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二章 对话 【一/四】
    望着漫天飞舞旋转的纸币,人们心中的怒火居然意外的平息了,就连一旁的警察都有些骚动。

    谁不想捡钱?

    如果不是考虑到工作问题这些警察恐怕已经冲上去和这群前一秒还有可能进化成暴乱的瓜尔特人挤在一起,看着那些纸币在这些人的争抢中落入他们的口袋中,一旁的警察们脸上就露出了羡慕的神色,真是好运气呢,居然能碰到这样的好事。有些人抬头,看见了在旁边高楼上挥洒着一沓又一沓钞票的身影,心里连那一点羡慕都没有了。

    差距太大了,只有仰望。

    望着楼下为了争抢钞票而改变了初衷的瓜尔特人,斯科特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或许就是普通人和富翁思想之间的差距。在他看来这场突然间爆发,声势浩大的骚乱是难以平息的。如果无法满足这些人的诉求,他们绝对不会退去,就连市长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询问了咨议局和有处理类似情况经验的相关人士,这些人给他的答复让他的脸色越来越坏。

    但是谁又能够想到,在众多人都认为可能需要海军对这些人进行镇压的时候,杜林一把钱撒出去,世界立刻就变得安静了,这就是不同的身份地位所带来的不同思考方式。

    一个个瓜尔特人高举着双手,他们已经忘记了自己来到这里要做什么,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东西,那就是钱。

    作为穷人,再小的钱也是钱,更何况那些飘舞着的纸片可不是什么小钱。如果能争抢到十张二十张的话,就等于白捡了一个月的工资!这对本身家庭条件就非常窘迫的人们来说太有吸引了,在金钱的面前,谁还记得阿比恩是谁?

    人群中有几个人面露失望之色,这些人就是阿比恩小团体中的成员,当他们第一时间得知阿比恩被人谋杀在家中的时候,想到的不是为阿比恩复仇,也不是伤心难过,而是一种隐隐的兴奋。压在他们头上的大山终于倒塌了,他们也能有出头之日了。以前阿比恩在的时候,总是他拿的最多,因为人们都认可他,现在他死了,是不是轮到他们做主了。

    甚至煽动起这次骚乱的也是这群人,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达到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清洗掉一批阿比恩的死忠,第二个目的则是希望引起伊利安市管理者的重视,然后他们站出来平息这场骚乱,从而踩着阿比恩和同胞的尸体走上他留下的舞台。不过很可惜,这一切都在这场该死的钱雨中失败了。

    钱雨很快就变成了硬币雨,拥挤的人群稍微散开了一点,这也是杜林考虑到过于拥挤可能造成踩踏事件所准备的。大量的硬币撒下去,人们从高举着双手变成了弯腰撅屁股,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不再往下掉钱,这些瓜尔特人意犹未尽的还在等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响亮的掌声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有一名年轻的,看上去非常亲善的家伙穿着昂贵的西装站在了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他的笑容如同阳光一样灿烂,他的声音也很好听,有一种充满了魔力的磁性,能够让人冷静下来,仔细的听他说些什么。

    “对于我的见面礼,你们还满意吗?”,杜林从口袋里抽出了一张一块钱的纸币,弹了弹。清脆的声音让人着魔,“我一直在想,我应该用何种方式来与大家见面,第一次见面应该给大家怎样的见面礼。就如同你们所看见的那样,我是一个商人,一个富有的商人,我不太知道有什么小礼物能够让大家都满意,所以我觉得还是把钱给你们,然后你们自己选择。”

    这时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从人群中跑了出来,他在人们担忧的眼神里跑到了杜林的面前,望着杜林指间夹着的那一张一块钱的纸币。杜林弯下腰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把钱给了他。

    “我叫杜林,也有人称我为三十五万先生!”,瓜尔特人中出现了一些惊呼声,这个时候人们才想起来他们聚集在此的目的就是想要为阿比恩寻求公道,可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仇人”的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这让他们很尴尬,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至于让他们把钱重新掏出来然后继找杜林对峙?

    对不起,做不到!

    杜林也很清楚这些人的心态,他不在意的他弹了一下自己的帽檐,“我知道你们为什么聚集在这里,也知道第五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希望各位能够冷静的思考一下,我有必要去谋杀一个住在第五区穷困潦倒的同胞吗?”,杜林面色逐渐的严肃起来,他摇了摇手指,用很沉稳的声音略微扬着下巴骄傲的说道:“不!”

    “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我知道有些人在朝我身上泼脏水,说我是一个依靠走私人口和开黑矿发家致富,满手沾染了鲜血的富翁。我也知道他们还说过更加离谱的话来中伤我,来诽谤我,但是我不在意。你看见了路边的狗对你叫了几声,你还能和它叫回去,或是咬它一口?”

    人群中的哄笑声逐渐扩散,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杜林耸了耸肩膀,“我做不到,毕竟我可是满手血腥的三十五万先生!”

    “今天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们的血管里流淌着的都是来自先王的血脉,你们所信仰的诸神也是我的信仰。这个天底下所有的瓜尔特人都是同根同源的一家人。你们的行为和做法已经过于极端了,这会让那些挑拨煽动你们出现在这里的人奸计得逞,也会让你们的家人、父母、孩子为此伤心难过。”

    “知道吗?就在我来之前,海军的军舰已经靠岸了,只需要你们再向前几步的距离,他们就会开始镇压!”

    杜林的一番话顿时让人群产生了轻微的骚动,一些胆小的人已经开始后退,打算回到第五区去。他们可能没有见识过驻军部队对暴乱镇压的真实场面,但是他们听人说过,并且还是带着笑把这种惨烈的过程当做是新闻或者笑话来听。可是轮到他们面对这样的事情,一下子就惶恐起来,真到了那个时候,就算跪在地上求饶都没有用,一颗子弹带走一条生命,也能为那些海军带去一份勋章和荣耀。

    “所以我来了,我无法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同胞在这里流血、死亡而无动于衷。先王赋予了我沉重的责任,无论我愿意或者不愿意,作为一名瓜尔特人我都必须担负起这份责任。我希望你们可以冷静一些,然后派出代表来与我,与我身边的这位专员谈,而不是使用这种愚蠢的方法表达自己的想法。”

    “有一小撮人利用了你们的正直和善良企图去达到自己邪恶的目的,但是只要我在这里一天,我就不会让他们得逞。如果你们仍然要前进,我会让开。但是如果你们冷静下来了,想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么我会给你们公正!”,杜林摘下了自己的帽子,拿着帽檐扫了扫自己的裤腿,“因为我是杜林!”

    群体意识被打破之后人们第一时间感觉到的就是恐惧,因为他们冷静下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做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所幸此时他们并没有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惨痛的代价,这让他们心有余悸的同时,也感觉了侥幸,以及对杜林有那么一丝感激。

    杜林的形象一瞬间就变得高大起来,瓜尔特人开始缓缓的退出第四区,斯科特松了一口气,他转身让身后的一名警员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市长,警报可以解除了。

    看着人们逐渐退去的,路边被打砸的商家这个时候才跑了出来,他们瞅了瞅杜林,最后还是围绕在斯科特的身边,询问赔偿的问题。

    杜林舒了一口气,斯科特也舒了一口气,即使他被一群人围着。

    这突如其来的骚乱就如同它出现那样又迅速的消散,除了居住在周围的人亲眼看见了这场骚乱之外,大多数听闻的人只把这当做了一种夸张的转述。如果骚乱这么容易就能够停掉,这个世界还会有流血冲突吗?

    夜晚,杜林在自己的豪宅内迎来了瓜尔特人的三位代表。一名看上去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一名年轻力壮的男性,一名四十来岁的妇女。他们在第五区的瓜尔特人中有一定的威望和地位,远超了阿比恩那个小团体中的成员。如果不是有阿比恩领导着他们,还真没有几个人认识他们。

    第一次进入如此豪华的豪宅,三名瓜尔特人代表都非常的拘束,缩手缩脚的深怕弄坏了什么东西,只有在他们三人安坐之后,才稍微好一些。

    “我请三位来,一是为了解开我与大家之间存在的误会,第二点也是对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给你们一个说法,在这之前,我想请问你们以及你们所代表的同胞们,有没有什么需要和我说的?”,杜林坐在沙发上,翘着腿,平静的望着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