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二章 搞事情【1】
    喧闹的人群中不时爆发出惊呼,让第五区那些暂时没有工作的居民都好奇的围了过去。

    伊利安的第五区是整个城市中最大的一个生活工作区,有超过六百万的人口居住居住在这里。除去未成年人和老年人,这里适合工作的人口大约在二百五十万左右。其中有百分之十五到百分之二十五是没有工作的,其余的居民中拥有长期工作的不到百分之五十,剩下的都是短期工。

    这非常符合旅游城市的特点,每当旅游旺季来临的时候可能一些小工厂都招不到人,但是一旦到了旅游淡季的时候,小工厂小作坊为了节约成本和开支都会选择暂时关闭,就造成了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段里很多人都没有工作。

    所以在长达七到八个月的旅游旺季阶段,人们对工作基本上不会太挑剔,只要赚到的钱足够他们度过歇工期并且还有一些剩余他们就满足了。这些年里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也不是没有人抗议过,只不过无论声势多么浩大,最终都得不到任何的保证。

    市政厅是政府机构,不是福利组织,他们才不会像联邦那样发放基本保障福利,傻子才会那么做。

    在离旅游旺季只剩下三个月的时间里,人们都在努力的寻找工作,努力的工作,争取赚到更多的钱用来保障家庭在歇工期不至于饿肚子。

    所以当托蒂带来了一万个工作名额,特别是长期用工名额的时候,所有的瓜尔特人都沸腾了!太多的人,太多的家庭需要一份稳定的工作,特别是杜林给出的薪酬标准要高于其他工厂的平均水准,并且每天还有两顿饭可以吃,这几乎等于是打了两份工。

    要知道整个城市的所有需要工作的地方最多只保证中午有一些勉强能够填饱肚子的食物,绝大多数地方都是没有晚餐的。

    有些其他种族的人费力的挤入了人群中,望着站在花坛上的老托蒂眼睛都红了,大声嚷嚷了起来,“托蒂老爹,算我一个吧,我可有一膀子的力气!”,这人说着还卷起袖子,露出了结实的大臂,高高鼓起的肌肉块让一些瘦弱的家伙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托蒂老爹认识这个人,以前一直在码头那边工作,前段时间被压榨的狠了实在受不了辞职了,现在还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

    码头是这座城市最大的用工源之一,但是码头的经营者很聪明的规避了工人工会要求的标准和福利,每当一个工人工作了两年之后,他们就会想办法折腾他,让他主动的离职而避免接下来一系列的开支。比如说每年两次的体检费用,一些歇工期的保障费用,以及两年工龄之后的薪酬上涨。

    在伊利安乃至全国发达地区,一名工人在某个地方工作两年之后,他的工资在第三年就会有一个台阶式的上升,这个比例差不多是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而且还会有歇工期的保障金,在伊利安差不多是三个月的最低标准工资累加的数字。一些工厂需要有一定技术的熟练工,他们不得不花这笔钱,但是港口需要的只是苦力,所以他们会想尽办法在合约的规范内把工人逼走。

    甚至工人前脚辞职,他们就会后脚再把人召回来,就是为了避免这些额外的开支。

    工人工会对此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总有些人低三下四的祈求工作,他们也可以理解这样的行为。当然也有一些人在经过了几次之后选择了彻底的辞职,比如说之前这位喊话的壮汉。

    托蒂老爹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歉然的笑容先道了一个歉,“很抱歉,这次招工方是一名瓜尔特富翁,他唯一的要求是每个工人都必须是瓜尔特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托蒂老爹的声音略微上扬,有一种扬眉吐气的快意。

    在阿比恩还活着的时期瓜尔特人生活的并不幸福,虽然通过他可以找到工作,可是每次都有一种低声下气的感觉,就像是求着别人才求到的工作,让人有一些憋气。今天能够站在这里,当着这么多人说出了这样的话,托蒂恍惚之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没有去深究,这是好事,不是坏事,这就行了。

    壮汉脸色一僵,甩了甩手挤出了人群,等他回头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还注视着他。无论他多么有力气,无论他多么吃苦耐劳,只要他不是瓜尔特人他就没有资格得到那份福利待遇极为优渥的工作。

    招工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托蒂在工人选择的方面也很上心,他尽量保证一个家庭只录用一个,而且每个被录用的工人都没有前科,也不是什么地痞无赖之类的,这是他力所能及的回报,他也只能做到这一点。

    第八区开工的消息如同一道旋风席卷了整个伊利安,第一区和第二区可能没有什么动静,这里居住的都是富有的人。但是后面三个区大多数人都闻风而动,一个城区的建设意味着巨大的利润,按照市政厅公布的规划,整个区建设完毕最少也需要两到三亿左右的资金规模,这都是赤果果的利润。

    不仅伊利安的人在心动,周边州和城市中所有建筑行业的人员、公司也都赶赴了伊利安想要招揽一些生意,整个城市意外的热闹了起来。

    “今年恐怕不会有冬歇期了。”,市长大人坐在一家餐厅靠窗的桌子边上望着街上汹涌的人潮笑着说了一句。

    斯科特还没有意识到市长大人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杜林已经反应了过来,“确实如此,超过二十万人规模的建筑工人在第八区工作,其中有百分之十左右都属于管理层,这些管理层可不会和那些工人一样整天在工地上苦熬苦干,只要条件允许他们就会到城里来消费。”

    “拥有这么多持续的消费群体,三年内不需要考虑冬歇期的问题。”

    斯科特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说的是这件事。就算那些外来的资本在建造第八区使用的是本地的劳工,也不可能连管理层都选用本地人。只要这些管理层存在,就会源源不断的给伊利安的旅游市场增加活力。原本秋季末冬季初到第二年开春是旅游淡季,但是这些人能够帮助伊利安撑过这难熬的四、五个月,冬歇期自然而然的也就不存在了。

    三人能够坐在这里吃饭,主要还是得力于杜林最近积极的扩张自己的事业,市长大人已经听说了杜林和乔治家族的人有过了接触,商谈了关于合作方面的事情,乔治家族没有明确的给出拒绝的答案,到现在为止还在讨论商量,最后是否拍板还是两说。有这样一件事,市长大人就需要将杜林重视起来,一旦杜林和乔治家族真的成为了合作伙伴,就意味着伊利安地区也要出一位在某个行业领域内具备了托拉斯实力的超级富豪。

    这绝对是市长大人在职期间最亮眼的功绩,会为他的升迁带来巨大的好处,他政治上的导师在昨天晚上的交流中甚至对他说,有必要的时候可以借助党派内的力量,在这件事上推一把。一旦事情办成了,杜林会记住他的好处,将来他在新党内升迁时也就有了一个十分有力的盟友。

    所以今天市长大人就假借斯科特的口,邀请了杜林来吃一顿饭,联络联络感情,为下一步打好基础。

    对于杜林格外快速的反应市长大人只能在心中感叹,每一个成功人士都绝对不是巧合的,更不像是胡安所说的那样是受命运的指引,他们都有超乎常人的一面。或者果断,或者多智,庸碌的人或许可能有一时之财,但绝对不可能有一世之富。

    “我听说你要招一万名工人?”,市长大人切下了牛排的一角,用银质的叉子插紧包进口中,“为什么只要瓜尔特人?你可能没有留意,已经有人到我这里告状了,说你有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这个词在杜林梦境里的那个世界的确是一个大杀器,任何人任何事碰到了这个词都要退避三舍。但是在这个世界种族歧视的威慑力还不足以让人们到闻风丧胆的地步。从省雅人第一次喊出了这个词之后,这个词就成为了省雅人自娱自乐的招数,他们对有所不合他们心意的人或者事滥用这个词,以至于曾经上过《帝国》杂志封面的词,如今已经烂大街了。

    杜林耸了耸肩膀,掏出了一根香烟并点上,他划了划夹着香烟的手,“如果他们这么认为的话,那么我也可以承认我就是有种族歧视,这需要我缴纳多少罚款?五十?还是一百?”

    市长大人轻笑着摇了摇头,“这与罚款没有关系,你要知道,伊利安最重要的政策就是维持地方的稳定,保证治安良好。很显然有人是想要借这次事情搞事,如果你摁不下去,让市政厅来出面,无论是我还是你,面子上都不会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