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零章 院线 【1/4】
    “杜林先生,能够再次看见您真的是太好了!”,一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龇着嘴露出了一口大白牙,在早晨金色的晨光下闪闪发光。他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不请自来的坐在了杜林的对面,从公文包中拿出了几分文件放在了杜林的面前,格外诚恳的介绍起来,“您看,这是我们最新的产品介绍,一款伟大的发明,可以彻底的取代传统的清理工具,只需要打开这个开关,就可以进行清洁。无论是块状的东西还是灰尘,都会被它强劲的吸力吸走。您只需要定时的将这个存放垃圾的袋子丢走换上新的就可以了!”,年轻人勾了勾手指要了一杯冰水,继续夸张的介绍起来。

    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吸尘器,一个用曜晶作为动力来源的吸尘器,这个年轻人是一个推销员,这种职业在特耐尔可看不到,但是在这里几乎都要泛滥了。自从这个自称是阿尔伯特的年轻人见了几次杜林每天早上都会坐在这里之后,总是不断的来骚扰他,向他推销所有能推销的东西。

    见杜林没兴趣,他又介绍了几款新的商品,最终都在杜林的沉默中溃败下来。最后,他不得不沮丧的将最后一份宣传文本拿了出来,“这是一份招股书,您知道伊利安假日那部正在筹拍的电影吗?”,他见杜林点头,立刻又变得精神焕发,“这部影片将采用最新的彩色成像技术,播放出来的时候是彩色的,您敢相信吗?居然是彩色的,但是很遗憾的是伊利安城内十六家电影院都只能播放黑白的影片,所以他们打算更新一下设备。”

    “彩色电影的问世绝对会取代黑白电影,这是一种潮流,可是播放设备并不便宜,所以就有了这份招股书。电影院所有人想要从社会上吸纳一部分投资更换设备,如果您有兴趣的话,可以尝试着投资一下,这绝对是一笔最值得投资的项目!”

    杜林挑了挑眉梢,比起其他产品的推销他觉得这份招股书或许更有意思一点,他随手将招股书取了过来放在自己的面前,“我会抽时间看一下的,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你能不能弄来酒牌?”

    伊利安每天都会迎来大量的游客,本地消费水平和能力也非常的高,这让每一个酒吧都赚到要撑的吐出来。这绝对不是夸张,这个州的法律和坎乐斯州的法律有所不同,虽然也在严格的执行禁酒令,但是对于拥有酒牌的酒吧和酿酒许可证的工坊政府又允许他们生产和销售高度酒,同时又规定了一个数量。

    酒牌以及准入证是这座城市中不算是最昂贵的东西,但绝对是最稀缺的东西,谁都知道这玩意就是一个能结金苹果的果树,没有人愿意出售。即使有些人可能急需要用钱,他们也只会选择抵押,而不是卖掉。

    阿尔伯特干笑了几声,“杜林先生,您说的这些东西可不是我能够接触到的,不过我会尽量的帮您打听。如果你对这份招股书有兴趣的话,您知道如何联系我!”,他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摇了摇,电话这种新兴的产物已经开始顺着东海岸向内地蔓延,不少中产家庭都装了电话机,虽然大家都不是很清楚要这个东西除了炫耀之外还能有什么用,但只要有能力的家庭都装了一部。

    杜林有阿尔伯特的电话,他略微点了一下,阿尔伯特兴奋的喝了一大口冰水然后起身告别离开,他还要继续去推销他的那些产品。

    杜林看了一眼这份招股书,随手翻了翻,院线的所有者希望能够向社会吸纳二十万的资金用于更新播放设备,同时会拿出目前十六家院线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作为投资者的股份占比。未来的收益会按照股份的占比进行严格的分配,保证所有投资者的投入都不是一种损失。下面又罗列了一下这些院线每年的净利润和对接下来播放彩色电影所产生利润的预测,总之看了这本招股书之后杜林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绝对赚钱,绝对不会亏本,但事实是这样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什么院线自己不贷款而是想要从社会上吸纳资金?是他们已经贷款了,还是银行不愿意给他们贷款?亦或是这次招股本身就有问题?

    市政厅在上个月宣布将全力打造伊利安的电影产业,围绕这个产业制定第八个行政区。之前杜林还没有考虑过这件事,但是现在他也可以考虑考虑了,比如说参加招标。

    将所剩不多的咖啡饮尽,丢了五块钱在桌子上,用餐碟压住,他拿起招股书和圆帽消失在伙计羡慕的目光中。

    这样的人生,才是人生啊,小伙计低下头将压在餐碟下的五块钱抽了出来,弹了弹,清脆的声音让他觉得格外的顺耳。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桌面,自己拿出四块钱放进了收银机中,又开始了日复一日枯燥的工作。

    经过十分钟的漫步杜林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那是建立在海边悬崖上的一栋庄园,占地约有两千平方米,为此他花了三十五万。购买这处庄园不仅是用来居住的,也是一种投资行为。随着伊利安的旅游业开发完成度越来越高,这里将成为东海岸最大也是最发达的花园城市,豪宅自然也会成为成功人士追逐的目标。

    刚走到门口,女佣就拉开了房门,躺在沙发上一脸颓废的都佛和艾尔利斯立刻站了起来,这半年时间里他们除了休息就是休息,在不做点事情身上都要长毛了。

    杜林随手将招股书丢在了茶几上之后坐在了左侧独立的沙发上,他翘着腿,双手十指交叉压在腿上,“风头暂时过去了,所以我给我自己还有你们找了点事情做,我打算投资院线,另外还要参加第八区的招标,你们出去搜集一下情报,顺便联络一下伊利安城里的瓜尔特人,看看这里是谁做主!”

    杜林从来没有幻想过在这座干净整洁的城市里就不存在黑暗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是永远都清理不干净的,只要有足够的利润,就一定有愿意铤而走险的人。那些酒吧里卖的高度酒就都是正规渠道来的酒吗?不见得吧?那些酿造工坊里生产的酒就只供应伊利安这一个地区吗?肯定不可能啊。

    有光明就一定有黑暗,光明越是耀眼,黑暗也就越是深沉!

    他在回来的路上不断翻看招股书,已经有了一种预测,这极有可能是一个骗局。他对这个骗局很感兴趣,黑吃黑这种事情他可是最在行不过!半年时间里都佛他们在生锈长毛,他何尝不是在生锈长毛,闲了这么久,也该出来活动活动,和本地人玩一玩了。

    第二天,他就联络了阿尔伯特表示自己对投资院线很有兴趣,让他联络一下院线的所有人,如果他觉得满意的话,愿意直接出资二十万直接全额入股。

    阿尔伯特接到电话兴奋的直接站了起来,被掀翻的咖啡淋在了他的衣服和裤子上他都没有一丁点的在乎,这可是一笔大生意,作为推销员的他可以从中拿到百分之五的提成,这可是行规。百分之五,足足有一万块,顶的上他在这座城市里奋斗三五年了!

    挂了电话不到二十分钟,阿尔伯特就换了一套衣服站在了杜林的庄园外,望着这座卖了一年多才卖出去的庄园,阿尔伯特的心脏不争气的抖了一下。

    什么叫富豪,这就叫富豪!瞧瞧那来自联邦的草坪,据说一个平方就要十五块钱。看看那些修建的精美的矮灌木,好像一株就要二十块吧?就连地上贴着的地砖,都是最高档的货,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这就是有钱人的任性!每天从价值三十五万的庄园中醒来,每一次落脚都踩着几块钱十几块钱,那种感觉该是多么的美妙?

    在烈日下他等了约莫有十多分钟,不是杜林迟到了,而是他来的早。他入行的时候就有前辈告诉过他,宁愿等客户一小时,也不能让客户多等一分钟。他很好的秉持着这个理念,加上不要脸嘴皮子活络,已经成为了公司的金牌推销员。

    在约定时间即将到来的时候,庄园的铁门缓缓收入到两边的墙壁中,一辆银白色的豪斯轿车从庄园里缓缓驶出。阿尔伯特的眼珠子差点都要瞪出来,这辆车虽然不是限量版,但是纯手工制作的噱头让这个车型的产量一直都很低,从来没有现货,就算是预订也要等上大半年才能够拿到手,据说每个月只生产九辆。

    每一辆的银白色豪斯陆威都是身份和财力的代表,这辆车从预订到属于自己,至少需要接近四万块钱,整个伊利安也只有十多辆而已。

    他敬畏且谦卑的站在了路边,低着头,佝偻着腰,静静的等待着汽车到他面前停下。

    车窗摇了下来,杜林招呼了他上车,他没有坐在杜林所在的后排,而是主动的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