杜林有关系的事情上变得老实。甚至是那些人都死透了,其他的省雅人都不一定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死,为什么会是今天,更不清楚他们触怒了怎样的存在。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们行动的前一天晚上动手,直接把所有骨干都清扫掉,等他们第二天发现的时候就会感觉到在伊利安的上空有一朵厚厚的乌云,笼罩在他们的头上。

    虽然今天晚上不会动手,可也不是没有事情做。把灰狗交代的这些人罗列出来,让萨维他们去认认门,行动的时候也方便一点。

    就在这样看似稳定繁荣的城市里黑夜转眼成就了白天,当第一缕金色的阳光洒向大地的时候,整个城市终于陷入了安静当中。杜林起了一个早,今天是芙蕾娜剧组正式摄制的第一天,作为投资人他肯定要到现场给大家鼓鼓劲。这部电影对杜林而言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第一什么首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部电影也是与乔治家族合作的筹码,更是他与市政厅合作的桥梁。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想要市政厅里的老爷们在很多时候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就要把他们喂饱。旧党的城市管理者非常的直接,他们就差直接开口告诉每一个人,快点来贿赂他们吧,只要钱给够了他们绝对不会管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新党不一样,这些怀揣着某种理想,为了能够施展自己的政治理念,他们需要的不是金钱。金钱可以点缀他们的生活,政治价值才是他们需要的东西。给他们足够的政治资源,让他们面子上好看,他们才不在乎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这部电影,就起到了这么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也算是杜林与市政厅的第一次正式合作。

    清晨,摄制组已经在港口铺好了拍摄用的摄影机轨道。新的有色摄像装备比黑白的摄像装备要沉重的多,单纯靠一个人扛着的话不仅会乱抖,而且人也吃不消,所以他们一上来就采用了轨道拍摄的方法。

    这部电影的重要性不再赘述,斯科特一大早就出现在港口负责协调调度工作。或许是因为伊利安特殊的城市氛围,不少人都愿意配合摄制组进行拍摄,原本还考虑到要多请一点群众演员的念头也作罢了。就连经过一夜航行早上抵达伊利安的邮轮都十分的配合,主动的承接了拍摄中巨大背景的工作。

    不过他们有一个小条件,那就是一定要把船号拍进去,而且船长和大副也要在影片中露面。

    这些都是小事情,编剧随便修改了一下就解决了船长和大副的要求,两个小老头兴奋的换上了崭新的衣服,船长还花了两块钱把胡子好好的打理了一下,才叼着烟斗出现在镜头前。他有两句台词,大副有一句,紧接着芙蕾娜就提着行李箱出现在船舷上眺望。很简单的戏,不过拍了十多遍才完成,总有些游客不自觉的看向摄像机,或者对着镜头咧着嘴傻笑。

    导演发现杜林到来的时候惊了一下,他刚想站起来向杜林问好,杜林的手就按在了他的肩膀上。这里的动作稍微大了一些,立刻引起了斯科特的注意,他也走了过来。

    “怎么想起来要过来的?我还以为你没时间呢。”,斯科特拿出烟盒散了一根香烟给杜林,自己也点了一根,“大家都很重视这部电影,你可能不知道,在这部电影拍摄结束之前,我每天都需要用半天时间耗在这里,你真的是为我找了一份好工作。”

    杜林耸了耸肩膀,看着从舷梯上冲下来的芙蕾娜,笑说道:“你不是抱怨前段时间太忙了吗?现在能够有份清闲的工作你还不满意?”

    斯科特笑了笑没说话,作为一名市政厅的工作人员,清闲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好在这件事的确很重要,市长大人那边盯的也紧,不然他可真的要活动活动了。他突然想到一个事情,随口也就说了出来,“亚历山大不是和市政厅在讨论关于举办美食节的事情吗?市长那里通过了,亚历山大也开始活动宣传,他希望能够借助这部电影的平台,把美食节推向整个帝国。”

    杜林眉头皱了一下,稍后才明白过来,这就是内置广告了吧?资本家的目光从来都是敏锐的,特别是那些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他们总能先人一步发现商机,“他想要宣传美食节没有问题,问问他打算出多少钱。总不能让我花了钱拍了电影却给他什么美食节做宣传吧?”

    “五万块!”

    这个报价还算有诚意,杜林点了一下头之后潇洒的转身挥了挥手离开了,他到现在还没有考虑好该如何处理芙蕾娜。如果送她去天国的话……也不是不行,但总觉得这样做对自己其实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按照这种想法,那么特耐尔城内所有人都应该被干掉,因为他们都有可能会暴露自己隐藏起来的一些东西。

    想到这里杜林就非常的头疼,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一条“合法”的能够解释的通自己拥有这么多钱的路子来。

    片场中的芙蕾娜看见了杜林,也看见了杜林的离开,她最近早出晚归和杜林正好错开,其实她也有点事情想要和杜林说。作为这部片子的制片人和女主角,芙蕾娜的压力其实是很重的,万一拍出来的东西没有人看,杜林投资的五十万就等于打了水漂。她一方面在节约剧组的开支,一方面也想和杜林讨论一下接下来的拍摄工作问题。

    说白了,她心里没有底。

    之前那部片子她不是女主角,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只要演好自己的角色对她来说就是成功。现在不仅要演好自己的角色,还要保证影片上映之后能够有巨大的反响和成功,这两天她几乎连觉都没有睡好。

    此时第五区的米奇焦躁的到处寻找灰狗的踪迹,说好今天他会带自己去拿钱买枪,一大早的人就不见了。找了好几个灰狗经常出没兜售麻醉药的巷子都没有发现那个家伙之后,米奇有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放弃这次计划的时候,另外一个人找到了他。

    “灰狗被抓走了。”,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米奇甚至生出了立刻逃跑的念头,可第二句话就让他变得哭笑不得,“他上次催账的时候砸了别人家的玻璃,那家人报了警,他昨天回去的路上被夜间巡逻的警察撞了个正着,现在在分局的羁押室里。”

    米奇一阵无言以对的沉默,明明昨天晚上还在商量着天大的事情,怎么一转眼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有些烦躁哼哼了两声,稍微思索了一下一头扎进了一个自己认识的财务公司里。

    第五区的居民时常会因为手头不宽裕从高利贷那里借点钱过日子,特别是冬歇期的时候不少家庭在最后一两个月都面对钱不够用的情况,他们很少会向邻居、朋友或者亲人们借钱,因为大家的钱都不多。有钱的人早去了第四区,谁还会留在第五区苦熬?所以他们大多数都会从高利贷手里借点钱度过冬歇期。

    就像杜林曾经认识的皮裤莫里斯先生那样,这里的高利贷或许只是一种叫法,在杜林来看他们更像是福利公司。五十块借走三个月只需要还八十七块钱,每个月百分之二十的利润简直是天地良心。不过呢对于这些财务公司而言这样的收益也还算可以,加上第五区都是穷人,如果利息太高了大家也还不起,说不定最后这笔账就烂了。

    从高利贷那里拿了四百块钱,这还是米奇和他们认识并且有自己房子的缘故,否则还真没有人敢把这个钱借给他。四百块三个月接近七百块的本息,为此米奇还签了几份文件,确保这些高利贷能够在找不到米奇人的情况下,从他家里收走价值八百块的财务。如果他家里没有那么多的财物,他们就会拍卖米奇的房子。

    拿着这四百块米奇找到了灰狗的上家,那名三级拆家。

    “你的意思是你从我这里用根本不够的钱拿走三把手枪,然后过段时间再把手枪还给我,另外还会给我三百块?”,披头散发如同疯子一样的省雅人一脸茫然,“那为什么你不直接把剩下的钱给我就好了?”,他挥了挥手,“好了好了,给你两把,我不过问你要做什么,如果你被抓住了也不要说这些东西是从我这里拿的,不然即使你进了监狱,我也有办法让你死在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