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五章 爆发【2】
    天鹅绒的被子轻轻的压在身上甚至感觉不到多少的重量,却能给她极好的保温体验。居住在海边从来不需要考虑晚上睡觉热了怎么办,只要打开门窗,海风就能带走酷夏的燥热,以至于还会有些凉爽。芙蕾娜见过这种被子,只有一米四宽,一米八长就要八百块一床。而她现在盖着的不仅是天鹅绒的,更是黑天鹅绒的,而且更大也更宽,价钱自然也会更加的高昂。且不论这样的被子到底实用不实用,单单是将一两千多块盖在身上她就觉得值了。

    有时候人们对于奢侈品无法抑制的需求并非是真的需要这件商品,而是希望能够通过使用这件商品来告诉所有人,我用得起!说白了还是为了衬托出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证明自己不是人们想象中那样的人——穷人。

    这一觉芙蕾娜以前所有为的睡眠质量一觉睡到了天亮,如果不是早晨的阳光照射在了她的脸上,或许她还能睡一会。有些恋恋不舍的坐了起来,脑子一片空白,突然间如同发疯一样拍打了一会周围的被子,她才揉着脸不甘心的把双脚放在了地上。床边没有拖鞋,来自西边游牧民族手工编织的地毯踩上去肉肉的厚厚的,简直舒服的让人感觉站着也是一种享受,有钱人的生活真可耻!但是她喜欢!

    每一间卧室都有独立的卫生间和独立的浴室,特别是这间浴室芙蕾娜喜欢的几乎快要发狂,二十平方米的浴室中除了在一边有两个花洒之外,还有一个巨大的不规则的超级浴缸。更重要的是按一下开关,对着海的一面的墙壁就会收进一侧的墙壁中,这种半沐浴着海风同时躺在浴缸中泡着热水澡的享受简直无与伦比。

    她在心里再三的重申,有钱人真奢侈,真可耻,但是她真的很喜欢。

    要是能够永远留在这里多少?哪怕是在家照顾丈夫和儿子不再抛头露面……,想到这里芙蕾娜沉默了。她用十几年的抗争告诉所有人她不愿意服从强权对她的逼迫,尽管最后她妥协了,但是她并不认为自己输了。输的是这个世界,输的是女权而不是她这个女人。现在她得到了她想要的机会,如果真的能够留下来但是要切断与外界的一切关联,她甘心吗?

    想了很久疲惫的叹了一口气,赤身果体的从浴缸里走出来,随手从一边的挂钩上将浴巾取了下来,擦干净身体后换上比礼服要保守一点的夏装,穿上了红色的高跟鞋,才一步步的走出了卧室,走下了楼梯。

    她有些惊讶的看着杜林昨天晚上身边的女伴面无表情的穿着女佣的衣服,正在巨大的厨房里准备着什么,突然间觉得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莫非杜林还有这方面的癖好?听说有钱人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特殊癖好,她可不是什么天国羊圈里纯洁的小羊羔,该知道的早就知道的差不多了。

    她在庄园的一楼里里外外转了两圈都没有发现杜林的踪迹,只能问德芙,德芙的答案很简单,他出去散步了。

    好吧,大清早见鬼的散步!

    经过一夜的休息今天剧组就要开始取景了,她必须到场,取景也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这是第一部彩色电影,什么样子的景色能够更好的衬托什么样的角色都是很有讲究的,她所扮演的女配角是一个看上去很坚强但实际上很明暗脆弱的一个女性,如果取景的时候无法体现出这个角色的内涵,这个角色就不那么容易让人有代入感。

    她和德芙打了一个招呼,刚准备自己离开的时候何塞赶紧将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憨笑着跑了过来,“芙蕾娜小姐,杜林先生说您在伊利安拍摄期间可以暂时居住在这里,另外我会全程保护你的安全。”

    听到这句话芙蕾娜眼睛一辆,很礼貌的说了一声谢谢,然后随着何塞往外走,“我好像在特耐尔没有见过你,但是你的口音是特耐尔的口音。”,特耐尔因为靠近联邦,同时也属于帝国的南部地区,发音相较于北方地区一板一眼的发音多了一丝活络和俏皮,所以很容易就能够从口音上分辨一个帝国人所居住的地方。

    何塞只是挠着头傻笑着,没有回答芙蕾娜的这个问题,芙蕾娜也没有追问,有时候好奇心太重并不是一件好事。

    特别是当她发现自己乘坐的是杜林那辆豪斯陆威的时候,她强作镇定都无法绷住脸上的肌肉,笑容无法控制的就绽放了。她完全能够想象当这辆车停在剧组边上时候所引起的轰动,绝对比她任何说辞都要有效的多。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当剧组成员看见了这辆豪斯陆威的时候都以为是本地的富豪来剧组转一转,这样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那些排名靠后的女配角顿时变得精神焕发,就像被雨水滋润过的玫瑰,展现出最璀璨的一面。

    可是从车里下来的不是什么富豪,而是他们剧组的成员之一芙蕾娜,科琳娜的眼神顿时就变得有些怪异起来,她脸上却洋溢着开心的笑容,还主动走了过去。她的手指在光洁的车身上缓缓滑过,那细腻的手感让她都有些沉醉,“这是你老乡的车吗?看起来昨天晚上你过得不错!”

    这句话很恶毒,简直就是赤果果的讽刺芙蕾娜陪那个老乡睡了一觉,才换来这样的待遇。芙蕾娜也不动怒,反而笑眯眯的点头称是,“的确睡的挺好的,就住在海边悬崖上的那个庄园里,早上起来的时候一边泡着热水一边吹着海风的感觉真的太惬意了。要不晚上你也和我一起过去?那里的房间可多得很呢!”

    科琳娜眼角抽了抽,露出一个稍微有点过火的惊容,“是吗?没想到从偏远地方出来的你还能有这么富有的老乡,那可真是了不起呢!”,与此同时科琳娜内心深处如同被毒蛇咬住一样痛苦,为什么这个小女表子一来就抢走了自己那么多的戏份,还能够认识这样的富豪,为什么走运的那个人都是她而不是我?

    其实每个人都会很主观的去看待这个世界,就像是科琳娜,她从来不去了解在过去十几年里芙蕾娜过着怎样的生活,也不考虑在地狱中挣扎的芙蕾娜是不是她所想象的人,但她就是不爽,主观上的不爽,在她眼里芙蕾娜就是一个贱人,贱人!

    面对科琳娜嘲讽自己来自于“乡下”,芙蕾娜一点也不在意,她和科琳娜最大的区别在于她接受自己的身份,接受自己的过去并且有自己的坚持和野心。对于所有成功的人士而言,过去是怎样的他们都不会太在乎,因为他们每一天都会比昨天的自己更强大,不是指财富上的,而是指精神和人格上的强大。

    芙蕾娜越过科琳娜走向了剧组,她淡淡的一笑,“虽然我和我的老乡都来自于乡下,但至少我和你差不多,而他比你更有地位也更富有,小瞧乡下人可是不对的,就连你那位……不也是从乡下出来的吗?”

    芙蕾娜这句话戳中了科琳娜的要害,捧她的那位自称是影迷的富豪的确来自于乡下地方,都属于帝国的边缘地带,也正是因为这位影迷富豪发达没有多久,对财富和地位的观念还流于表面,所以才会迫切的想要捧起一个大红大紫的女明星来做自己临时的女友,通过这位女友的名气来扩大自己在帝国内的声望,抬高自己的地位。

    科琳娜或许一直觉得自己委身于他是在利用他,殊不知人家其实也在利用她。

    一个女主角,一个女配角,戏外已经分出了高下,整个剧组都处于一种静默的状态中,谁都不敢这个时候发出声招惹科琳娜的邪火。

    似乎是看出了此时怪异的气氛,芙蕾娜轻笑了几声,为大家解了围,“都愣在这做什么呢,我还以为你们是来迎接我的呢,好了好了,我看人也到齐了,差不多我们该工作了吧?”

    制片人和导演对视一眼,从内心深处来说他们更希望芙蕾娜是女主角,因为这个女人的情商实在是太高了,哪怕你知道她和你说话的时候别有目的,但是很难让人讨厌她。在芙蕾娜来之前科琳娜倒是也还不错,只是前者来了之后她的脾气就越来越差,大家都知道这是因为戏份被抢的缘故,但是在这里对着剧组成员发脾气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还会让人觉得她特别的庸俗低级。

    巨龙从来不会欺负蚂蚁,它们只和同类打架!

    科琳娜这次没有再强迫自己挤出笑容,冷着脸轻哼了一声直接离开了剧组,这任性的举动让所有成员都愣了一下,如果女主角不在,这景还怎么选?

    男主角脸上也米有什么表情,他望着科琳娜快速的离开,然后耸了耸肩膀,“瞧,科科都已经走了,我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说着他直接从芙蕾娜身边擦肩而过,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在与她对视的瞬间露出了意思厌恶的神色。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