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六章 以我 【2】
    看着分局局长办公室桌子上的两千块钱,无论是托蒂,还是死者父母都没有拿,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分局局长也脸色难看的坐在椅子上,福乐斯父子真的太过分了,撞死了一个无辜的行人居然只愿意赔偿两千块钱,太过分了。警察也是人,分局局长也是人,他们还不算上流社会的人物,勉强只能算是中层的精英,所以他们有着同样的愤慨,以及阶级之间的仇恨和矛盾。

    托蒂很少吸烟,但是此时他手里攥着一个简陋的木头雕刻而成的烟斗,吸了两口之后吐出浓浓的烟雾,烟雾后爬满血丝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他缓缓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他望着死者的父母,只说了三个字——跟我走。

    没有人阻拦他们,也没有人跟着他们,他们不知道托蒂要用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件事,但是他们希望托蒂的办法能够有用。

    杜林刚刚从床上起来,他请的老师昨天就到了,不仅萨维他们在学习,他自己也跟在后面认真的学习。文化课、战斗课、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课程让他筋疲力尽,但是他觉得学习这些东西会有用的,就算没有机会用也能够提高自己的素养,加强自己的身体素质。

    吃了一点德芙准备好的早点,这是半年多以来杜林第一次早上没有去喝咖啡吃点心,他活动了一下有些酸楚的胳膊,今天除了文化课老师之外他们放假一天算是休息。吃完早点之后一头扎进了游泳池内,舒展着自己的身体在波光粼粼的游泳池内游了两个来回,等他准备上岸的时候,看见了都佛。

    都佛也是昨天悄然的返回了庄园,埃里克现在应该在离海岸线大概十海里之外的地方和鲨鱼搏斗,如果他能在水里坚持三天的话。

    都佛出现在游泳池旁边,就意味着有什么事情需要杜林来决断,他猛的沉入水中,紧接着如同一条剑鱼那样窜出了水面。双手用力按在游泳池的边缘一撑,已然上岸。..

    德芙将浴巾交给了他,他披着浴巾一边擦拭着头上的水珠,一边与都佛朝着庄园内部走去,“埃里克回来了?”,都佛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杜林也笑了笑,谁都知道埃里克已经通过鲨鱼的肠胃成为了海洋浮游生物的食物,他是回不来的。这只是一个小玩笑,“有什么事?”

    “托蒂先生带着一对夫妻上门求见,他们现在就在偏厅中,你见还是不见?”

    托蒂?

    杜林脚步一顿,想了几秒才想起那个瓜尔特老人,他立刻点头,“当然要见,让他们休息一会,我换一身衣服就去。”

    在偏厅见客和在大厅见客有很大的区别,大厅中不会谈论太过于严肃或者重要、私密之类的话题,也不够正式。只有书房和偏厅才足够的正式,托蒂他们还没有资格进杜林的书房,偏厅却正正好。

    换了一声衣服的杜林推开偏厅的门时,坐在沙发上的托蒂和那对夫妇都站了起来。杜林笑着抬了一下手,走到了主座上坐了下来。他翘着腿,从烟盒里拿出了一根烟,都佛立刻为他打着了火。吸了一口烟之后吐出,杜林才开口问道:“托蒂先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不知道您今天登门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

    托蒂用力的点了一下头,他的表情非常的严肃也非常的认真,“是的,杜林先生,我有求于您。”

    杜林做了一个请说的手势,托蒂立刻酒吧事情的原味都说了出来,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包括了他们的态度,包括了福乐斯父子的态度和语气,都模仿了一遍。

    说实话对于那对夫妻的遭遇杜林很同情,但也只是同情。瓜尔特人都很能生,在伊利安也是,大多数瓜尔特人家庭最少都有两个孩子,一部分更是有三五个乃至更多的孩子。一个孩子的离世的确让人非常的痛心,可要说到真的痛不欲生其实也未必。那么多的孩子,谁有能保证每个孩子都是父母最喜欢的?

    少了一个只会难过一段时间,过去了也就好了。

    当然,他不会说出来,首先问了一个问题,这对夫妇是瓜尔特人吗?如果是,他会稍微管一下,如果不是,那么只能爱莫能助了,毕竟种族之间的仇视与敌对从来就没有消失过,他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其他种族人口的注销来动用自己的力量。

    “他们是,他们是伟大先王的后裔,是我们瓜尔特人种!”,老托蒂的声音铿锵有力,并且还锤了锤自己的胸口,“这一点我可以担保,如果您查出他们不是瓜尔特人,您可以随意的处置我。”

    杜林坐在沙发上沉思了片刻,他的目光一直在托蒂和那对夫妇身上不断来回的扫视。这段时间里他忙着把胡安也拉下水以及处理东海岸娱乐公司的事情,缓慢了同乡会的发展,或许这就是一个非常合适的契机!他一只手的手指压在沙发的扶手上,手指轻轻的捏着自己的耳垂,身体略微后倾,扬着头望着那对夫妻,“你们希望我们怎么做?是拿到更多的钱?还是需要我做其他什么?”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托蒂一惊,但是夫妻两人脸上却一惊露出了扭曲的惊喜,他们不顾杜林身后都佛眼神的威胁,走到了杜林的面前跪了下来,低着头看着杜林脚上那一双白犀牛皮的鞋子。男人身体紧绷着,反而是女人用颤抖的声音低沉的说道:“如果……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们得到应有的报应。”

    整个房间的气氛在这一刻凝固起来,托蒂咽了一口唾沫,他知道女人的意思。她不要钱,不要自己的女儿活过来,但是她希望有人能够为她女儿的死亡承担起“报应”。

    是的,报应,不是责任,是报应,血的报应!

    托蒂的目光看向了杜林,他很希望杜林答应这个要求,但是又不希望杜林答应这个要求,因为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已经有一个无辜的女孩离开了这个世界,难道还需要一个罪不至死的男孩也离开这个世界吗?但是他没办法把自己心里的话说出口,因为他不是死者的什么人,他没有权利去决定。

    时间变得有些缓慢,夫妻的呼吸也变得极为急促,似乎过了有一年的时间,耳边才传来杜林的声音。

    “以我的名义及诸神的荣耀起誓……”

    夫妻二人浑身巨颤,匍伏在了地上,他们挪动着膝盖挪到了杜林的身前,双手向前接住了杜林的左手,夫妻二人分别亲吻了杜林食指上稀有的紫红色猫眼宝石戒指,然后他们退了一些距离,亲吻了杜林的皮鞋,紧接着又亲吻了地面。两人的脑袋紧紧的贴着地面,妻子早已泪流满面,丈夫也激动的不能自己。

    这是来自古老的瓜尔特贵族特有的仪式,当人们受到了来自外来者的伤害又无法报仇的时候,他们就会选择效忠一位强大的贵族,成为贵族的奴仆。作为代价,贵族将替他们行使报仇的权力,帮助他们解决所有的仇恨与争端。

    杜林站了起来,斜睨了一眼匍匐在地上的夫妻二人,轻声说道:“一周后,他们会付出应有的代价。所有伤害我们的人都会受到诸神的惩罚!回去让你们的女儿暂时不要下葬,用冰棺把她承装起来,诸神让她来到了这个世间,离去的时候也应该是光荣的!”

    说完,杜林说了一句送客,便离开了这个房间。

    为夫妻两人报仇,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瓜尔特人在伊利安的基数很大,这是一股很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左右市政厅的施政方案。只要把这股力量掌握在自己手里,那么在伊利安杜林就等于立足于不败之地。任何人想要把他赶尽杀绝,都要考虑一下数十万瓜尔特人的愤怒!

    至于福乐斯父子?

    那不在杜林的考虑范围内,他们做错了事,却想继续用错误掩盖过去的罪行,所以无论他们在未来遭遇了什么,都是诸神对于他们的审判!

    都佛送走了忧心忡忡的托蒂和那对激动的身体一直在发抖的夫妻之后回到了杜林的身边,他迟疑了片刻之后才问道:“你打算怎么对付福乐斯父子?”

    杜林很轻松的耸了耸肩,“当你的对手是一个文明人的时候,征服他们的方法只有野蛮。”

    “他撞死了一个孩子,就让他也尝试一下那个孩子临死之前的恐惧吧!”

    “这是诸神对他的审判!”

    说着杜林自己也笑了起来,“让萨文他的那些小伙伴们机灵一点,先去散播一下关于同乡会的消息,另外你去查查福乐斯父子的具体情况,摸清楚小福乐斯的活动轨迹,想必我们的市长大人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高兴的睡不着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