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二章 族人【3/4】
    从东海岸娱乐公司出来之后杜林站在车边看着为他打开了车门的阿尔伯特,抬手为他弹了弹领子上的灰,“帮我做一件事!”,不等阿尔伯特反应过来,杜林就继续说道:“东海岸娱乐有十六家影院,弄清楚这些影院的规模,大小,建造费用和健在的时间,以及近一年的经营情况,所有工作中的开支你自己记录一下,最后我会一起结算给你。这是一个机会,阿尔伯特,希望你能够抓住!”,他拍了拍阿尔伯特的胳膊,钻进了车里。

    直到那辆银色的豪斯陆威都快不刺眼了,阿尔伯特才反应过来,他激动的脸都涨红了,毫无形象的吼了一声,还装作拳击选手那样站在街道上对着电灯柱比划了好几下。他当然直到杜林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也为自己的付出感到了欣慰,付出了这么多,终于得到了回报。如果他能把这件事做好,就意味着他可能会成为“杜林的人”,专门为一个大客户服务,甚至可以自己开一家真正的经理公司,而不是挂职在推销公司旗下。

    到那时他也是一个老板,也算是完成了人生中一个阶段的目标,但是这一切都建立在他能够完成杜林交代给他的任务的前提下。他毫不在意周围人围观他那惊诧的眼神,他深吸了几口气,用力喊了一句“阿尔伯特加油”,然后提着公文包朝着最近一家电影院跑去。

    杜林交代给阿尔伯特的任务源自于他对那个埃里克的不信任,埃里克在会议室里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他就问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东海岸娱乐的净资产价值多少。这个问题让埃里克犹豫了大概十多秒才给出了一个数字,一百多万。

    这的确不算是一个小数字了,要知道当初杜林从特耐尔银行的金库里搜出来的保证金也就只有这个数字,但是杜林不相信埃里克说的这个数字是真的。他表示需要回去考虑一下,毕竟是二十万块的巨额投资,需要找专业的人来看一下合约,然后借此离开了会议室,告别了埃里克。

    在这场简短的见面中杜林又有了两个新的疑点,第一个疑点是埃里克强调了杜林作为投资者只享有分红的权力,不能对公司的运营和发展指手划脚,既然他们这么想要保证公司的主权,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不贷款?第二个问题就在于他们强调了会持续性的对公司投入资金,既然有资金可以用于追加投入,为什么现在不拿出来,无非就是想要制造一个假象,这家公司对他们很重要,这家公司有全盘的发展计划和伟大的目标。

    带着有色的眼睛去看别人的时候怎么解释都是解释不清楚的,现在杜林就戴了一副叫做怀疑的有色眼镜。尽管他觉得这个投资很有问题,可是他一样的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如何不花一分钱把这个公司吞下来,尽可能合法的吞下来,毕竟他可是文明人,也算是一个有名望的上层社会成功人士了。

    回到庄园里的时候都佛已经在这里了,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陌生人。见到杜林回来都佛和那个陌生人都站了起来,迎了过来,“这位是阿比恩,在伊利安居住的同胞中他是名声最大,评价也是最好的。”,都佛同时也为阿比恩介绍了一下杜林,“这位是我的boss,杜林。”

    阿比恩立刻上前一步,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杜林随意的和他握了握,就邀请他坐下。

    空旷奢华的客厅里每一件装饰品,每一个家具在阿比恩的眼睛里和金钱都是划等号的,如果不是这些年他在伊利安的瓜尔特人中有很高的威望和很好的名声,他未必就真的能像现在这样镇定。这个同胞真的太富有的,富有到他一套房子的钱就比伊利安所有瓜尔特人拥有的财富加在一起还要多。

    在这座相对更加开放更加自由的城市中瓜尔特人的情况比其他地方稍微好一点,也能够接触到一些上流社会的人物,所以阿比恩才没有出什么洋相,尽管他心脏跳动的速度非常的快。他不知道这个有钱的过分了的瓜尔特人找他做什么,但是他知道无论对方说什么,他都必须小心的应对。

    “我认为,所有瓜尔特人都是一家人,血液中都流淌着来自先王的血脉,我们都在诸神的注视下成长,我们都是一家人。”,杜林的第一句话就让阿比恩的心提了起来,如果杜林一上来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他反而会很轻松,那样的人不会弄出什么惊人的东西,他们可能只想要一个满意的效果。但是杜林一开口就提到了先王和诸神,那么他接下来的话恐怕也不会太小。

    阿比恩点着头,杜林稍微缓了一会才继续说道,“作为一家人,我有理由将我所拥的幸福也馈赠给我的家人。我不会直接给你们金钱,不会给你们所想要的一切,但是我会为你们提供一个机会。阿比恩先生,在我出生的地方,我建立过一个组织,叫做同乡会,只允许瓜尔特人加入。这其实并不是一个组织,这是一个家,一个大家庭,而这就是我给居住在伊利安的瓜尔特人所提供的机会。”

    “加入同乡会,我们就是一家人。”

    “如果不加入,那我们只是路人!”

    “这里是同乡会的章程,您可以带回去看看,我希望您能成为第一个加入同乡会的家人,为了瓜尔特人而战斗。”,杜林让何塞将整理好的章程教给了阿比恩,阿比恩全程都在点头,没有开过一次口。

    他看出来了,这位富有的同胞有很大的野心,面对这样的人他只想拒绝,不想合作。在伊利安,瓜尔特人的生活环境比其他地方的同胞们要好上不少,至少在这里只要努力能吃苦,都可以找到一份还算不错的工作,没有必要因为某个人的利益把族群牵扯到混乱的斗争中。作为瓜尔特人中的代表人物,他一直保持着非常中正的观念,绝对不偏向任何势力。

    中立的态度的确避免几次危机,但同时也让瓜尔特人的发展非常缓慢,到现在为止在伊利安这座充满了机会的城市里,都没有出现过一个瓜尔特族的富人,这就是问题所在。

    在阿比恩的角度来看他觉得自己做的不错,已经为瓜尔特人争取了足够的生存空间,没有必要去和其他人种争抢什么。可是他不明白,一个种族如果不能够发出强有力的声音,那么永远都是一个下等种族。为什么省雅人的社会地位要高于瓜尔特人?两者都是亡国的后裔,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之所以能够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是省雅人积极的融入到这个社会中并且争抢社会资源,愿意做出更大的事情,对这个帝国和社会奉献更多的能力。另外一方面省雅人的复国极端组织依旧活跃在这个国家的各个地方,他们采取各种各样的手段让帝国高层烦不胜烦,也只有这样高层才会同意提高省雅人的社会地位,尽可能的减少省雅人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加入到那些极端组织里。

    反观瓜尔特人,独立,不合群,不争不抢,逆来顺受,那么不欺负你欺负谁?纵然有极个别瓜尔特人站起来扛起了民族的大旗,也很快被自己人,被帝国高层给摁了下去。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有一句话杜林觉得很对,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在这个世界同样是这个道理,会闹的人才能引发关注,才能够得到政策。

    就说杜林离开特耐尔时隔壁州的那群革命军吧,现在应该称他们为进步党,经过几次流血冲突和武力对抗之后,现在帝国已经承认了他们的社会地位,承认了进步党是合法的社会党派组织,甚至同意了他们也可以经过大选担任官职进入帝国议会,甚至去争夺执政的权杖。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他们闹了,让帝国感觉到疼痛了,然后他们要求了一个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条件,为了避免地区的动荡,帝国就把他们纳入了游戏规则内,成为了新的一员?

    瓜尔特人也需要这样的人,但是杜林认为这位领导者的做法不应该像进步党那样极端。极端或许在短期时间里可以得到很好的回报,可是也会造成一定的反面影响。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当所有的瓜尔特人都是富翁的时候,这个国家就必须给他们挪出足够的位置,让他们站到社会的最前沿。

    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会认真考虑的杜林先生,这对我来说也是很宝贵的一次机会,同时我也跟感谢您对族人们所做的一切!”,阿比恩的态度非常的友善,也非常的谦逊,可是杜林却皱了一下眉头。他很快又笑了起来,与阿比恩聊了聊伊利安的族人们生活的情况,以及一些趣闻之后邀请了阿比恩共进晚餐。

    阿比恩以还有其他事情谢绝了杜林的邀请,杜林也没有生气,让何塞开车送他回去。在阿比恩离开庄园的时候,杜林抿着嘴坐在沙发上,他摇了摇头,“现在可以通知萨维他们过来了,如果有人想一起来,就一起带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