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零章 猜透【2】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人多了之后这些有限的力量集结在一起组成了一种新的集体力量,远远超过了个人的力量。

    可是有时候人多反而会坏事,比如说受骗人数过多的情况下,特别是在这里面还存在着贫富差距问题和阶级问题的时候,人越多,也就越麻烦。

    老人提出的解决办法有效的为大家挽回了损失,按照老人的意见每个人都出一点钱,把东海岸娱乐公司赎回来,然后慢慢的经营总有一天能回本。可有些人对此有着不同的看法,比如说……那些有钱的富豪和名流。

    五十五万对于他们而言就可能是很沉重的一刀,但是他们的确每一个人都能担负的起,完全没有必要和其他人一共享有这个商机。于是新的分歧就出现了,到底是集体赎回这个东海岸娱乐公司,还是谁有钱就给谁?

    在这个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问题上,什么阶级差距,什么贫富都不是问题了,大家都面红脖子粗的回到了最初的争吵阶段,眼看着这个唯一能够解决目前困境的提案就要流产的时候,一直坐在角落里的杜林说话了。

    三十五万先生在伊利安还算是有点面子,人们敬畏的不是杜林,而是他手里的钱,所以当杜林站起来走到人群最前面的时候,大家都停下了毫无意义的争吵,把目光投射在了他的身上。

    杜林笑了笑,微微欠身,“为什么我们不用拍卖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谁出的钱多,东海岸娱乐公司就归谁……”,眼看着人们又要争吵起来,杜林抬高了手虚按了两下,“听我说伙计们,我知道你们想要说什么,无非就是认为我们中部分人的财富超过了另外部分人财富的总和,但是在我来看这不是问题。”

    “第一,财力不足的可以团结起来,三五个人或是十来个人团结在一起,一人拿出五万块就超过了五十万,未必就没有希望得到东海岸娱乐公司的股权。第二,超过五十五万的部分我认为应该按照大家损失的比例,分配给没有拍卖成功的各位。”

    “我想说的是任何投资都存在风险,并不是说你们把钱投入到了东海岸娱乐公司之后,这家公司就一定能够赚到大钱,他们也有可能会亏本甚至破产,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一样血本无归。现在我们假设风险已经到了最大化,你们最近可能已经看过报纸了,来自帝都的报业巨头乔治家族也要在伊利安新建二十到三十家影院,而且都在最好的位置上,东海岸娱乐公司的前景非常的暗淡。”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能够躲避因为东海岸娱乐公司破产而血本无辜的危险,甚至能够捞回一部分本钱,为什么要拒绝?你们可以拒绝这个办法,实际上对我个人而言,对胡安先生而言……”,杜林微微点头致意,人们也注意到了站在了最后一排的胡安,顿时吸了一口凉气,“这些损失我们可以承担得起,但是诸位呢?”

    杜林的话让所有人都变得沉默起来,投资的确是有风险的,能够坐在这里的人自然也不是第一次投资,第一次投资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钱来。每一位都是受骗者,他们只是想要挽回自己的损失。杜林的话无疑为他们指明了一条能够解决目前困境的办法,那就是团结起来。

    他们每个人的财力都是有限的,可是集合在一起的财力未必就不如这些大亨。大亨们的确很有钱,动不动就是几百万上千万,可是他们真的能够拿出这些钱来吗?不可能!因为在计算他们财富的时候把他们的不动产、无形资产都计入到总财富里。他们还有其他的生意要做,还有其他的项目要投资,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重复的拿出一大笔钱。

    更何况……他们中一些人已经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通过抬高价格的方式,尽可能的挽回自己的损失。

    沉默的人们不断用眼神寻找着能够合作的对象,胡安朝着杜林笑了笑,他知道这是解决目前争端的做好办法。就算他是胡安,他也按不下所有反对者,必须要有一个大家都同意的计划才行。

    眼神的交流似乎比语言更加有力,很快这些人就有了统一的意见,拍卖会将在三天后举行。

    胡安离开的时候是一个人走的,库伦在楼下等他,坐上车之后胡安闭目静思了片刻,才笑说道:“杜林野心不小,不管他有没有动什么手段,这就当是我交了一个学费。”,说着他又忍不住幽幽一叹,“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很了不起,比我那个时候可要聪明的多!”

    库伦有点不明白这个父亲在说什么,胡安也没有解释给他的意思。其实他已经在心里隐隐有一点猜测,埃里克的消失会不会和杜林有什么直接间接的关系,而这个猜测的根据就是他拿出一百万直接买下了埃里克所有的股份。他当时的确也有一点小心思,按照杜林的思路东海岸娱乐公司将是和乔治家族合作的敲门砖。

    这个公司的股权占比情况,间接的等于告诉了乔治家族谁才是真正的主事者,胡安想要抬高自己在这件事情中的地位,压了杜林一下。现在来看当时的确有点蠢了,所以他要为此缴纳一百万的学费。要说不心疼,肯定不可能,但是在心疼的同时他也意识到这其实对他来说是个好事情。

    杜林越聪明,越狡猾,在与乔治家族合作的过程中出现问题的可能几率也就越小。他想和乔治家族成为伙伴,难道杜林就不想吗?他显然也是很想的,在双方利益没有冲突的前提条件下,利益一致就是双方最稳固的纽带。就算杜林要出问题,也是在成功的合作之后。到了那个时候大家开始争权夺利,想办法把杜林踢出去也就行了。

    胡安并不认为自己不如杜林,这次只是他一时间贪念作祟的结果,他已经猜到了杜林的目的,那就是均衡的股权占比。

    杜林借助这次机会推动了其他人抱团在一起来对抗他,无论是前面损失掉的一百万还是接下来的计划,他都不可能再一个人拿出一大笔钱了,加上有了这件事情的提醒,他们两人必然会合作起来瓜分东海岸娱乐公司的股份。

    真的是一个厉害的年轻人,无论埃里克的逃跑是不是他安排的。

    一口气叹完,瞥了一眼坐在前面副驾驶位置上的长子,胡安更加的担忧了。他很明白,每个时代每个阶段总有一些让人无法直视的闪耀人物出现在这个世界,比起如同杜林那样的小家伙,自己家里的这些孩子除了眼高手低自我感觉良好之外,根本无一是处。

    胡安经常会反思这个问题,是不是这些年顺风顺水惯了,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人们不是不和他们争,完全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让着他们,或许是该让他们出去闯一闯了。

    就算将来无法成为超越自己的人,至少也要把这份家业给收住。

    胡安的思考很快就被一阵救护车的声音所打乱,他回过神来,笑着摇了摇头,该让这些混蛋们离开自己了,到远远的地方去,到没有人认识他们,也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去,从零开始!

    前一秒与胡安的座驾擦肩而过的救护车上,布朗的表情扭曲到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医生已经把他固定在担架上了,正在小心翼翼的清理着他左边有明显扭曲的小腿。

    就在刚才采景的时候,按照剧本中的设定他应该躺在一个椅子上晒太阳来衬托出他的潇洒和不羁。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一辆车突然间失控撞向了路灯,路灯直接朝着他倒了下来。他反应已经很快的躲开了,可是小腿还是被砸中了,并且骨折了。

    整个剧组都慌了起来,男主角小腿骨折意味着这部戏就算准备妥当了,也要等至少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的时间里能够发生很多事情。短时间科琳娜身后的富豪说话多少还算有点用,但是时间长了总有不买账的人。一旦第一部彩色电影的噱头被别人抢走,可以说就算他们拍摄出最完美的伊利安假日,也都是失败的。

    科琳娜脸色铁青的看着躺在担架上眼中充满了绝望不断挣扎的布朗,她很喜欢布朗这个演员,有足够的人气不说还很幽默体贴,他们已经滚过了床单。可以想到自己居然要为这个蠢货空等两个月的时间,还有可能错过第一部彩色电影这个电影史上最重要的一页,科琳娜的表情就森然起来。

    “布朗,你退出吧!”

    在救护车里科琳娜说话的声音很轻,但是落在导演和制片人的耳朵里却如同一道雷霆,就连布朗都忘记了因无法忍受疼痛的挣扎。他微微仰起身体,目光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眼神,“你刚才说什么?让我退出?!”

    科琳娜已经有点走向极端,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会舍不得,但是没办法,如果我们等你的话我们可能什么都得不到。所以你退出吧,我会给你补偿的,三万块够了吗?还是五万块?”

    “这不是钱的问题你明白吗?”,布朗一把推开帮他处理伤口的医生,大声的咆哮了起来,“这是背叛,你明白吗?这是背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