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八章 钱是个坏东西【?/?】
    “你好,埃里克先生,我们又见面了。”,杜林端着一杯琥珀色的酒放在了埃里克的面前,“尝尝看,这是附近能够找到最好的酒了,足以帮你舒缓一下紧张的情绪。”

    刚刚被摘掉头套的埃里克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或许是两人认识,亦或是埃里克觉得这个家伙相对好说话一点,他被紧紧拴在一起的手重重的落在了桌子上,压抑着心中的恐惧与怒火咆哮了起来,“该死,你这么做是犯罪你明白吗?这是绑架,你会坐牢的!”

    其实有时候人就是这么有趣,明明面对着危险却以为自己和危险很熟悉,就忽略了在危险面前人人平等的真理。杜林耸了耸肩膀,他端着方形的玻璃杯呷了一口杯子中的酒,榛子味,不如他的意。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们都比较钟爱各种坚果,几乎所有高度酒都和坚果有一定的关系,比如说苦杏仁味的酒、榛子味的酒、松仁味的酒等。

    他放下了杯子,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面对埃里克先生的怒目而视,他撇了撇嘴,“看来我们的埃里克先生还没有弄清楚现在的情况,让他清醒一点!”

    下一刻,在埃里克的茫然之中一根布条兜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向后拉紧。他刚刚要起身挣扎,艾尔利斯提着金属的板球棒就抽在了他的脸上。啪的一声巨响,鲜血直接喷溅了出来,艾尔利斯甩了甩板球棒,站在了一边。都佛也松开了布条,他拍了拍埃里克先生被抽的红紫肿胀的脸颊,轻声的说道:“你要记住你现在的身份,埃里克先生,这里不是东海岸娱乐公司,也不是你的家,明白了吗?”

    埃里克捂着自己的脸连连点头,“对不起,我想我明白了,请原谅我的无礼!”

    杜林笑着摊开手,“瞧,我就说过,每个人都能学会如何礼貌的对待他人,关键在于他们愿不愿意这样做!”,他端起酒杯与埃里克面前的酒杯碰了一下,清脆的碰杯声清澈而透亮,让他杯子里的酒震起了一圈圈涟漪。杜林微举酒杯,“敬文明和礼貌!”

    埃里克连忙张开双手的手掌,抱住了杯子,他的手腕被绳索紧紧的勒住,只能以这种方式来端杯子。他也应和了一声,抿了一口。鲜血滴入酒杯里,顿时花开,让他杯子里的酒多了一丝鲜艳的粉色。

    杜林一手转着放在桌子上的杯子,一边很认真的望着埃里克,“埃里克先生,当你离开了了这座城市之后有没有很空虚的感觉?有没有一种说不上来的茫然?其实逃避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让问题彻底的爆发。瞧,如果你没有离开,也就不会遇到我的两个兄弟,更不会坐在这里陪我喝酒,不是么?”

    埃里克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的计划被杜林看破了,只是他有一点不明白。如果这个男人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准备抽身离开这里,那么他为什么要拿二十万入股?如果他不知道自己要离开,又怎么会派人盯着他?这非常的矛盾也非常的不合理,恰恰是埃里克想要知道的。

    看见他充满了困惑的眼神,杜林好心的为他小小的解释了一下,“从我看见那份招股书的时候,我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但是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明知道有问题还要一头扎进来,其实理由很简单,因为我发现了你的价值。”,杜林掏出了烟盒取出了一根烟示意了一下,埃里克不吸烟,他笑着为自己点上,“不吸烟这一点很好,我赞成人们不吸烟,这不是一个好习惯。”

    说着深吸了一口,舔了舔嘴唇的同时吐了出去,“我在想,如果你没有通过贷款去解决资金问题而是选择了融资,不是你的公司本身出了问题,就是现在不是贷款的时候。我让阿尔伯特用了两三天的时间把你的所有资产都调查了一遍,可以说除了第五区的影院外其他的都是优质资产。既然是优质资产为什么不去贷款呢?银行对于你这样的客户其实是非常喜欢的,然后我思考了一下!”

    他用手指在自己的脑门旁画了两个圈,“啊,我想到了,一定是你打算吃饱喝足之后再贷款拿着两份钱直接跑路,这样那些投资者即使要求验证东海岸娱乐公司产权和股权的完整性也不会出问题,这是一个很聪明的想法,我得说你做得好。”

    “至于为什么我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还要踩进去,可能是因为我这段时间太无聊了,加上你这样的陷阱也困不住我,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玩一个游戏。”

    “请你放心,我并不打算揭发你,也不会伤害你,但前提是你需要听话。接下来我会教给你一份工作,你只要做好它,就不需要担心其他事情。”

    埃里克双手抓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他的头发和呼吸都在汗水的阴湿下纠在了一起,“我要做什么?”

    杜林微微一笑,“做你之前一直在做的,把更多的人圈进来!”

    埃里克一惊,身体刚刚紧绷的同时艾尔利斯又是一棒子抽过来,直接把他打的连人带椅子翻到在地上。望着他痛苦的表情,都佛还上去补了一脚。

    “不要做出任何让他们感觉到你不礼貌的举动,我们是文明人!”,杜林从胸口的口袋中抽出手绢,他擦了擦飞溅在自己脸上的一点血迹,望着艾尔利斯抱怨了起来,“下次再动手的时候麻烦你把板球棒伸的平一点,你知道我的衣服多贵吗?”,艾尔利斯憨厚的笑了笑,他努了努嘴,“把他拉起来,怎么能让我们的客人躺在地上?”

    额头上带着一个脚后跟鞋印的埃里克低垂着头,身体微微的颤抖着,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这是一群疯子!他们居然还想要他继续去骗人,毫无疑问所有的骗局都会有被揭穿的一天,等那天到来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有任何好下场。能够拿出几万块甚至更多钱入股的那些人会撕碎了他,这笔钱却不会落入他的口袋。

    “你可以拒绝!”,杜林走到吧台边上拿着酒瓶为埃里克又倒了一些酒,“那样明天伊利安日报的头版头条可能就有你的照片,说不定这座城市还会因为你制定一些法律呢,比如说不允许去深水区戏水?或是定期清理附近的鲨鱼?”

    埃里克在强烈的求生欲面前选择了低头,“我想知道如果我按你说的去……”,艾尔利斯又是一棍子抽在了他的脸上,埃里克整个脸都肿了起来,这次他手中的半球棒抽的比较水平,鲜血没有飞溅到杜林的身上。

    他揪着埃里克脑袋上棕色的头发向后扯,让他看见自己的眼睛,“在和boss说话的时候,你这种渣滓必须用敬语,明白了吗?”

    埃里克脸肿的眼睛都成了一条缝,他一张嘴鲜血就顺着嘴角流出来,“明白了,我明白了!”,他挣扎了两下,艾尔利斯松开了手,退到了一边。

    “你肯定不是因为他没有用敬语就打他!”,都佛一脸肯定的说道,“你就是想打他!”

    对此艾尔利斯耸了耸肩膀,反正他不会承认的。

    “如果我按您说的去做,那么您会放过我吗?”,埃里克是真的怕了,他怀疑如果自己在不配合极有可能被后面两个混蛋活活打死。

    杜林摇了摇手中的酒杯,“为什么不呢?埃里克先生,你要明白,我是商人,我不是强盗,我怎么会做出那样丧心病狂的事情?你好好的工作,这几天我的兄弟艾尔利斯和都佛会跟在你身后。但是请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你打算撕毁我们现在做出的决定,那么他们就会像你撕毁协议一样把你也撕了。”

    “可是我的脸……”,埃里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短时间里恐怕没有办法见人了。”

    “怎么会,我听说你对花粉过敏,现在正好是花季,这些正常的过敏反应很正常不是吗?”,他望了一眼何塞,“给我们的埃里克先生准备一点抗过敏的药,免得他太痛苦!”

    让都佛与艾尔利斯跟着埃里克离开继续为杜林工作之后,杜林放松的半躺半坐在沙发上,他对埃里克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够在自己生命的烛光熄灭之前,为自己赚更多的钱。毫无疑问,榨干埃里克最后一点价值之后他肯定消失,不然那些疯狂的投资人真的没办法摆平。埃里克消失之后银行方面也会开始涉入,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况即使银行知道这些院线能够带来长久的利润,最后也不得不快点脱手。

    为了弥补损失,他们会选择拍卖,而这就是杜林一口气吞下整个东海岸公司的好机会。那群已经被骗了大量流动资金的投资人根本拿不出更多的钱来投拍东海岸娱乐公司,但是杜林有,而且有很多。用别人的钱为自己买下别人的公司,还留有上百万的现金,这种买卖可真是太难的了!

    同时他作为被害者之一,还可以以此为借口争取舆论上的支持,争取到政府方面的扶持和政策,简直完美!

    难怪这个社会那么不稳定!

    都是钱害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