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六章 剧本 【1/4】
    ,!

    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诉你,你所认为的白其实是黑,你会怎样?

    阿比恩是一个好人,一个很好的好人,所有人都这么认为。他总是乐于帮助每一个人,无论你遇到了什么事情,他都会挺身而出,就算是你想要酬谢他,他都会义正辞严的拒绝。他的好心肠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所以人们都爱戴他,可此时所发生的一切都在告诉每一个人,他们被骗了。

    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特别是人类的情感部分,可以接受伤害,可以接受诋毁,但很难接受欺骗。其实欺骗造成的伤害远没有其他伤害所带来的后果严重,但是人们就是无法接受这种伤害,这种叫做欺骗,能够疼到人们心里,能够让愤怒如同火山一样爆发的伤害!

    感觉自己被愚弄的人们顿时愤怒起来,阿比恩应该感谢自己已经去地狱报到了,否则他很有可能被这群愤怒的人们撕碎。其实以阿比恩的所作所为来看,他也不是没有功劳的。他就像是一个底层的掮客,帮助自己的“客户”完成他们想要做到或者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然后从中抽取一部分的提成。

    只是他的错误在于他没有事先和这些人沟通清楚,自己所有的行为都是要收费的,他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无私的形象,却在背后偷偷的挖自己的根基。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阿比恩能够在做事之前和所有人沟通一下,确定这些人都知道自己的行为不是无偿的,那么他也无法获得这么多人曾经对他的拥戴和敬意。

    人都是自私的,我可以给你,但是你不能主动伸手去拿!

    感觉自己被侮辱的人们拥挤在阿比恩家外的街道上,大声的诉说着自己被“欺骗”的事实,甚至有人想要闯入阿比恩的家中为自己找回一点损失。如果不是有警察拦着不让这群激动的瓜尔特人冲进去破坏现场,可能不需要多长的时间这栋房子都会消失在这条街道上。

    就在这些人发泄着心中的怒火时,另外一批人则好奇的跟在警察后面,看看他们到底能不能找到谋杀阿比恩的凶手。这些人大多都是与阿比恩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多是认识或者点头之交,对于阿比恩突然间人设的崩塌也没有那么激动。

    根据威胁信的内容,警方的办案人员直接将目标锁定为阿比恩那个小团体中的某个人身上,也分头找到了这些人。就像人性中有贪婪,人性中也有无畏。对于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这些人都表现的非常的坦荡,就连警察要求搜查他们的家他们也没有人出言反对,反而非常的配合。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名阿比恩的酗伴被捕了,警察从他大门旁的一个看上去明显有翻动痕迹的花盆里,找到了一把使用过的手枪,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家伙就应该是谋杀了阿比恩的凶手。面对大批警察和明显的物证,这个酗伴很光棍的承认了自己谋杀阿比恩的罪行,理由也非常的简单。

    这一千五百块他们六个人分,每个人只分到了一百块,但是阿比恩一个人却独占了一千块。这几年跟随阿比恩做事的过程中,实际上很多事情都是他们在做,阿比恩只负责牵一个头,然后收尾的时候露面说这些都是他做得。之前大家合作的比较愉快,因为那个时候阿比恩还能非常公正的分配他们从中偷偷截留下来的这部分钱。但是随着大比恩的名气越来越大,这种分配的制度也就越来越不公平,阿比恩总是能够拿到最多的钱,而且这个比例越来越夸张。

    直至他们这个团体对此都十分的不满,在大家的商量下他们一共给阿比恩寄去了三封信阐明此事,但是阿比恩对他们的合理要求置之不理,甚至警告他们如果再有这种想法,就要把他们踢出局。在这种情况下,经过大家商议之后,由这个酗伴来做执行者,他们在半夜趁着阿比恩的妻子不在家,敲开了阿比恩家的房门,然后枪杀了他。

    警方当场带走了这位涉嫌谋杀的凶手,同时也把阿比恩的团伙一网打尽,全部都带走了。整个第五区热闹的就像是过节一样,每个人都在交流有关于这两天所发生的事情。

    如同闹剧一样的骚乱在这种让人想象不到的结局中收尾,除了那些被阿比恩欺骗伤害过的瓜尔特人,大多数瓜尔特人对此都表示了无所谓的态度,反倒是对杜林这个富豪心生好感。

    没有办法不心生好感,口袋里还装着他给的钱,他还拯救了这些加入了骚乱的瓜尔特人的性命,甚至说要雇佣大量瓜尔特人工作,谁能够对这样友好并且大方的同胞不心生好感?

    伊利安地区警察局局长第一时间就让人把结果送到了杜林这里,在第一个被逮捕的谋杀嫌疑犯的供述下,另外几名酗伴也锒铛入狱,涉嫌的罪名是“合谋谋杀”,他们面对的将是十到二十年的有期徒刑,短时间里是别想再见天日了。

    “我喜欢这个地方,也喜欢这个世界!”,杜林手中夹着烟,对坐在一旁的何塞说道,“在这里钱就是正义,权就是正义,没有比这个世界更舒服的地方了!”

    作为整场戏的总导演,杜林觉得自己做得还是不错的,他让萨维杀死了阿比恩之后把枪教给了阿比恩的手下,让他承认了自己的谋杀行为。作为奖励,杜林会帮助他,让他尽快的从牢里出来,然后再给他一笔钱让他“远走高飞”。包括了那一千块钱和威胁信都是在杜林要求和指示下制作的临时道具,甚至是工厂主都收取了杜林的好处——四千五百块钱。

    作为代价,工厂主需要当中说明他给的不是四千五百块,而是整整六千块!

    当然,阿比恩也的确在每件事中抽取一定的好处费,但绝对没有这么多,他不敢做。

    阿比恩的存在对于杜林领导伊利安地区的瓜尔特人始终是一个隐患,特别是他不愿意加入到同乡会里,就注定了他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和下场。这样一个拥有很高威望,也被人们所信服的角色如果不能收归己用,那么极有可能因杜林抢走了他的“人民”,从而站在了杜林的对立面,和那些以前、现在以及将来与杜林不对付的势力站在一起,给杜林添乱。

    既然遇见了有这种可能,为什么不在这种可能变成现实之前就把这种可能消磨掉?或许有人愿意给自己培养一个敌人然后战胜他来证明自己的武勇和强大,但这绝对不是杜林的性格,他是那种看见了火苗就一定要用洪水扑灭的人,绝对不会给任何敌人任何为难自己的机会。

    这场戏大家演的都非常的完美,伊利安地区的瓜尔特人发现了“阿比恩”的真实面目,越是信任他的人也就会越痛恨他,自发的宣传阿比恩的种种不好。在这个他们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刻,杜林站出来弥补了他们长期以来“依赖”别人的位置,他们自然会成为杜林最忠诚的信徒!

    杜林掐灭了手中的烟头,嘱咐了一句,“帮我回个话给警察局,送他们上路吧!”,说完话普通一声跳进了游泳池内,在这开始燥热的气候下,还是泡在水里最舒服!

    稍晚一些的时候,伊利斯——也就是执行谋杀阿比恩的酗伴,他躺在警察局内的独立拘留室里,这是他应得的待遇。耳边听着来自走廊另外一头其他酗伴们的诅咒和怒骂,他不在乎的笑了笑,翻身用薄被将头盖住。

    阿比恩死了,他的酗伴们还在做着取代阿比恩成为新的瓜尔特代言人的美梦,但是只有伊利斯自己清楚,他们做不到。他们没有阿比恩的威望,无法在短时间里取代阿比恩成为新的代言人,那么就会有别人来取代他们,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第一区的三十五万先生。从阿比恩让他们开始散播三十五万先生的坏话开始,伊利斯就注意到了这个富豪,并且偷偷的写了一封信给这位富豪。

    只是当时阿比恩还活着,他不能做什么,当他半夜被人从床上喊醒,告诉他阿比恩已经死了的第一时间,他就做出了决定。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合格的领袖,他只适合做一些辅助工作,他决定投靠新东家,然后在新东家的安排下,和其他酗伴一起煽动了瓜尔特人的骚乱……。

    他是一个有功之臣,那位富豪先生也许诺他等他出狱之后,送他到外地去工作,并且一次性支付给他三万块的封口费。

    他值这个价格,三万块!

    他把自己卖了一个好价格,他并不后悔。

    就在他昏昏沉沉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单间的房门开了,他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两名面露凶相的犯人被送了进来。他有些惊慌的问道:“不是说好了这里只居住我一个人吗?”

    那名警员耸了耸肩膀,“其他地方挤满了,他们就在你这里过一夜,明天早上就会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