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七章 抓捕行动【第二更】
    ,精彩小说免费!

    其实当安普听说杜林和修恩要和卡鲁尔谈判的时候,安普内心深处顿时有一个念头浮了上来,杜林不是劫匪。之所以有这样的念头还是因为杜林真的太“活跃”了,作为一名外来者他只是给那些站在街头有事没事闲晃,一看就没有工作的流浪汉一枚五十分的硬币,对方就能一口说出杜林要做什么。

    如此的招摇并不符合安普自己对劫匪的“素描”,在他的观点中,这些劫匪应该接受过一定程度的军事化训练,有非常严格高效的执行能力,他们就像是专业的劫匪那样从头到尾都有一套完整的方案,甚至将特耐尔本地警察局的警察反应都计算在其中。想要做到这一系列的事情需要长时间的观察,隐秘的观察,他们应该善于潜伏,对这座城市的认知比对自己家还要清楚。

    可以预见,如果不是其中有人在观察银行内部构造的时候与护卫打了照面,极有可能对方将金库劫掠半天以后人们才发现金库被劫的实施。而这也进一步说明对方在计划上高效的原因——因为交火是要拖延时间的,也会惊动更多的人,为他们的撤离带来困难。

    在这个案件中有两个东西需要特别关注,第一点是那个拿枪出来的击毙了护卫的小孩子,安普没有在会议上点名这一点是因为他觉得即使说出来也毫无意义,因为小孩子大多数都长得一样,其次是对方有如此高明的计划方案,自然也有足够卓越的隐藏方案。一个性格怪异行为诡异的成年人可能很难在人群中隐藏自己,但是小孩子无论做的再怎么夸张,都不会引起人们的关注。

    当然,他已经安排了人去调查这个小孩子,只是他并不对此报太大的希望。一来是这座城市的警察行为规范已经被那群劫匪摸清楚了,以至于他们敢躲在机房里等警察离开之后才从容的关闭动力炉从下水道离开,他们根本就没有把特耐尔城的警察当做一回事。

    另外一个需要特别关注的地方在于安普一直认为对方在警察局中安插了卧底,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押运车找到了,但是对方却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因为对方掌握了警察的情报,甚至这个卧底在有意的误导侦破人员的思路,让这辆非常醒目的押运车以至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在警察的包围圈中无惊无险的直接离开。

    一旦猜测属实,这件案子想要破获的难度就会成倍的增加,他已经安排人向奥尔奥多求援,明天将有警务调查局的探员来到特耐尔,协助他把这件案子侦破。

    介于他对这件案子的案情分析以及对作案人员的猜测,他认为此时劫匪最有可能的是变回他们平日里伪装的对象,如以前的每一天一样过着如同机械一样枯燥无味的生活,而不是跑出来想要做什么大事情。

    不过很快安普就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他始终觉得这个杜林嫌疑最大,即使他在银行内开户存款的行为完全符合标准,使用的都是各种各样的零钱,可安普就是有一种感觉,杜林或许知道什么,或许做过什么。

    算了算时间离他们谈判还有一会,安普随便找了一家烤肉店吃了点东西把肚子填饱,然后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装备。他虽然是一个检察官,可同时他也是一名有军衔的士兵!他的军事能力绝对不比任何人差,这也是他敢于独自查案的底气所在。找了一家小旅馆睡了一觉,在闹铃声响起后他一跃而起,再次检查了一下装备,趁着夜色向码头出发。

    在预订时间的前半个小时,他就已经到了码头,第一时间的感受是震惊。他不知道杜林和修恩以及卡鲁尔的谈判到底代表了多少利益,周围隐藏着的人却真的不少。他随便数了数,至少有二三十人隐藏在码头的各个地方,这些人都带着武器,看样子他们并不像是杜林或者卡鲁尔的人。

    安普就这么潜伏在码头仓库三楼的一扇玻璃后面,静静的等待着这场奇怪的谈判。

    十点,两辆汽车的照明灯在黑夜中如同灯塔一样吸引了人们的目光,可能是因为码头这边知道晚上有大人物要在这里出没,平日五点就关闭的路灯和照明设备到现在都没有关上。当那两辆车穿过了黑暗的帷幕进入到光明的世界中时,所有人的心都一紧,主角之一的杜林出现了。

    他坐在车里没有出来,可以看见车窗内有一道火光一闪而逝,紧接着一只夹着香烟的手从车窗里伸了出来。

    约莫等了不到五分钟,另外三辆车也从黑暗中驶入了光明,停在离杜林车辆不远的地方。两伙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率先出面的是卡鲁尔。老东西穿着一套黑色的礼服,红色的剑领和白色的胸花让他看上去还是有几分气质和威严。他走到了离杜林那两辆车只有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微微偏着头望着坐在车内的杜林。

    杜林推开了门,走了出来,他走到车头时屁股稍微压在车头上,一边把玩着手中纯铜的打火机,一边望着卡鲁尔。

    “修恩呢?他没有来么?”,卡鲁尔只等到了杜林,却没有看见修恩,这让他忍不住感觉到有些不太对经,但是杜林的回答让他忽略了这点感觉。

    “我全权代表他,你知道,他是违禁品调查局的局长,怎么可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这里与我们坐在一起?”,杜林从烟盒里去了一根香烟,丢了过去。

    卡鲁尔眼睁睁的看着那根香烟从自己身边掉落在地上,也没有伸手去接。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金属小棒棒,拧开后取出了一根乐土,“比起香烟我还是更喜欢吸这个!”,他扬了扬手里的乐土,点上后吸了一口。两人都站在灯光下,圆形的路灯灯罩放射出来的灯光就像舞台上的光柱打在了两人身上,此时他们也的确如同舞台上的主角一样展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叙旧的话可以以后再说,今天我们站在这里不是为了吸上几口烟,是来解决问题的。你们的行为有些过分了,但是我很大度的原谅了你们。”

    说这话的时候他用板牙咬着乐土的屁股,乐土也随着他说话的时候一翘一翘,“以前我们有过很好的合作,所以我也不愿意把事情做绝,今天我提供一个方案,如果你觉得可以,那么我们将来都是朋友。如果你觉得不行,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天亮后就开战!”

    杜林点了点头,“很合理,我等着听你的想法。”

    卡鲁尔踢了踢鞋子,声情并茂的说道:“我把城北和一部分城西划给你作为你的地盘,你怎么经营是你的事,你不能越线,同时我也会保证我只在我的地盘上卖东西,不会插手你的地盘。杜林,我们都是做大事的人,不要太计较眼前的得失。等你凑够了一定的成本之后,我们还是可以像以前那样把我们的事业拓展到其他地方去。”

    “至于修恩那里,我会拿出我每个月收入的百分之五来修正他对我的误解,必要的时候也能提供一些替罪羊为他升官打下基础。钱给他了,功劳也给他了,只要我们能够团结在一起,还有什么是无法克服的吗?”

    “我是真的想要和你们好好的合作,钱是赚不完的,何必闹的那么僵呢?”

    杜林沉思了片刻之后笑问道:“你说的生意不会是牛肉生意吧?”,他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我开个玩笑,你知道我进去的这段时间外面的货源基本上都断了,想要重新把买卖铺开需要时间,但是我现在缺少的就是时间。”

    “什么意思?”,卡鲁尔皱了皱眉头,“你不同意我的想法吗?”

    杜林连连摆手,“不,你误会了,我很赞同你的想法,但是我现在目前没有货可以卖,如果你能将你的酒平价卖给我的话,那么什么问题就都不是问题。我会去说服修恩,他会听我的,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人和钱有仇吗?”

    卡鲁尔摘掉了口中的乐土,眉头紧锁,“问题是我的货也不够,你也看见了,修恩总是不断的扫我的货,而且我一个人供应整个城市的消耗已经很吃力了,没办法再帮你!”

    “你的意思是说……”,杜林站直了身体,拍了拍屁股,“整个城市的私酒都是你在供应?”

    “是,有什么问题吗?”,卡鲁尔很奇怪杜林会问这么一个愚蠢的问题,可紧接着他就看见杜林笑着钻进了汽车内,就在他不知道这次谈判到底是谈成了还是没有谈成的时候,一群穿着rca标记制服的探员从周围阴暗的角落里冲了出来。

    “举起手,我们是违禁品调查局探员,现在我们要以走私和违法销售罪将你逮捕,立刻趴在地上,把双手放在我们可以看见的地方!”,一大群人将卡鲁尔包围了起来,修恩脸上抹上了一层兴奋的潮红。有卡鲁尔亲自认罪以及录音,他可以直接从卡鲁尔身上打开局面,最后牵连到这座城市中的大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