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五章 和谈 【第四更】
    ,精彩小说免费!

    一顿饭吃完大家都很满意。

    贝恩先生成功的让他那个唠叨的妻子闭上了嘴,贝恩夫人也满意于丈夫的提升,至于阿丽莎只能笑笑,她对这方面的敏感度不够,不清楚贝恩先生现在到底有多么的了不起,总之应该很了不起才对,因为她的母亲脸上一直挂着笑容,并且没有再对她说些什么伤感情的话。

    温馨的生活让时间的流速变得很快,一眨眼就已经是第二天,周日的生活节奏还是相当的缓慢,在特耐尔工作的时候她现在已经在工作了,回到了奥尔奥多此时才刚刚起床。梳洗了一番之后换上了衣服,走下楼和父母坐在餐桌前吃着可口的早点,听着母亲暗含得意的炫耀和唠叨,她感觉到生活前所未有的充实。

    然而就在早餐快要结束的时候,温馨的家庭时间到此结束了。剧烈的敲门声让贝恩夫人皱着眉头走向了房门,贝恩先生也疑惑的站了起来。就在贝恩夫人打开门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房门推开,撞在了贝恩夫人的脸上。她惨叫着捂着脸,但是来者却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停留,一行身上印有警务调查局缩写的探员抓着手枪冲了进来。

    其中有一个西装革履的家伙,走在了最中间。

    贝恩先生皱了皱眉头,挡在了阿丽莎的面前,他挺起胸仰起头,注视着这些闯入他家的不速之客,“我是贝恩,交通局副局长,请问你们在没有邀请的情况下闯入这里,是想要做什么?奥尔奥多作为坎乐斯州的首府,无论你们有怎样的理由,都必须秉持着公正的态度,而不是像你们所表现出来的这样……”,他摇了摇头,没有再说。

    那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也愣了一下,他真的不知道住在这里的家主人是交通局的副局长,虽然有点意外但并不能阻碍他的工作,别说是副局长了,就是正局长都没有用。他拿出了一封传讯令,置于贝恩先生的面前,“贝恩局长,州长大人要求我们立刻将涉嫌特耐尔黄金大劫案的知情人阿丽莎小姐带回特耐尔,这是我们的执法证。如果您有任何意见和看法,可以向州立法院以及州长反应,但是现在请您配合我们的工作。”

    虽然语气很强硬,但是在气势上已经弱了一头。如果不是贝恩先生现在还算个官员,他们有可能连解释都不解释就把阿丽莎带走。毕竟这件案子涉及到了新旧两党和帝国中央银行,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执行者,就算是州长在这件事上都必须配合工作。

    贝恩先生铁青着脸夺过传讯令,仔细的看了一遍之后攥了攥拳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作为阿丽莎的父亲如果就这么让阿丽莎被他们带走,他将失去作为一家之主,作为阿丽莎父亲的尊严。可是他也知道,这个年轻人口中说出的三个势力中没有一个是他可以得罪的,甚至其中任何一方对他有了哪怕一丁点的误解,都足以让他丢掉现在拥有的一切。

    只用了一分钟时间,他转身从茶几上拿起信纸和笔,快速的写了一封请假信教给了贝恩夫人,“帮这份信交给州长,我陪阿丽莎去一次特耐尔。”,这是他在这极端的时间里能够想出来最完美的处置方案。既保住了自己的尊严,也没有明显的反抗,反而更加的配合。

    那个穿着西装的探员松了一口气,如同石头一样的脸上多了一丝丝生动的表情,“非常感谢您的理解,我们现在就出发,有一辆短列正在车站等我们。”

    贝恩先生再一次感受到了高层对待这件事的紧张程度,居然为了他们这一行人专门调动了蒸汽列车组,单独弄出了一个短列来送他们,就为了让他们更快的回到特耐尔。

    “那我们走吧!”

    杜林并不知道在一天时间之后他最大的危机可能就要出现,此时他正带着人从违禁品调查局的仓库里往外搬运着成箱的私酒。这些酒都是罚没来的,原本除了自己喝一点之外其他都会在月底进行销毁。但是为了尽快的让州长看见自己的存在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修恩已经顾不上那么多的事情了。

    一箱箱酒通过卡车快速的在整个城市进行铺货,杜林虽然坐牢了,他的东方之星也完蛋了,可这不代表他的渠道也跟着走向了灭亡。只要渠道还在,铺货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特别是当那些酒吧的老板看着杜林敢于在大白天就来送货,就已经猜测这家伙是不是和修恩搭上线了。加上同样的酒——这些酒都是卡鲁尔的东西,品质相同价格却只有卡鲁尔铺货价格的一半,而且还不限量的供应,加上似有似无的保证,立刻就打动了所有营业者的心。

    只用了一天时间,整个特耐尔所有有私酒出售的地方,都在使用杜林的货。

    “怎么回事,为什么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都是死人吗?”,卡鲁尔坐在椅子上脸色通红的咒骂着,他一直遵从一种属于他自己的销售理念,那就是绝对不一次性把货铺满。他不知道什么叫做饥饿销售,但是这种勾着别人主动上门来求着他的销售方式为提价做了不少的贡献。

    可是今天,就是今天,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要求进货,他派出去人到处查看,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没有新出现的私酒,没有陌生的脸孔,每一个销售仓所里堆放着的都是出自他的工厂贴牌的高度私酒。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看着手下一个个不清不楚的样子,他就一肚子的气!这一天损失了多少钱他们知道吗?上万块的利润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了,他们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是在戏耍谁吗?

    这个时候有人推门进来,卡鲁尔早就想要发作了,他抓起桌子上的酒杯就丢了过来,来人预料不及被砸了一个正着。年轻的小伙子捂着脑门,鲜血顺着他的鼻梁流淌了下来,他低着头不敢说话,任凭鲜血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你踏马的要说什么难道还要我请你开口吗?说!”

    那个年轻人抿了抿嘴,眼中一丝异色一闪而逝,“刚才我听一个朋友说,现在那些货都是杜林铺的,他和修恩关系不错,直接从rca的仓库里把我们被罚没的货拿出来重新卖给了那些商家……”

    大家都以为卡鲁尔会暴怒的时候,他依然的冷静了下来,一手捏着光滑的下巴,甩了甩手,让所有属下都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他微微摇着头,当他听见杜林和修恩这两个贱人掺和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如他属下所猜测的那样暴怒,是因为他嗅到了一丝不太妙的气息。

    一个杜林就足够让人头疼了,那个小子真的是无所顾忌,什么手段都敢用,都能用,和他正面开战的话非常的危险,也不划算。修恩就更不用说了,前几天差点把他坑进监狱里出不来,现在他回来了还和杜林搅合在一起,他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他卡鲁尔!

    如果单独对付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卡鲁尔都有勇气拍着胸口说自己肯定是最后的赢家。但是两个人加在一起,他就没有那么的自信了。

    更让他头疼的是现在杜林的所作所为真的是无本的买卖,修恩到处扫他的货,然后杜林再低价出售给酒吧,有杜林和一大群瓜尔特人的配合,修恩绝对比之前更加的难缠。他们用属于他的东西来抢他的生意,真实坏到头顶生疮的程度了。

    思考了许久,否定了好几个想法之后,他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和杜林谈一谈。他可以割让出一块地方给作为杜林的势力范围,但是前提是修恩不能再发疯,到处扫他的货还想要把他抓住丢进牢房里。如果修恩能冷静下来,卡鲁尔并不介意大家一起发财,必要的时候丢几个不重要的人物给修恩应付表面工作完全行得通!

    当然,这是最理想的一种方法,三人勾结在一起瓜分整个特耐尔地区的私酒市场的确没有他一个人独吞来的舒服,可是考虑到修恩的态度以及做法,反倒是这种合作方式更加的稳妥,利润也更加的稳定。

    如果他们不合作的话……,卡鲁尔抿了抿嘴唇,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卡鲁尔了,他可是私酒大亨,不是只有杜林会玩狠的,他也会。他一边让人通知杜林希望可以和杜林以及修恩谈一谈,另一方面也派人去通知刘易斯,需要从刘易斯那边借用一些人手作为谈不拢后的补救措施。

    傍晚,他就得到了杜林的信息反馈,杜林愿意和他谈,并且代表修恩和他谈,地点定在了码头,时间就在今天晚上。

    对于杜林如此急切的回应卡鲁尔也想过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后来又觉得应该没有问题,因为现在离晚上还有好一会,他完全可以让人把码头搜一遍。于是他让人回复杜林,他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