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四章 壮志未酬【3】
    “你如何知道庄园里面没有防御力量?这些富豪们非常的畏惧死亡,他们会用满屋子的保镖来保护他们的安全。说不定我们进去之后面对的是一群拿着枪的保镖,到那时候这乐子可大了!”,说话的是米奇的邻居,外号叫做灰狗,有过两次抢劫案底,现在没有什么正经事情做,每天都靠贩卖一些麻醉药过活。

    让灰狗加入是为了灰狗有渠道能够买到一些手枪,都是黑市货,没有人能够追查到的那种。而且米奇也需要灰狗的经验,至少他现在还在外面行走,对一些犯罪具体的步骤也比米奇或者其他人更加的了解。

    对于灰狗提出的这点疑问米奇一点也不担心,他轻笑了一声,脸上浮现出一种充满了优越感的笑容,“如果里面有成群结队的保镖,那么我们就是去谈判的,如果有机会的话一样可以挟持那位瓜尔特富豪。如果里面没有什么保镖,我们就可以清理掉不相干的人,然后等着拿赎金。”

    灰狗的眼睛一亮,这倒是一个好办法,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他点了一下头,“这个事情可以做,我们还要准备什么?”

    米奇比划了一个手枪的手势,“最少也需要四把,但是我们现在没有钱,有没有办法先弄来用一下,事后还给他们或者多支付一些钱都可以。”

    这就让灰狗有点不知道如何回答了,走私军火的这些人都是拿自己的自由在做买卖,他们情愿不出手也不会做赊账这样的生意。犹豫了一下,灰狗摇着头说道:“赊账是不可能的,我没有那么大的面子,不过我可以介绍一个家伙给你认识,他手里有钱。”

    “高利贷?”,米奇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同意了下来,“没问题,明天带我去拿货!”,说着他看向了周围的同伴,问道:“如果现在有人想要退出,我不会阻拦。如果没有人要退出,这几天时间就听我的指挥。相信我,干完这一票我们每个人都是百万富翁!”

    或许是在百万富翁的诱惑下每个人内心的贪婪以及对金钱的向往战胜了理智,这些人都喘着粗气,一想到自己有可能成为一名百万富翁就难以抑制体内迸发出的力量。那可是百万富翁,一天挥霍一百块一年才挥霍三万六千……五百块,想要把所有的钱都挥霍完至少要用……三十年时间!

    干了!

    米奇读懂了他们的眼神,伸出了自己的手,一个接着一个的将手掌叠在了一起,悄无声息的达成了一致。

    有一种情绪在他们胸膛内奔腾,这种情绪叫做奋斗!

    很快这个小团伙就散开了,他们都需要准备一下去应对接下来的“工作”。

    灰狗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考虑米奇说的这个计划,他认为这个计划实施的可能性不大。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听说过城里的那个富豪被人绑架过,也没有听说过谁谁谁被勒索了。这些富豪们拥有大量的财富足以支撑他们雇佣一个职业的保镖团队来保护他们的安全,加上他们拥有的地位和影响力,如果不想和整个城市做对,最好不要去动他们。

    他之所以答应了米奇的要求并非是他想要参与,他不过是先把米奇糊弄过去,然后躲起来等事情结束之后再出来。他甚至都想到了怎么不伤害彼此感情的情况下避过这件事,那就是自首。贩卖麻醉药可能要面临很严重的刑期,但是砸人家玻璃却只要被拘留几天。就在他打算去自首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硬戳戳的东西从背后抵到了他的后腰上。

    他不太清楚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但绝对是个危险的东西。

    “不要乱动,继续向前走,街口有一辆车,如果你不希望明天伊利安日报头版有你的照片,你最好配合一点。”,身后的那个家伙说完之后,灰狗就听见了一丝丝奇异的声音,他认识那个声音,是手枪保险打开之后充能的声音。

    他缓慢的迈开了第一步,小心翼翼的走着,不让自己做出任何有可能让对方误解的动作,“伙计,瞧,我今天出来的时候身上没有带货,而且我只是一个街头发货的小人物,我没有钱!”

    灰狗口中的货就是紫色天使——一种麻醉药制剂。麻醉药中的主要成分来自鬼脸菇,是一种容易让人产生幻觉的物质,这种物质能够切断痛觉神经元之间的信号传递,所以经过帝国医学院多年的研究制定了一个使用标准,在切断痛感神经信号传递的前提下,尽可能的减少幻觉的诞生。

    但是如果注射的过量之后依旧会产生长时间的幻觉,很多人喜欢这个调调,所以一直以来麻醉药都很有市场。现在在奥尔奥多州立监狱里服刑的恩斯特当初除了贩卖私酒之外,也走私麻醉药牟利。

    灰狗就是这样一个在街头兜售麻醉药的家伙,他的确赚不了多少钱,十五块钱一小瓶他最多只能拿一块钱的抽成,其他都要上缴给他的上家,加上他现在还是一个人,偶尔也需要排解一下寂寞,所以很难存到什么钱。

    正是因为有了这一份阅历,在街头见识到了太多的东西,所以他断定米奇的计划是行不通的。

    后腰上的东西顶了顶,他顿时吓的一激灵,在拥有数百万人口的都市中少了一个贩卖麻醉药的徐混根本就不是事,警察们甚至连调查都懒得调查,他嘴里发苦的向前缓慢走去。在路口,他看见了一辆灰色的很破旧的汽车。这种车在第三区里基本上都要泛滥了,买不起新车的人们乐忠于花一点钱买下一辆可能是三手或者更多次转手的老旧车辆来撑面子,这种车和那些黑市上流通的手枪一样,很难查清楚最后落在谁手里。

    他上了车,坐在副驾驶,脑袋后面就是那个硬戳戳的东西,他没有选择和反抗的权力,只能任由这两人把他带去某个他不愿意去的地方。

    车子很快顺着穿越了高速路口进入了第四区,转来转去在一个像是工厂仓库的地方停了下来。他被两人推着走进了空旷的仓库,此时面前突然间亮起了好几盏照明灯,刺的他眼睛都流出了一些泪水。抬手遮蔽着强烈的光线,他看见了有一个穿着西装,带着之圆顶毡帽的家伙坐在仓库正中央的一个椅子上。

    因为是强烈背光的关系,他看不见那个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只能看见一个轮廓。

    “我想灰狗先生不介意把晚上你所听见看见的事情,再重复一遍吧?”,坐着的家伙开口了,声音是男性,很年轻,有些磁性。他就这么耽误了大概十几秒的时间,脑后猛的一疼,一个坚硬的东西就砸在了他的脑袋上。他腿弯也传来一股力量,失去了重心的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鼻腔中涌出一股热流,他摸了摸凑到眼前,是透明的东西。

    “别,别打我,我说,我会配合的!”,灰狗很清楚这些人做事的风格,他不是唯一的知情人,就意味着在对方耗尽耐心之前他如果不说出对方感兴趣的东西,他可能会永远的闭上眼睛,“米奇晚上突然联系我……”

    他开始了叙述,为了避免再挨打他忍受着强烈的晕眩感事无巨细的把晚上所发生的一切都重述了一遍,包括了他离开之后的内心活动也都说了出来。仓库那个只能看见轮廓的黑影很有耐心,没有打断他如此繁复啰嗦的叙述,直至他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完。在这个时候他心中突然灵光一闪,这些人不会是……三十五万先生的人吧?!

    他哆嗦了一下,他就知道这狗娘养的米奇除了坏事之外干不了什么好事情,这些富翁是这么容易得罪的吗?瞧吧,他完美无缺的计划还没有执行对方就已经知道了不说,甚至都找上门来了,真的是被那个贱货给害死了!

    灰狗低着头不敢回头也不敢张望,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发现”的越少,生存的可能性越大。他还不想死,虽然他的生活腐烂的如同一堆狗屎,但是他爱这堆狗屎,他还不想离开这个世界。他脸上的肌肉都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透明的鼻涕越来越多,连眼泪都流了出来。

    慢慢的,仓库中出现了小声的垂泣声,那个声音一直在压抑着激烈的情感,他不敢大声的哭,他害怕自己的声音吵着了那个坐着的人被他们解决掉,可他忍不住就是想哭,伤心的哭。

    皮鞋鞋底踩在地面有节奏的踢踏声盖住了灰狗的哭声,他看见了一个拉长的影子笼罩着自己,他不敢抬头,因为“看见的太多了”而被干掉的人真的不算少,他不知道接下来要面对怎样的命运,但他至少不想因为看见了对方的长相就被做掉。

    一条手帕突然间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个踢踏声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耳边隐隐传来一个声音。

    “你这样的人,还是老老实实找个工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