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四章 家庭 【第三更】
    ,精彩小说免费!

    “是谁在外面?”,贝恩夫人卷起围裙擦了擦手上的水珠,有些好奇的朝着屋子的大门走去。贝恩一家在奥尔奥多也算得上是上层社会家庭,比中产阶级要好一些,但是比真正的上流社会又要差一点。

    贝恩先生之前在州立的医疗教育管理办公室工作,后来转调去了新成立的交通局,临时担任副局长。有人说贝恩先生得罪了州长或者其他什么重要的大人物,所以才被贬去了交通局这个刚刚成立的新部门。看上去从办公室一个工作人员变成副局长是升职了,但是谁都清楚医疗教育管理办公室管理着整个州的医疗和教育机构,在这两个领域内的权力之大令人咂舌。

    即使只是一个工作人员,在这个领域内都有很强劲的力量,至少那些机构的所有者想要做点什么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都需要经过贝恩先生这一道坎。作为一个有坚持有原则的工作人员,贝恩先生虽然没有表现的如同神父一样圣洁,但至少没有让一些不应该通过的项目通过。

    对于换了一份工作,贝恩夫人嘴上没有说,心里还是有一些埋怨的。以前只要到了节假日,就总有人会提着礼品上门。贵重的东西他们不收,可是那些便宜的小礼品贝恩先生却从来都不会拒绝。现在刚刚调换了工作,昔日里那些提着立品上门的人立刻就消失不见了,周末冷清的氛围让贝恩夫人还有些不适应。

    她听着门铃声,想着应该是送礼的人来了,脸上也多了一丝笑容,稍微捋了捋鬓边的头发,这才打开了大门。只是让她意外的是门外的确有人,但不是送礼的人,是她的女儿。她脸上虚伪的笑容消融了片刻,就浮现出真心的欢笑,立刻拉着阿丽莎的手将她迎了进去,顺便从她的手中接过了沉重的行李。

    “我早上还在和你父亲说,如果你不回来的话,下周的周末我们打算去特耐尔看你。”,贝尔夫人把行李放在了门内鞋架边上,为女儿去了一双拖鞋之后,笑眯眯的打量着女儿,不住的点头,“不错,瘦了一些但是更精神,气色也很好,整个人看起来成熟了不少。我不是很同意你一个人去外地工作,不过看起来这对你的成长的确有帮助。”

    阿丽莎勉强的笑了笑,牵着贝恩夫人的手进了客厅。安静空旷的客厅让阿丽莎也有了一丝疑惑,要知道前几次她周末回来的时候家里可是挤满了人,可今天怎么人这么少?

    贝恩先生放下了手中的报纸,摘掉了黑边的眼睛,与报纸一起放在了桌子上。他片头上下将阿丽莎打量了一番之后微微点头,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刚才你妈妈问你怎么想到这个时候回来了?看上去你很疲惫,晚上吃过了吗?”

    阿丽莎还有一个弟弟,那个小子现在正在读大学,读她曾经所向往的大学。平日也很少回来,可能是家中子女都不在身边,这次阿丽莎回来之后没有感觉到那种让她难以忍受的窒息感。她安静的坐在沙发上,亲人就在身边,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那一句句充满了关怀的问候撕裂了她在回来路上好不容易铸成的外壳。

    泪水如断了线的滚珠,一颗颗落下来。

    贝恩夫人刚想要开口询问什么,贝恩先生用眼神制止了她,等阿丽莎哭了好一会之后,他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丽莎一甩头发,仰起头露出一个挂着泪痕的笑容,“我辞职了,也不想再去了。”

    贝恩夫人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起来,作为一个过来人她理所当然的知道阿丽莎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无非就那么几种。以阿丽莎能一个人跑出去工作的性格,如果只是简简单单的委屈,恐怕还不能让她这样提着行李跑回家哭上一场,一定是和男人有关的事情。贝恩夫人挪到了阿丽莎的身边,紧握着她的手,“你谈恋爱了?”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其实很希望阿丽莎能够否认她的猜测,虽然在这个世界里人们对于贞操并不是特别的看重,可是多一层膜与少一层膜基本上等于两种不同的婚后生活。没有人喜欢用二手货,即使在这个风气比较开放的社会中,上流社会家族娶妻时有没有那层膜代表着女性在家庭中未来的地位,所以贝恩夫人希望自己的女儿给自己一个否定的答复,但是很可惜,阿丽莎的沉默默认了她的话。

    贝恩夫人的头发仿佛都要站起来了,贝恩先生再次制止了她,转而问道:“你喜欢那个男人吗?”

    阿丽莎有些茫然的点了一下头,可又觉得只是那不是爱情,只是一种……不甘心?

    看着她迷茫的眼神贝恩先生松了一口气,他并不是很担心女儿有没有**,比起那个总是想要和大人物攀亲的妻子,他觉得只要能过得去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豪门有豪门的烦恼,以阿丽莎的性格她可能无法容忍自己丈夫的花心,可是花心几乎是所有上流社会男人们都要面对的一个问题。

    社会资源不平等的倾斜让这些男人们面对了更多的诱惑,来自同一个阶级的,来自中低层阶级的诱惑。这些女人未必都想要取代那个正室的位置进入豪门当中,可她们的存在总是能够恶心人,至少贝恩先生就看不惯。那些体面的人中有不少人都做过当着妻子的面与其他女人**的事情,阿丽莎肯定忍受不了。

    与其那样,还不如就让她嫁给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

    “如果你不喜欢那个男人,何必为他流泪呢?无论是你离开了他,还是他离开了你,对于你们来说,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如果你喜欢他,还爱着他,就去找他,把话说清楚。如果你不喜欢他也不爱他,那就放过自己。”,贝恩先生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把东西放好然后洗个澡,等会就开饭了。”,他拍了拍阿丽莎的手背,笑着说道:“欢迎回家,孩子!”

    经过贝恩先生这么一说,阿丽莎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她向贝恩先生道谢之后又向贝恩夫人道歉,然后跑着抱起行李箱冲到了楼上的自己房间。

    听见关门的声音后,贝恩夫人埋怨了起来,“你不该那么说,我本来还打算把阿丽莎介绍给小唐恩,他上次就说很想见一见阿丽莎了,但现在我不知道该不该那样做!”,小唐恩是唐恩·罗德的长子,后者在奥尔奥多拥有两座商场和一个正在兴建的赛马场,身价丰厚,是奥尔奥多本地的名流。

    这个家伙的祖上是贵族,到了他这一带虽然失去了贵族的身份,但是贵族该有的东西都还保留着。有人说唐恩是没有爵位的贵族,这种说法在奥尔奥多深得人心。

    贝恩先生斜睨了一眼贝恩夫人,嗤笑着摇了摇头,“小唐恩那个家伙的私生活太乱了,我不想自己的女儿受委屈。”

    贝恩夫人哼哼了两声,“反正最后都是便宜给别人,为什么不给她挑选一个好的,对我们也有利的?以后加农也会有更好的发展!”

    加农是他们的儿子,也是贝恩夫人最看重的孩子,她几乎把所有可以拿出来的东西都给了加农,希望他能够有所建树。不过很可惜,这个家伙能上大学不是因为他的成绩有多么好,而是大学的校长看在贝恩先生的面子上,才把那个家伙招入了学校内,并且还后悔了好一阵子。

    见贝恩先生再次拿起了报纸,贝恩夫人嘟囔了几句之后起身去做饭,虽然心里不乐意,可毕竟贝恩先生已经做出了决定。作为家庭的顶梁柱,收入全部依靠贝恩先生贡献,地位也是贝恩先生撑起来的,所以贝恩夫人只能发发牢骚,不能真的做些什么。

    丰盛的午餐过后三人之间的氛围稍微好了一点,阿丽莎也听说了父亲被调任交通局的事情。她对这方面的事情不太了解,在贝恩夫人的解说之下只觉得是一个不入流的小部门。如果只是夫妻二人之间的抱怨埋怨,贝恩先生可以当她不存在,但是当着女儿的面说自己的事业进入了低谷,贝恩先生就不乐意了。

    “你以为交通局是个没有权力的机构吗?”,贝恩先生放下了刀叉,很少见的还发出了餐具与餐碟之间碰撞的声音,“新党党魁马格斯先生的伟大抱负也是你能看明白的?真是一个愚蠢的家庭主妇!你睁开你的眼睛看看外面街道上几乎从来都没有停过的车流,你看见了什么?”

    不等贝恩夫人回答,贝恩先生就自问自答起来,声调也愈发的高扬,“是权力,白痴,权力!所有在道路上行驶的车子,无论好坏,无论坐在里面的人是谁,最终都要接受交通局的管理。我知道这里会有不少大人物,但是他们再大,能大的过党魁马格斯先生吗?不,他们不行,谁都不行,那么我还需要畏惧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