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零章 卡车【3】
    ,精彩小说免费!

    小福乐斯在女人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条件,长得还算英俊,谈吐方面也没有那么的低俗,很会讨女孩子们的欢心,又很有钱,几乎是完美的对象。两个女孩上了车之后很快就消除了陌生感,都能和他说说笑笑,甚至是说一些有些少儿不宜的玩笑。对于这两个比较新鲜的女孩小福乐斯也很喜欢,他虽然不厌旧,可人们不都是喜欢新东西吗?

    从车里拿出两瓶酒,一边喝着酒一边开着车,等大家喝的有些晕乎乎的时候找个地方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是小福乐斯最喜欢的事情。

    就在他穿越了第一区准备进入第二区的时候,一辆疾驰而来的卡车笔直的朝着他冲撞了过来。如果是他没有喝酒的时候,他完全可以紧踩油门尽可能的避开这危险的撞击。但是他喝了酒,反应有些慢,在这紧急关头大脑一片空白。

    崭新的跑车猛烈的翻飞了出去,就像一个旋转的陀螺,车中的三个人都被甩了出来。两个女孩稍微好一点,她们坐在了副驾驶和后座上,避开了撞击最猛烈的地方。小福乐斯就没有这么走运了,变形的车门抵挡了一部分的冲撞力之后,直接把更多的冲撞力施加在了他的身上。

    他手里的酒瓶在冲撞中碎裂,一片玻璃插进了他右边的眼睛,半拉碎玻璃瓶刺穿了他的脸颊。他被重重的抛在了地上,不省人事。撞车的卡车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消失在街头。

    片刻过后人们才意识到这场车祸所带来的严重后果,人们惊叫着在路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有一些人去查看三名车祸的受害者,不一会警察局的警车和医院的救护车就抵达了现场。

    伊利安的第一区有常备的警车和救护车在街头游走,就是为了对应突发的情况。曾经伊利安市政厅向市民、游客以及媒体保证过,任何突发情况从发生到警车、救护车抵达现场不会超过一百秒!

    当警察开始盘问周围目击者关于车祸的情况时,医生们也开始对车祸受伤人员进行救助。两个女孩真的很走运,当跑车开始翻滚的时候她们第一时间就在离心力的作用下被甩到了路边,虽然头破血流但问题不大,最严重的也只是肋骨骨折。小福乐斯的情况就没有那么乐观了。

    他的右眼瞎了,左臂粉碎性骨折,双腿也有不同程度的骨折,特备是左腿大腿骨在他被甩出来的过程中被完全的折断,产生了一个开放性的伤口。除此之外多出骨折,内脏也受损严重并且开始吐血。医生很快就把他送往了医院,开始了紧张的抢救。

    老福乐斯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稍微晚了一点,他正在和几个朋友打马球。在第一区北边的山坡上有一个马球场,不少年纪大一点的富翁都很喜欢这项优雅的运动。他们的运动程度并不像年轻人那么激烈,彼此表现的也非常有绅士风度,说是马球倒不如说是一场社交性质的休闲运动。

    当老福乐斯满头大汗的从他那批来自北方游牧民族饲养的纯种战马上下来的时候,他的管家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老福乐斯面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他连招呼都没有打就离开了马球场,让不少老人们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老福乐斯到底是怎么了。

    赶到医院的时候他看见了自己的妻子,她正在为小福乐斯祈祷,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时紧绷的神经终于断开,哭了起来。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我听说发现的非常及时,伊利安的医学水平在整个帝国也是名列前茅的,他们一定会把儿子完好的教给我们。”,拍了拍妻子的后背,又安抚了几句,老福乐斯走到了抢救室的门外,两名警察正在那里守着。

    他们见到老福乐斯的时候头皮早就炸了,鬼知道只有一个儿子的老福乐斯会不会爆炸?两人硬着头皮向他问了一句好之后就站在那,多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老福乐斯从口袋里拿出了精致的烟盒,散了两根烟给那两名警察,自己也叼上了一根,“和我说说情况怎么样,这场车祸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警察拿出了记录目击者描述的本子,为老福乐斯解释起来。

    当时小福乐斯喝了不少酒,穿过第一区和第二区之间的高速道路——这里需要解释一下,伊利安市的整体规划设计师是一名在联邦留学过的著名设计师,他采用了联邦非常常见的整体城区结构。简单一点来说每个区都是一个整体,在这个整体外则是连接各个区之间的高速公路,以避免从第一区到第五区需要穿越整整三个区复杂的交通路线,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抵达目的地。

    这种设计为伊利安的城区规划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但问题也出现在这里。一般情况而言每隔十分钟在各个直穿路口会有人指挥那些高速通过的车辆停下来,让行人或直穿车辆通过。直穿区域的车辆也都会停在路口等待通过,但是很明显小福乐斯没有等待这个过程,不知道是否与他饮酒有关系。

    他连看都没有看直接冲过了路口横向的进入了高速通道,企图直接横穿马路进入第二区。就在这个时候一辆疾驰而过的大卡车撞向了小福乐斯的跑车,引发了这场损失惨重的交通事故。

    老福乐斯知道这些规矩,对于小福乐斯的危险驾驶行为他也说过很多次,但是他总是不听。他揉了揉太阳穴,追问道:“那辆卡车和卡车司机呢?”,等待了约有十几秒的沉默,他重重的哼了一声,“立刻找到那辆卡车还有卡车司机,搞清楚卡车的归属,他们必须为此负责!”

    回到妻子身边时他对着管家嘱咐道:“去查清楚那辆卡车是哪一家公司的,我要他们破产,让他们下半辈子都在第七区受尽折磨。那个卡车司机找到他之后先把他送到第五区去,我要亲眼看着他死!”

    “他们必须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发誓!无论多少钱,只要能做到都不是问题!”

    等待了约莫有一个多小时,抢救室中的医生疲惫的走了出来,老福乐斯和妻子立刻迎了上去。医生很显然认识老福乐斯,愣了一下之后点头问好,然后才说道:“小福乐斯先生的性命暂时保住了,但是你们要有一个心理准备……”

    妻子紧紧捏着老福乐斯的手,后者给她一个安慰的笑容,然后才看向了医生,“能保住性命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心愿了,请你把话说完吧,我们可以承受得住。”

    医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他的右眼完全破裂,我们已经摘除了。碎裂的酒瓶划伤了他的脸,还刺穿了他右边的脸颊,并且削掉了他接近一半的舌头。他的左臂粉碎性骨折,我们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去修复了,但是效果并不明显,以后他的左臂可能无法正常的使用了。左边大腿骨开放性的骨折,已经矫正过来并且打上了石膏,需要最少半年时间的修养才能恢复如初,但是以后走路的话会有一点变形,另外他不适合任何剧烈的运动……”

    老福乐斯的妻子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直觉。一群人连忙托住了他的妻子,将她平放在抢救室外空闲的病床上。

    “我可以进去看看吗?”,老福乐斯强忍着心中的悲伤和愤怒问道。

    医生摇了摇头,“刚才我的话并没有说完,您的孩子体内多处内脏受损严重,我们已经尽可能的为他修护,但是依然有很大的问题。比如说他的肝脏、肾脏和肺部,因为猛烈的撞击一部分器官已经裂开无法复原,我们只能切除掉他左侧的肾脏和三分之一的肝脏,还有四分之一的肺。更重要的是他从驾驶室被甩抛出去的过程中,两颗gaowan因为方向盘的挤压已经……”,医生耸了耸肩膀,“所以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如果能够挺过一周时间基本上活下来不是问题,但是从那以后他就会像是一个玻璃人,不能做任何与运动有关系的事情。在缺少激素的影响下他的体貌特征可能会发生细微的变化,情绪与性格也会有剧烈的改变,希望你们能够耐心温和的开导他。”

    医生叹了一口气,告别之后离开了,他还要去看另外两个女孩,其中有一个到现在都没有苏醒,其他医生认为可能是因为摔倒了脑部产生了一些无法探知的变化,需要研究一下。

    老福乐斯的手都在抖,他儿子完了,彻底的完了。医生已经说的非常的清楚了,他的儿子以后就是一个废物,更要命的是连命根子都完了。他的财产,他的家业,没有人能够继承了。此时绝望的老福乐斯爆发出了最强烈的恨意,他发誓,他一定会让那个“凶手”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小福乐斯出车祸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伊利安城,市长大人再次把警察局局长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现在你还认为建立交通局是没有必要的事情吗?如果你能背得起这个责任,我是无所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