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六章 离开之前 【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找到杜林了?”,普朗多觉得这是今天一天之中得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被安普那个家伙当着众多下属的面训斥了一顿让他面子有些挂不住,直接回到了警局做“总联络人”,干一点后勤的事情。对于安普而言普朗多这么做的好处比坏处多,至少他不会对着他的命令指手划脚,也不会掣肘他的安排。

    除了派出大部分警力去听从安普指挥之外,普朗多还有一些心腹手下帮他搜寻杜林的消息。既然两党高层和中央银行本部对这次劫案这么重视,只要能够把杜林推进去,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这三大势力的手心。如何将杜林与这个案子牵扯到一起,他还没有什么详细周密的计划,无非就是栽赃陷害了。

    对于这种没有什么社会地位,同时又属于“犯罪人员”的家伙,他相信这点私货上面是不会干涉的。

    “人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

    四十来岁的老警员低着头弯着腰站在他的身侧,轻声说道:“刚刚收到消息,杜林和修恩勾结在一起,把罚没的私酒重新拿到市面上来铺货,触动了卡鲁尔的利益。卡鲁尔和他们约好今天晚上在码头谈判,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

    杜林是普朗多第一号仇视的对象,修恩就是他第二号仇视的对象。他一直在小心的防备修恩,可就算是这样还是没有能够挡住修恩被复起的机会,可是没想到他的确让修恩在特耐尔城没有发挥出怎样的光亮,却莫名其妙的让他被点名成为了违禁品调查局的局长。控制修恩的目的在于普朗多骨子里的多疑,他怀疑修恩收集到了自己一些犯罪证据,这种事情不是说没有就没有的,宁可相信他真的做到了,也不能把自己的官帽交给运气去评判。加上之前为修恩调查卡鲁尔和城市高层之间的交易制造的认为障碍,他相信修恩把自己也一起记恨上了。

    他脸上流露出一丝令人熟悉的笑意,憨憨的有点丑角的样子,可这笑容背后确实令人心惊肉跳的冰冷。他本来还在考虑修恩这次回来之后怎么解决这个麻烦,没想到他主动露出了破绽,居然和杜林合作,这下子什么理由证据都有了。一个违禁品调查局的局长居然和私酒贩子头目混在一起,更是胆大包天的将罚没的私酒拿出来销售,他是真的不怕别人知道他在做什么呀!

    普朗多没有犹豫太久,立刻写了一张纸条交给身边的老警察,仔细的嘱咐道:“立刻把这个口信带给宪兵队的队长,我需要他今天晚上配合我对罪恶进行阻击!另外,召集靠得住的兄弟,晚上有大动作。等我把杜林弄进去,他那个兄弟也就该滚蛋了,到时候东城分局的局长还是你的!”

    他拍了拍老警察的肩膀,老警察笑的嘴都合不拢。上次都已经说好了要提拔他,结果被杜林搅和了,他对杜林以及他那个哥哥的恨意早就让他嫉恨的难以入睡。把这件事办好,他朝思暮想的位置就来了!

    今晚大戏的另外一位主角刘易斯接到了卡鲁尔的请求之后先一口答应了下来,然后独自一人找到了议员的府上,把卡鲁尔的请求以及杜林与修恩勾结在一起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刘易斯是一个狠人,也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就是一条狗,没有狗主人的命令他只会犬吠,但绝对不会咬人。

    老人家躺在躺椅上,身上盖着一条杯子,他和市长大人商讨了一晚上才制定了一个针对修恩的刺杀计划,还没有来得及执行就从刘易斯的耳朵里听见了这个消息,这让他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就好像是经验丰富的猎人为了猎杀一只老虎准备了许多的陷阱,又将长刀磨砺,整装待发,却被别人告知老虎一头撞在石头上把自己撞晕,等着别人去宰杀。

    对命运的复杂多变报以无奈的笑容,他缓缓起身,“我知道了,你安排几名枪手,等修恩和杜林露面的时候把他们都杀了。这件事做完之后就去纳巴避避风头,那边正好也缺人手。”,老人搀扶着刘易斯的胳膊从躺椅上坐了起来,锤了锤有些酸痛的肩膀,“把你认为信得过的人都带走,等黄金大劫案之后,这边要彻底的肃清一次。我们想要保持稳定,但总是有人想要破坏这份稳定,是时候让他们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恐怖了。”

    安普带着他的助手刚刚从银行的档案室中出来,他们找到了阿丽莎离职前七天的经手文件,一共十九个不同的客户。排除了其中十六个有稳定工作,成立了家庭并且没有任何犯罪记录的优秀市民之外,还有三个人具备了极大的疑点。

    第一人叫亨特,一个典型的奥格丁人,他在这里开了一个银行账户,存入了一块钱之后他的账户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没有钱进来,自然也没有钱出去,如果说单纯就是为了存这一块钱来办理一个银行账户,倒不如把这一块钱放在床底下更简单。这个家伙有三次前科,其中两次入室盗窃一次毁坏公物。

    第二个人叫安吉拉,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没有犯罪前科,她只是都处于一种“被害者”的状态。她的丈夫有很严重的家暴倾向,她为此还流过产,但是不知道具体是为了什么这个女人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丈夫。她的丈夫曾经殴打她并且让她去做有技术的女人,还在暴力的威胁下做过小偷。虽然不能确定她的丈夫有没有这个胆量来劫掠银行,但是有任何可能或者嫌疑的人,都是安普要调查的对象。

    至于第三个人则被安普画上了重点,这个人叫做杜林。如果单纯从身份信息上来看这应该是一个小家伙,可是安普从警方内部的档案上,却发现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传奇!是的,以安普的见识他都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像杜林这样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家伙。只用了大半年的时间就搅动了整个特耐尔城的风云变幻。如果把这座城市发生过的大事情统合在一起,就不难发现当这个叫做杜林的家伙来到了特耐尔之后,这座城市就没有平静过。以安普的直觉来说,他认为黄金大劫案就算不是杜林做的,也肯定和他有一定的联系。

    当然,他是一个合格的检察官,所以无论他怎么猜测杜林在劫案中起到的作用,他都必须拿出翔实的证据来才能确认自己的观点是没有错的之后才会对杜林动手。他把另外两份资料交给了助手,他决定亲自查一查这个叫做杜林的家伙,他很好奇这个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以这样的年纪搅动了风云。

    就在城内几大势力都开始悄然的为晚上和谈进行准备的时候,杜林也在为晚上的谈判做准备。

    “东西已经送到了,何塞守在码头那边,接下来我们做什么?”,艾尔利斯从外面回来,脱掉了外套,头上冒着热气。此时已经开春,外面虽然寒冷但是已经不像上个月冷的那么绝对。河道也开始破冰,大船可能还无法正常的行驶,但是小一点的渔船早已出现在河面上捕捉度过了冬天的胖鱼。

    杜林借助用卡车运输私酒的机会,已经将黄金和钱分三次运了出去,通过改头换面与一些建筑材料一起对方在码头上的临时仓库里。何塞带着三个人守在那里,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今夜离开这座城市。他原本的计划是刺杀了普朗多之后查清楚谁是普朗多的上家之后再酌情考虑是否离开,但是修恩的突然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同时也让他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这座城市所有人都不欢迎修恩,甚至他们曾经还陷害过修恩,只是他运气好,恩斯特为了自保顺带护住了修恩。他回来之后不会放过那些企图陷害的人,就像那些陷害过他的人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把修恩清扫出这座城市。与修恩合作并不是为了赚钱争夺地盘之类毫无意义的事情,而是主动的将把柄和证据送给修恩的敌人们。

    当那些大人物知道了修恩和杜林一起倒卖被罚没的私酒时,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合理合法的击毙修恩这个“**份子”,他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而且还是唯一的机会。因为一旦过了今晚,万一修恩和卡鲁尔达成了某种默契,这难得的铁证就失去了作用,所以他们如果想要利用这次机会,就必须在今天晚上出手。

    作为这座城市拥有合法拍照的暴力集团领袖,以及大人物手下的主要执行者,普朗多肯定会亲自到场,这就给了杜林一个完美刺杀他的机会,甚至都可以不背任何责任的离开这座城市。毕竟,混乱的枪战中死了一名警察局局长,死了也就白死了,鬼知道那一枪是谁打的。

    同时他也需要借助这场混战的机会将人们的目光从黄金暂时转移到枪战上,将黄金和钱一起通过水路运输出去。他知道整个特耐尔地区都被封锁了起来,沉重的金砖想要通过陆运运输出去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如果通过蒸汽机车来运走这些金砖,一旦被人发现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那玩意只能在铁轨上行驶。但是水路则不同,只要有水有河道的地方想怎么走就怎么走,而且速度更快,隐蔽性也更强,实在不行主动沉船也能躲过一劫。

    把东西运走,解决普朗多,让修恩去背锅,这就是修恩来见杜林之后杜林想出来的方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