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八章 行动(二)【第一更】
    ,精彩小说免费!

    银行中有饮水机,但是饮水机附近并没有任何杯子,同时饮水机的饮用水出口也限制了其他器皿来接水,杜绝了路人有事没事的进来弄一点水喝。资本家固然在对待能够为自己赚取利润的客户时提供优良的服务,但他们也不是什么慈善家,连一口水都不想给那些不能够为他们创造利益的人喝。

    这个饮水机必须使用银行内部标准的杯子,才能够接到水。

    女孩没有太多的迟疑,既然一个孩子敢于坐在这样的地方还没有慌张的表现,以及他提着的价格不菲的果篮,就说明他的确有能力也有可能成为银行的下一位客户。按照银行的规章制度,这个孩子也是她必须接待并且争取为客户的对象之一。她微笑着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个玻璃杯,走向了十米外的饮水机。

    就在这个时候萨维从果篮中掏出了三颗圆球一样的东西,拽掉了上面的拉环,放在了杜林告诉他的那个像垃圾桶一样的箱子上,然后按了一下按钮。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五秒钟,甚至都没有人注意到他做了什么。当那个负责接待的女孩回过头时,萨维依旧坐在沙发上,她没有注意到萨维身边的果篮似乎少了一点。

    “给,您的水。”,女孩款款走来,将杯子放在了萨维的面前,萨维的脸上也终于多了一丝表情。

    他笑着说,“我们可以谈谈和业务有关系的事情了。”

    在地下金库,工作人员惊讶的看着三枚散发着滚滚黄烟的东西从落在了分拣处,他们不确定那是什么东西,但是谁都知道当一堆钞票开始冒烟的时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一名工作人员按了紧急制动的开关,传输带停了下来,同时地下金库也响起了刺耳的蜂鸣声,这一切隔着厚厚的混泥土并没有惊动上层银行大厅内的工作人员。

    设计银行地下金库的设计师几乎将所有的事情都考虑了进去,唯独没有考虑过有人会从分拣箱往下投掷什么东西。所以即便地下金库有着众多的应急方案,第一次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还是一脸的茫然。警卫们纷纷聚集了过去,本来已经开始打算让杜林等人离开的经理也惊慌的跑向了分拣处。

    杜林转过身打开了第二个“空箱子”,里面摆放着五个防毒面具,萨维丢下来的是一种神经毒气,这种毒气并不具备致命性,但是它有一个非常显著的特征,那就是具有很好的扩散性和麻痹性。吸入过量之后这种毒气会阻断神经元之间的信号,能够让人处于一种“瘫痪”的状态中,在杜绝了继续吸入之后大约四十分钟就能够缓过来。

    他们围的越近,自然倒下的越快。看着前排的工作人员一个个直挺挺的倒下去,经理立刻意识到这种烟雾的危害性。他毫不犹豫的让警卫拉开了灭火装置,水雾虽然不能完全的阻扰这些烟雾的弥漫和扩散,但是能够最大限度的稀释毒烟。就这么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已经倒下去二十多个人。

    水雾减缓了烟雾的扩散也让经理和剩余的警卫松了一口气,他们正打算返回上面将这里的事情反馈到高层并且暂时关闭银行的时候,他们看见了五名手持步枪戴着防毒面具的“警卫”。如果到了这一刻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么真的是太小看他们的智商了。

    交火从双方目光相交的第一秒就开始,杜林一指分拣处上空的三个洒水器,艾尔利斯立刻太高了枪口,杜林的战术其实并不复杂,只要把他们困在分拣处附近,毒烟就能够解决他们。艾尔利斯的枪法不是很准,不过好在步枪的供弹器里有足够多的子弹,在打偏了十几枪之后,他终于成功的将三个洒水器击毁。喷射性的水雾变成了三道笔直的水柱,不受控制的毒雾再次扩散起来。

    这一次,分拣处的工作人员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交火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整个地下金库中都开始弥漫淡淡的黄色的毒烟,经理浑身绷紧的倒在地上,目光恶狠狠的看着那五名戴着防毒面具的劫匪,激动的眼前一阵阵发黑。他不会放过这些劫匪,特别是舒伯特,那可是银行的工作人员,居然勾结外人来抢劫银行金库。其实更要命的是他作为值班经理,居然把这群劫匪带入了地下金库,如果说舒伯特难逃一死,那么他就是想死都难。

    这里可不仅仅只有一百万的保证金,还有刚刚运输过来应对革命军的半吨金砖,那可是价值三千万的黄金!

    他完了,他为之奋斗了十多年的事业到这一秒戛然而止,暴怒的银行高层绝对不会让他痛快的死去,他们会在他身上发泄出价值三千万的怒气之后,才会让他离开这个世界。他的妻子和孩子也完了,他整个家族都完了!

    在充满了绝望和怨恨的目光下,杜林倒空了两个箱子里所有的东西,几人快速的将已经有些湿漉漉的钞票整齐的码放在箱子里。钱好装,本来就不是很重,不好装的是那些金砖,每一根金砖都重达五十公斤,密度越高越是难以用上力,好在这里面除了舒伯特之外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出生,总有些力气。

    将金砖码放好之后杜林没有过多的停留,原本的计划中他们有五分钟的时间用来撬开一些个人保险库,搜集其中的贵重物品。但是有了这价值三千万的金砖,他们已经不需要再去做那样的工作了。他们推着两个小车走到了电梯口,就在杜林准备带着大家离开的时候,他突然间意识到这个样子是走不出银行的,甚至电梯一到一层就会被人发现,因为他们的衣服都湿了。

    他没有考虑过在地下金库中还有如此大面积的灭火洒水装置,所以并没有带来更换的干净衣服,幸好有几名警卫站在位置比较高,并没有被水淋湿,费了一番手脚才换上了一些不太合身的衣服。

    当电梯关闭,隔绝了经理怨毒的目光,电梯中每个人的心都变得平静起来。

    这是一场几乎完美的抢劫计划,但是经过这样一次之后想要再用相同的办法去帝都的金库转一转恐怕就非常的困难了。当电梯到达一层之后,杜林深吸一口气鼓在胸口,推着小推车就走了出去。就在他们认为应该没有任何错漏的时候,守在电梯门外的一名护卫突然出声了,他的话让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舒伯特甚至有些颤抖。

    “喂,推车的那个你等一下。”,那个护卫一脸困惑的朝着杜林一行人走了过来,他脑子里有一丝断断续续的灵感飘渺不定,他总觉的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警卫。但问题是这个家伙听经理说是来自奥尔奥多,他可没有去过那样的大城市,那么他们又是在什么时候碰过面的呢?

    也正是因为警卫的出声,让人忽略了经理没有跟上来。杜林的脚步开始加快,他不确定那个护卫是不是还记得前几日两人之间短暂的碰面,但是他不能冒险停下来。他的脚步越快,护卫愈发的感觉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刚停下来举起手中的步枪准备要求那个有点面熟的家伙立刻止步的时候,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子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站了起来,在接待女孩震惊的目光中从果篮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整个银行陷入了短暂的死寂,几秒种后一瞬间便爆发出惊人刺耳的声浪,工作人员和客户们慌乱的朝着银行大门跑去,被惊动的另外三名警卫躲藏在电梯后开始反击。

    杜林加快速度奔跑着推着小车冲向了通往车库的后门,他这里有两个沉重的箱子,没有运输车辆的帮助根本跑不远。慌乱之中银行的工作人员仿佛忘记了规章制度上所有的应急办法,只顾着找地方躲藏起来。一行人闷声向前冲,没有人回头去救萨维,不是不想救他,只是现在不是时候。他们必须先保证这些东西安全的离开之后,才能够回去救他。

    一路上都佛主动的担任起冲锋的职务,为这两架小车打开了一条通道,当他们把小车推进了车厢时,杜林一把抓住了准备一同进入车厢的舒伯特的领子,“和我回去把萨维带出来,还有都佛,我们三个一起。”

    杜林肯定是要回去的,他的确可以直接离开,但是如果他直接离开了,从今天开始,就很难再有什么人愿意豁出性命作为代价帮他做事,这也将成为他人生中的一个污点,所以他必须回去。都佛要回去,是因为萨维是都佛的弟弟,如果他这个做哥哥的都不在乎,别人又怎么可能在乎萨维的性命?

    至于舒伯特为什么要一起回去,这就是杜林在前几日没有说出来的应对办法了。原本他还打算把舒伯特养一段时间,万一银行方面的专家找到了什么蛛丝马迹,必要的时候把舒伯特的尸体丢出去然后伪造一下现场,完全可以制作出一个“分赃不均被杀”的假象,把线索往“内部人员作案”这条不归路上引导。用在此处虽然有点可惜,但也未尝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