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零章 暴动【?/?】
    ,精彩小说免费!

    这个想法并非是阿比恩突然间灵感激发而想出来的,在过去半年时间里他一直在关注进步党的新闻,从最开始他们与旧党之间的武力冲突,到后面的武装示威,明明只需要人推一把前进党就会掉落悬崖万劫不复,可他们居然神奇的挺了过来。不仅和新旧两党坐在谈判桌前握手言和,还有资格参加竞选。如果进步党不乱来的话,极有可能成为帝国的第三大党派。

    这为一直想要改变现状的阿比恩无疑是指明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他做代言人的确能赚到钱,也有了一点地位,可他并不满足。他有钱不能花,明明可以去第四区居住却为了不脱离这些瓜尔特人不得不窝在这个最差的第五区。他这么做是为什么?是为了能够继续将瓜尔特人变成自己手里的资源吗?还不是为了不脱离群众?

    前两天他和一名掮客吃饭的时候说起了这个事情,那名掮客为阿比恩点明了他下一步需要做的事情。

    第一步,尽快的树立起自己更高大的形象,让人们都知道在伊利安有一个阿比恩,他为了同胞的幸福和生存权力坚持不懈的斗争。

    第二步,组建起一个更加便捷高效的小团体,以这个小团体向下发展蔓延,组织起骨干力量,发展骨干力量完善组织结构,然后吸纳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有明确的名称、章程和目的的组织里。

    第三步,在社会上争取资金的流入,最好能够自己成立实业,壮大团体的力量,积极的表现出组织对社会的益处和贡献,帮助一些人或是政府解决一些麻烦的事情,获得正面的影响力。

    第四部,申请建立党派,将一个普通的组织直接扭转成一个党派,那么所有的组织成员都成为了党派成员,他们自然而然会通过维护阿比恩的利益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这位掮客很简明扼要的说清楚了建立党派的好处,一旦党派建立起来阿比恩的个人影响力和号召力就会直线上升,政府也不得不给他更高的社会地位,平等的对话权力等重要的渠道。到了那个时候阿比恩的地位和权力就不是有钱就可以撼动的,他甚至可以团结整个帝国的瓜尔特人,建立一个强大的党派,最终步入最高的殿堂,执掌权杖。

    那位掮客的一番话说的阿比恩激动到不能自已,他已经幻想到那一天的到来,自己将站在皇宫外的台阶上,手里高举着权杖,接受来自所有人的祝贺与臣服。他将成为这个国家第一位瓜尔特人首相,他也将成为带领瓜尔特人走向强大的领袖,他会被未来无数的人所铭记于心,就连孩子们的课本上都会留下有关于他的生平和他所做的事迹!

    我是一个做大事的人,我从出生的那一天开始,就背负着神圣的使命,我是诸神和先王派来拯救所有同胞的弥赛亚!

    表情严肃的看着周围的同伴,阿比恩深吸了一口气,“今天晚上这片草地以及坐在这片草地上的人们将会被历史牢牢的记住,因为我们的伟大,所以瓜尔特人才获得了神圣的胜利!”,他的文化水平不高,尽管心里有很多的想法想要表达出来,可在遣词造句上难免有些偏差,但是这并不妨碍周围同样文化不高的瓜尔特人理解他的意思。

    一时间人们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不管阿比恩所描述的东西能不能够达成,首先他们看见了这里面的利益。他们作为发起人必然会成为这个党派也好,组织也好中的重要人物,哪怕只能够完成阿比恩所说的一小部分,他们也赚了。做和不做他们都不会有任何的变化,本来就一无所有,就算输还能输到哪里去?

    不得不说历史上无数成功的起义中,先拉开那些史诗一般历史大戏帷幕的永远都是那些早就一无所有也无所谓输赢的底层……。

    其实后面还有一句话,只是在这个时候这样的气氛下还是不说的好。

    同伴们都表示愿意追随领袖阿比恩的脚步,为了瓜尔特人的权益奋斗一生。听着同伴们口中那一声声领袖,阿比恩整个人都有些飘飘欲仙。他强迫自己稍微冷静了一些,把任务交代了下去。

    那位掮客的话他有些记不得了,但是大概也就是那么一回事,“联络所有和你们关系不错的,我们先把党派竖立起来,然后我会想办法扩张我们的影响力,让社会和帝国承认我们。未来肯定是光明的,所以我们必须在这里加倍的努力,拜托了!”

    有时候激动人心不一定要高水平高素质的演讲,只要能够打动人们的内心即使前言不搭后语,也是激动人心的演讲,也是成功的演讲。

    阿比恩送走了自己的同伴,不,不是同伴,是下属。他一边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一边朝着家走去。这里离他住的地方并不远,走过两个路口就是,他不喜欢这里的一切,等党派成立了,他一定会搬去第三区,甚至是第二区。脑子里乱糟糟的对未来规划着,走到了家门外下意识的掏出了钥匙打开了房门,随手把门关上,将外套丢在了鞋架上。

    他的妻子还没有回来,他打的有些重,淤青还没有完全的消散,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他没有开灯,这里居住了那么多年他清楚的知道每一个家具放在什么地方。在黑暗中避开了所有的家具,随手把钥匙丢在茶几上,然后靠在沙发上。他拍了拍脸颊,想着要不要去买两条稍微得体一点的衣服,他挠了挠腮帮,有点痒痒。

    下一秒,灯莫名其妙的亮了。黑暗与光明之间的骤然切换让阿比恩的瞳孔收缩到了极致,他的眼前一片光明的重影,隐隐可以看见一个人影。他嘴里咒骂着他的妻子,只是他今天心情不错,并不打算练会拳。

    等他揉了揉眼睛,眼睛也适应了此时的光线时,整个人都僵硬住了,就像是……一个蜡像人。他的脸上顿时涌出了许多汗珠,一滴一滴的滑落,滴答的滴落在地上。两个看上去只有十二三岁的孩子,站在离他三米开外的地方,手里拿着手枪对着他。

    “嘿,伙计,是不是弄错了,我是阿比恩,你们知道阿比恩吗?”,在面对死亡的威胁下,阿比恩居然鼓起了勇气,半蹲着向前挪了半步,缓缓地伸出手,“人人都知道阿比恩,你们的父母难道没有告诉过你们我是谁吗?而且你们瞧瞧周围,这里没有钱,我们都是穷人,穷人不该找穷人麻烦!”

    他又向前挪了半步,三米的距离一瞬间只剩下两米半,他另外一只手缓缓的插进口袋里,又缓缓的拿出来,手中有几个五十分的硬币,“瞧,我只有这么多钱了,你们都拿去,但是不要伤害我……”,他又挪了一步。

    此时他和这两个半大的孩子之间只有一步的距离,就在他打算冲过去夺掉这两个孩子手里的手枪时,那个头发有些略微有些卷的孩子后退了一步,说出了让他无法相信的话。

    “阿比恩先生,杜林托我向您问好!”

    下一秒,黑暗如同涨潮的海水袭来,一瞬间就把阿比恩淹没其中。

    第二天中午,阿比恩的妻子怯懦的提着中午需要用的菜打开了家门,她面色平静的将丢在鞋架上的衣服拿了起来,然后将鞋子摆放整齐。换了一双拖鞋之后走向了客厅,她需要处理一下袋子里的食物,为不知道是否回来吃饭的阿比恩做一顿可口的午餐。就在她准备去做饭的时候,突然间脚步停顿了下来,望着客厅里倒在血泊中的阿比恩失神的站了很久,然后转身跑到门外放声的痛哭。一些路人和居住在周围的邻居纷纷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他的妻子一言不发,只是一个劲的哭。

    有热心肠的人走进了阿比恩的住所,很快就发现了倒在血泊中已经僵硬了的阿比恩,一瞬间第五区如同被轰炸了一般,大量的瓜尔特人聚集在阿比恩家的周围,对于阿比恩这位好兄长、好朋友的死瓜尔特人表现出了巨大的悲伤以及愤慨。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开始,最先由谁发声的,在人群中流传着一条无法分辨真假的谣言,谣言的内容是阿比恩的死与三十五万先生有直接的关系。

    正是因为阿比恩揭露了三十五万先生虚伪的伪善面具,所以三十五万先生对他痛下杀手!愤怒的人群顿时有了宣泄的方向,他们自发的朝着第一区走去,他们从未有过如此的愤怒,一个邪恶的商人居然为了遮掩自己的邪恶企图,谋杀了以为正直善良的好人!

    群情激愤、声势浩大的人群冲破了第五区与第四区之间的疏离通道,涌进了第四区的街头。一些人甚至拿起了石头砸烂了路边商店的窗户,将里面的东西强抢一空。眼看着暴乱将起,伊利安市的城市防御体系立刻发动了应急措施,成群结队的警察和少量海军出现在街头,一边疏散群众,一边阻挡这群已经在群体意识中失去了理智的瓜尔特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