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三章 家暴【4/4】
    “你觉得阿比恩不会配合我们?我看这个家伙挺好说话的,族人们对他的评价也都非常的正面,应该不会吧?”,都佛关上了房门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他从桌子上的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咬了一口气,这家伙对苹果情有独钟,只要能够看见苹果,他肯定要弄一个啃起来。

    杜林点了点头,经过银行劫案之后他与这些兄弟们的关系更近了一层,自然就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他看都佛啃苹果啃的那么香,也抓了一个在手中,“他看上去好像很好说话也很没有主见,但是你需要考虑到他的身份和地位。你说他是本地族人的代表,一个族群的代表怎么可能这么唯唯诺诺?如果不是他想要尽快离开这里把我敷衍过去,那么就说明他只是一个傀儡。”

    “如果他是一个傀儡的话,那么面对这样的机会,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加入到我们中来,从而摆脱身为傀儡的身份。但是他没有,这就等于是告诉了我,他拒绝了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杜林笑了起来,他啃了一口苹果,果肉被咀嚼的过程中果汁从果肉中炸出来,甜美的味道的确让人眼前一亮,他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说道:“他可能会觉得加入了同乡会之后自己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所以为了保护自己个人的权利,选择了避让。这很可耻,知道吗?为了一个人的利益让一个族群都无法站起来,这是一种罪过!如果是在以前,他这样的行为就是背叛国家,背叛人民!”

    杜林突然停了下来,他将咬了一半的苹果放在桌子上,端正了坐姿,目光笔直的望着都佛,迎着都佛的目光说道:“都佛,我的兄弟,你相信我能够带领所有的族人,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吗?你相信我能带领着大家,站在这个时代的浪尖上向世界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吗?”

    都佛也变得严肃起来,他用力点了一下,“我相信,我始终相信,我坚定不移的相信!”

    杜林淡淡一笑,靠在沙发上,露出一丝玩味的表情,“那就让我们的冲锋队,为我们扫清所有阻碍我们种族崛起的障碍吧!这是属于你的光荣,也是属于萨维的光荣,终有一天我们将站在议会山上见证我们所有走过的路,到了那时我们会看见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比正确的!”

    杜林已经做出了决定,阿比恩这边刚刚从那辆吸引人眼球,在阳光下都会刺眼的豪斯陆威上下来。居住在第五行政区内的居民们纷纷停下了脚步,望着那辆豪车,以及从豪车中下来的阿比恩。

    这座城市有七个行政区,介于每个州的法律都不太一样,在城市规划方面也有所不同。在偏远一点的地方以及经济欠发达的地区,城市基本上都是挤在一起,缺少足够的规划和设计。但是在发达地区城市的规划设计方面都下了很大的功夫,确保了每个阶级和每个行业的平衡性。

    第一行政区是海岸线那边最美丽最繁华的地区,居住着的都是富豪,是不夜城,也是这座城市商业中心与心脏地带。第二行政区则是主流社会成功人士们居住的地方,这里聚集了很多的公司,工作氛围要强于第一行政区。第三行政区到第五行政区则是中低层居住的地方,这里有一些手工作坊和没有什么污染的工厂。第六行政区和第七行政区则像是另外一个城市,在二十公里外的地方。

    那里聚集了重污染的工厂,制造巨大噪音的工厂,以及很多的流浪汉、乞丐组成的“义务工作团”。城市将这些“垃圾”都收容起来之后送到这里义务劳动,每天会给他们足够的食物以及每个月五块钱的“劳务费用”。他们在这里将做一辈子,或者被当做更加无用的“渣滓”送到野外去自生自灭。

    如此简明的划分可能在某些人眼里是一种赤果果的阶级碾压,但是对于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来说,确是最好的划分方式。把每个阶级都分开,就能够避免阶级之间出现的矛盾。穷人永远和穷人在一起,他们彼此之间的矛盾只是内部的矛盾,就算打出狗脑子也都是穷人和穷人之间的事情,永远都不会成为阶级矛盾。

    阿比恩以及绝大多数瓜尔特人居住的地方就在第五行政区,也可以说是第五区。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最大的理想就是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赚到更多的钱,然后在第四区买一间房子,把家人都带过去。那里有更好的医疗资源,更好的教育资源,更好的生活环境,甚至是更好的工作机会。

    这些人对于富有的渴望超乎了前面四个区居民的想象,所以当阿比恩从那辆豪车中下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当一些人看清楚了他的面貌时暗骂了一句离开了,他们以为是什么富豪,还想要巴结一番,没想到下车的人和他们一样是个穷鬼。但是一些瓜尔特人却围了上去,想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在等着他。

    面对围过来的同胞,阿比恩不动声色的摇头解释,“有一位尊敬的先生想咨询一点事情,恰好我有些了解,所以说完话之后他就派车送我回来了……,好了好,都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吧,如果有什么好事的话我一定会通知大家!”

    鉴于人们对于阿比恩的了解,也没有考虑过他在说谎,纷纷离开。阿比恩看似平静的回到家里,温柔的妻子为他打开了门,刚准备询问他晚上吃点什么的时候,他面色狰狞的一拳就打了过去。他的妻子在恐惧中紧闭着嘴,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阿比恩如同打一个沙袋那样好好的发泄了一番心中的怒气,才逐渐停下了手。

    他将地上萎靡的妻子拉了起来,拍打着她身上的灰尘,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块钱塞进了她的手里,“晚上去买点鸡肉回来,做好了叫我。”,他很有理智的没有在他妻子的脸上下手,那样会让人发现他其实不是一个他所展现给大家看的好人,他每次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时就会拿她的妻子出气。

    他的妻子也曾经想要反抗过,但是阿比恩却告诉她,如果她对外面的人说他殴打她,那么他就会告诉别人她背着他和其他男人偷情,所以他才会殴打她。

    面对这样的局面他的妻子只能忍受,所幸阿比恩即使在发泄怒火的时候也很有节制,除了让他的妻子浑身疼痛之外,还没有把他妻子打到需要去医院的程度。

    或许这不是他有意为之,也有可能是他的战斗力只有这么多。

    女人衣服下的身体颤抖着,抿着嘴,整理了一下头发,扶着墙壁离开了家。阿比恩上了二楼的房间里,坐在桌子上,他望着自己丢上去的章程一股股怒火再一次升腾起来。

    有人想要破坏他在瓜尔特人中的地位,简直不可饶恕!他好不容易装了十几年才有今天的地位,你说要拿走就拿走?他的面孔又有些扭曲,抓着一把裁纸刀用力的插在那本薄薄的章程上,用力的撕扯,用力的切划!

    晚餐的时候只有夫妻两人,他们有三个孩子,老大在其他城市上大学,另外两个孩子也都不在伊利安。这里是旅游城市,教育水平只能说一般,稍微有点能力的人都愿意将孩子送到外地去上学,而不是在这里学习什么“旅游专业”。可能在一些人眼中旅游专业也是很不错的一门知识,一毕业就可以找到一份工作,可阿比恩觉得他的孩子应该有更加远大的目标和理想,不能被限制在一个小小的伊利安城中。

    夫妻之间沉默的气氛让阿比恩更加烦躁,他用力将刀叉拍在桌子上,餐桌都跳了一下。他的妻子一哆嗦就卷缩起身体,接下来狂风暴雨的一阵拳击之后,阿比恩重新坐在了桌子边上,“等天完全黑里之后回你父母家里去住几天,我会给你路费。”,刚才他一不小心打到了她的脸上,有两个淤青的拳印,这会让别人知道他是一个家暴的男人,从而改变对他的印象,可他又改变不了这种早已习惯的了自然行为。

    他的妻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摸了摸脸上疼痛的地方,一言不发的坐回到桌子边上,继续小口小口的吃着晚餐。

    晚餐结束后阿比恩拿了五块钱给他的妻子,督促着她趁着夜色出门。关上门后他坐在客厅廉价的沙发上,想了很多事情。他认为绝对不能放任不管,以那个叫做杜林的富有程度,他完全可以直接越过他去找其他族人加入他的那个什么同乡会。一旦有人加入了,获得了从他这里得不到的好处,很快人们就会放弃他,所以他必须做点什么。

    想了许久,他突然站起来,拿着外套就离开了家门,他需要和其他人商量一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