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一章 分赃 【第四更】
    ,精彩小说免费!

    现在不是纠缠知道或者不知道的问题,普朗多借机发了一通邪火之后,也从这里得到了一点重要的情报——在这次黄金大劫案劫匪一方有银行的工作人员,一个叫做舒伯特的年轻押运员,也可以说是护卫。正是因为有舒伯特这个银行的工作人员帮助,值班经理才对那些劫匪放下了戒心。这条消息非常的重要,普朗多立刻安排人去调查舒伯特这个名字下面所有的信息,同时上层的工作人员也反应了一个情况,被击毙的护卫和劫匪中推车的那个好像认识。

    两个疑点足以从侧面说明案情中的一些问题,比如说这些人的动机极有可能就是为了那半吨黄金而来,他们之所以知道消息就是那个叫做舒伯特的护卫透露出去的,一百万的保证金不过是顺带的物品。再比如说策划实施这场抢劫案的主要成员,基本上应该都是本地人,他们有舒伯特提供一些必要的信息才有了这次劫案。有了一个大致的范围剩下的一些东西就是按部就班的一步步去清查。

    市长大人和议员此时已经被修恩的复起折腾的焦头烂额,也没有心思来给普朗多背黑锅,他们嘱咐了普朗多几句,给了他一定程度的特权之后就匆匆离开了。虽然没有成功的把黑锅甩给市长大人和议员大人,但总体来说就算最终一无所获,普朗多要背的责任也是其中最少的一个,同时他又获得了一定的权力,这让他心思产生了些许的变化。

    栽赃嫁祸这种没有什么技术含量的事情可不是只有修恩一个人会,普朗多也会。他一方面让擅长绘画的画家通过目击者的描述,绘制了简单的劫匪外貌发布了全市的通缉令,并且把黄金大劫案的信息传递给了州立警备调查局,希望他们能够发布州级的通缉令和全国范围的通缉令。一方面正在考虑如何借助这次难得的机会,把那几个不受他喜欢的人送下地狱,比如说刚刚出狱的杜林。

    对付杜林是他的本意,普朗多从事警察局局长这么多年以来,即便有些人不给他面子,也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用他的性命和他家人的性命来威胁他。这是他最无法容忍的事情,作为警察局长如果连一个刚刚冒头的犯罪分子都按不下去,他的威望就会受到严厉的打击,他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威信也会成为人们的笑话。

    杜林就是围绕在雄狮身边的鬣狗,如果不给予最猛烈的还击,杜林就能招来更多的鬣狗,就像他对付伍德那样。当时的伍德和杜林比起来就如同巨人和婴儿之间的差距,为什么伍德会输?总结一下无非就那么两三点,第一,他太过于小看了杜林的野心和狠劲,以为凭借自己的身份足以压倒杜林,但是他不知道杜林不是一个服从规则的人,所以规矩限制了伍德,却没有限制杜林,他的死自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第二点,伍德把自己当做了上流社会的人,他忘记了自己的出身也忘记了他是如何成为一名大亨的,这就给杜林一个绝好的机会,他利用了伍德心态上变化,以卑劣制约了高尚,成功的翻身。

    现在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普朗多的身上,他可不会像伍德那样弄不清情况,加上他和杜林之间的仇恨可能已经暴露,所以他更不可能给杜林机会。回到了警察局之后普朗多第一件事,就是让人去把杜林搜出来,理由是他怀疑杜林涉嫌了这起黄金大劫案,或者对内情有所了解,需要他配合。

    就在这样一个全城骚动的情况下,杜林在机房里等待到夜晚降临之后才关闭了机房里的动力舱,顺利的和舒伯特从排污管道离开了银行。他本以为可能需要借用舒伯特的死来做文章,没想到那群蠢货居然连排污管道这么重要且明显的地方都不知道搜查,一股脑的全部跑了出去。既然不需要在这个时候葬送舒伯特的小命,杜林自然也会把这张牌继续握在手里。

    现在用不上,不意味着以后也用不上。

    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杜林才回到农场,打开地窖井盖下去之后他还愣了一下,整个地窖里都是浓浓的烟味,一群人都在沉默的抽着香烟,满脸都是凝重的表情。他一看就知道是因为什么,一定是在为他担心,因为说好八点前就聚集在一起商量讨论接下来的事情,可都十一点了杜林还没有出现,难免会让人不由的往坏方向考虑。

    这群混蛋虽然做了不少坏事,也不一定都是好人,但是对杜林他们都是真心实意的。至少每个该在这里的人都在,没有谁缺席。

    杜林关上了地窖的井盖,咳了两声,“下水道体系比我所想象的要复杂的多,我们迷路了,多亏一个好心的乞丐无私的帮助了我们,我们才能够在十二点之前赶回来。”,杜林说到无私的时候舒伯特的眼神有些异样,的确有乞丐帮助了他们,但不是一个,而是一群。那群乞丐在黑暗中埋伏了他们,也许是他们误入了这群乞丐的地盘,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总之乞丐们借助几乎看不见的环境成功的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然后杜林和舒伯特经过一番奋战,把那群乞丐消灭的只剩下一个人,并且这个“好心”的乞丐最后死在了井盖下面。用杜林的说法,他需要为自己冒失的行为付出代价!

    杜林走到人群中,将浑身恶臭的衣服脱了下来,光着屁股从喜笑颜开的艾尔利斯手里接过一桶水,把自己的身体清洗了一边,“真痛快,舒伯特你也去洗个澡,我真的受够了那个味!”,舒伯特脸上也多了一些真心的笑容,虽然被这群劫匪拉上了车,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出任何问题不是么?

    也许我真的适合当一个劫匪,舒伯特心里这么想着,不经意的目光触及两个黑色铁箱子的时候,他的呼吸逐渐便的急促起来,学着杜林的模样把衣服脱光,冲了一个通透。

    一群人坐在一起,箱子就在中间。杜林让都佛打开了装钱的箱子,被水浸湿的钞票失去了在探照灯下罪人的光泽,但依旧牢牢的吸引着每个人的眼球。

    每个人都觉得喉咙痒痒,手痒痒,他们的目光很快就集中在杜林的身上。

    杜林随手拿起手感偏软湿漉漉的五沓丢给了嬉皮笑脸的萨维,“萨维今天功不可没,如果没有他在上面严格执行我们的计划,就算我们的本事再大,也没有办法在二三十名持枪护卫的监视下,将这些东西拿回来,所以这五万,是对萨维的奖励。”,杜林的分配方式很随意,基本上抓到多少就是多少。

    萨维将五万块捧在怀中笑的都合不拢嘴,这是他这辈子接触过的最多的钱,在此之前别说五万块,想要五块钱、五十分都需要都佛的点头同意,而且很有可能他不会点头。他为杜林所做的一切他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是他应该做的,他不觉得自己应该拿多少钱。但是这笔钱杜林分给了他,也让他意识到有时候不是给不给的问题,而是争不争的问题。这五万块,说明了他在杜林心目中的地位,钱此时已经不仅仅只代表着金钱这个符号了。

    杜林又抓了一把,丢给何塞,“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们所做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虽然也只是五万块,但是我绝对没有看轻任何人的意思。我做事你们都很清楚,一是一、二是二,你们付出了多少,就应该得到多少的回报!如果你觉得少了,等休息后你可以来找我,只要你说的有道理,我拿出我自己的那份给你补上。”

    何塞连忙摇头表示这足够了,他虽然也帮了很多的忙,可是危险性远远不如其他几位那么危险,他就像是一个管理后勤保障的大管家,提供各种各样需要的服装道具,规划路线之类的。这五万块足以说明他的功绩。

    借着杜林拿出六万块分给了另外六个同乡会的成员,这也是现在仅存的成员了,“一人一万,我知道你们可能会觉得这次没有带上你们所以你们拿不到那么多钱,不过没有关系,以后我们的机会多得是,只要你们争先,荣华富贵少不了你们的!”

    借着他随手拿起三十万,分别丢给了都佛和艾尔利斯,“我们之间不需要再赘述,还是那句话,有我杜林一天,就有我们兄弟的一天!”

    最后只剩下舒伯特,他低着头咬着牙,心里忐忑不安,严格说起来他不是这个小团体的人,他没有资格分这笔钱。可是他又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也付出了不少,理所应当的应该有一份。在这种复杂的心态下,他只能低着头,不让别人看清他此时的表情。

    杜林沉吟了片刻,取出十万块,放在了他的腿上,“说实话我不是很喜欢你,你胆小、懦弱还不够坚定,但是这一切都不能否定你的功绩。我是一个公平的人,你给予我多少,我就还给你多少。十万块,如果你觉得你应该拿更多,晚上休息后来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