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七章 线索【2/4】
    ,!

    清晨,红色的太阳从海平面上升起,火红的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此时的阳光并不刺眼,光线也带着一丝红彤彤的。在第一区疯狂了一夜的客人们精疲力尽的从各处娱乐场所中走出来,随意的迟一点东西垫垫肚子,开始往居住的地方走。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沉寂,终于迎来了真正的清晨。金色的阳光如同利剑一样涤清了街道中的黑暗,照耀在人们的身上,望着那颗冉冉升起的太阳,就如同望着一尊不败的战神。

    杜林还是坐在那个椅子上,品尝着同样的咖啡,吃着一块钱只有半块的卷饼,翻看着手中的报纸。报童俯首帖耳的站在杜林的身后,帽子被他拿在手里,有些局促不安。

    好一会,杜林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二十块面额的纸币,塞进了报童的帽子里,“我想知道胡安和他的家族所有我值得去看的消息,这是一半的订金,越快越好!”

    报童眼睛一亮,他以为这二十块就是全部,没想到只是一半。他立刻将装着钱的帽子直接盖在了头上,还特意捋了一下头发,让帽子的内衬与头发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先生,明天早上您就能看见您想要的一切!”,说着他弯腰行礼,一如每一天早上那样跑到了街头,开始散发报纸。

    这些报童拥有自己的情报网络,在他们之上还有一个更高级的情报网络在管理着他们,有关于伊利安的任何你想要知道的事情,只需要花费对等的价格,就能够从他们口中知道绝大多数不怎么流传的消息。

    胡安在伊利安市相当的有名,是社会上的名流,他麾下有三座酿酒工坊和一个酒吧,这些都是他的合法生意,都有合法的牌照支持他生产出售各种酒类。作为一个旅游城市,酒饮料是必不可少的消耗品,甚至有些人从外地到伊利安来的目的就是可以毫不顾忌的大口大口喝着高度酒。

    如果说旅游业是伊利安的第一经济支柱产业,那么酿酒工坊和那些酒吧,就是伊利安的第二大经济支柱产业。与其他经营类别不同,酿酒和出售酒水都会被征收很高的税金,启征的比例是百分之四十五,当销售额超过一定的数额时会增长,最多要缴纳百分之六十的税金。

    可即使是这样,依然让胡安赚到了大笔大笔的钱,以至于一个曾经只是烧锅炉的家伙,成为了伊利安城中的一号人物。

    杜林盯上他有两个原因,第一是他手里的三个酿酒工坊和一个酒吧一共四张牌照,有了这四张牌照杜林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生产合法的私酒然后走私到那些不合法的地区去出售,即使查出了问题,也追不到杜林的身上,因为在这里酿造高度酒是合法的。第二个原因是胡安在第八区投资了靠近中心地带的一栋商场。

    这栋商场在规划中一共拥有五层,接近四万五千平方米的营业面积,总投资在一千两百万左右。如果胡安和他的锅炉家族是一个强大的家族,那么杜林肯定会敬而远之,但他只是一个酿酒卖酒的,在政界也没有什么得力的助力,是最软的柿子,所以杜林打算拿捏一下。

    当然,杜林会很和气的与他商量着是否能够共同投资,如果可以的话他不介意自己出资一半合伙来完成这个项目。但是如果他不识好歹的话,那么杜林也不会和他客气。

    端起杯子将所剩不多的咖啡一饮而尽,沾了沾嘴唇上残留的水渍,杜林将五块钱压在了餐碟下,夹着报纸开始了每天例行的散步。就在他路过伊利安市警察局的时候,警察局也刚刚苏醒过来。前来上班的警察们略显困乏的揉着眼睛,挤入了警察局内。

    伊利安特殊的社会环境注定了警察不是一份可以偷懒的工作,特别是到了后半夜,各大娱乐场所依旧在正常的营业,此时那些游客或是本地的酒鬼们也喝的差不多了,时常会因为一些小问题产生摩擦,最终发生为斗殴事件。所以第一区什么时候休息,警察们就什么时候休息。

    好在警察局实行轮班,否则真的能要人命。白天执勤的警察们从早上七点半一直工作到晚上七点半,晚班警察从晚上八点,一直工作到早上五点,剩下两个小时所有人都在休息。

    负责看守羁押的警员打着哈欠在签到簿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从背包中取出热腾腾的纳巴卷饼,配着浓浓的加了奶的咖啡,满心欢喜的咬了一口。这里的纳巴卷饼已经和正宗的卷饼有了一些改变,在其他地方卷饼中大多数都是牛肉作为填充,但是在这里则是深海鱼类的鱼肉,谁让鱼肉更加便宜一点呢?

    好在厨子们为了稳固更多的客源,他们将鱼肉切成薄片然后在煎盘上煎至两面酥脆金黄,这样吃起来味道更香,也更加的有口感。至于会不会太油腻,吃起来健不健康,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位警员显然饿了,他很快就把手中的东西吃的精光,摸了摸肚子觉得自己还能再吃一个,可是想到自己的体重已经超标了,他还是决定管住自己的嘴巴。伊利安城的警员们真的不好当,不仅工作辛苦,警察局甚至要求警员们的形象还需要健康,拒绝胖子或者瘦子加入警队,这是为了维持警员们积极正面的形象,也是为了维护伊利安的形象。

    他打开了羁押区的铁门,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办事本子,然后取了钥匙来到第一件羁押室,打开了铁门,“你们可以回家了!”

    两名因喝醉酒互殴的壮汉一脸桀骜的走了出来,有些跋扈的盯着警员的眼睛,警员嘿嘿一笑,说道:“如果不想走你们可以再进去!”

    走在后面的家伙推了前面的家伙一把,两人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羁押区。警员也锁上了房门,回到了自己的岗亭里。

    大约到了早上九点多的时候,有人要来提走伊利斯进行审讯,但是当两人走到第一羁押室门外的时候,顿时被里面的画面所惊呆了。

    伊利斯居然上吊了?

    警员慌乱之中拿错了好几次钥匙才打开铁门,等他们冲进去的时候伊利斯的身体早就凉了,负责提审的检察官眼神有些森然的瞥了一眼警员,“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重要的证人会死在这里?”

    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警员也回过神来,他的目光非常不礼貌的在检察官身上来回扫了两遍,“他不想活了谁又能拦着?再说了他上吊之前也没有通知我,你知道伊利安地区入夏之后有多少事情吗?我忙的到现在都没有休息过,也没有空来这里。当初是你们要求给他单间的,如果他不住在这个单间里也不会发生这些事情,我觉得如果有问题,问题就出在你们身上!”

    被反咬了一口的检察官脸色涨红之后又被气白了,他再次确认了伊利斯已经都开始僵硬,重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临走的时候还放下了狠话,“这是渎职,我会向你的上级投诉你的!”

    警员呵呵的笑了几声,“你爱投诉就去投诉吧,谁能管得着你?”,他随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用手绢包好的饼干,塞进嘴里的就咀嚼了起来,“奇怪,今天怎么饿的这么快?看来明天早上要多吃点!”

    伊利斯上吊自杀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大多数瓜尔特人都说这是他活该,或是该他死,总之反响很一般。相较于普通民众,检察官才是反应最强烈的那一个。他一头闯进了法官的办公室,年老的法官放下了眼镜,慢悠悠的抬头望着他,他怒气冲冲的大步走上前去,一巴掌按在了法官的桌子上。

    “这是阴谋,这里面绝对藏着阴谋!”,检察官一直紧咬着牙冠,他不想冲撞了法官,但是此时的愤怒让他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当骚乱发生的第一时间他就在关注这件事,随着事情的发展最后抓到了伊利斯和其他人,看上去好像很合情合理的过程让他察觉到了一丝“刻意”,这不应该是一件凶杀案该有的感觉。

    他处理过很多起案件,所有凶杀案除了极个别之外,大多数都属于激情犯罪,说的通俗易懂一点,就是脑子一热就做出了决定然后去实施。在那些非激情犯罪的谋杀案中,只要不是傻子并且最后完成了谋杀行为的罪犯,从来都没有这么好抓,并且这么老实过。所以他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于是交代了警察局的人,一定要把伊利斯关在单人羁押室里,他会在今天早上对伊利斯进行提审。

    可没有想到的是,伊利斯已经死了,有人抢先一步掐断了伊利斯这个最重要的证人和线索!

    “我亲爱的孩子,暴怒解决不了任何事情,你要学会制怒,然后冷静的看着那些坏人露出破绽来。”,老法官笑眯眯的拍了拍检察官的手,“你要记住,邪恶永远战胜不了正义,总有一天他们会面对审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