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七章 行动(1)【第五更】
    ,精彩小说免费!

    “您好,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女孩依旧微笑着,没有一点不耐烦的表情,也没有因为坐在她对面的是一个十一二三岁的小家伙就有丝毫看不起他的心态。作为特耐尔城帝国中央银行接待人员中业绩的佼佼者,她听说过很多的流言蜚语,其中有一个就是关于一个孩子办理业务的故事。

    故事的内容大概是某分行某天接待了一个只有十来岁的小孩,接待人员显得有些不耐烦,语气和态度上自然就有些偏差。但是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小孩居然是分行行长的儿子,最终这件事被反应到了行长那里,自然雷霆震怒,整个分行从上到下都被“血洗”了一遍。

    这个传闻几乎绝大多数银行从业者,特别是帝国中央银行的从业工作人员都听说过,说的有鼻子有眼,就像是真的发生过一样……是的,就“像”是真的发生过一样,这是一个假的传闻,目的就是为了提高银行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资本家剥削起自己的雇工几乎想尽了各种办法,连编造谣言并且半官方态度的承认都能发生,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发生的?

    萨维听见了女孩的声音,但是他此时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银行墙壁上的挂钟处,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他在等待,等待杜林吩咐他需要执行的计划。

    这次抢劫银行金库的计划看上去很复杂,其实说起来也就是几句话的事情。自从他发现想要强攻根本没有可能成功的打劫金库之后,他就把强硬的方式改成了使用智慧的方式,他要文明的从银行金库里抢走一百万的保证金,如果有其他东西的话他也不介意一同带走。计划执行的关键就在于舒伯特这个押送人员,他们要假冒来自奥尔奥多的押送队伍,并且给出超过了清单的物品作为进入金库的必须条件,通过经理主动帮他们打开电梯,让他们进入到金库内部。

    这个计划很大胆,杜林认为有很高的成功率。原因很简单,一来是因为特耐尔城的帝国中央银行在战后一直没有受过任何势力的抢劫,连押运车都没有被人劫掠过,这会让银行内部所有工作人员滋生出一种自大的心态。尽管从某方面来说这种自大也就是事实,在特耐尔城以及坎乐斯州范围内没有人敢于对帝国中央银行出手,他们承受不起来自帝国最大经济体的报复。在这种自大的情绪干扰下,很多关键的地方会出现松懈和怠慢,就比如说本来应该严格按照规定进行押运的押运车,结果因为他们的傲慢和自大,被杜林抢了。那么银行的工作人员自然也会有这种自大,他们认为不可能会有人敢于打他们的注意,这就给杜林的计划留下了充足的可能。

    第二点,信息的沟通不顺畅,据说帝国核心地带已经开始兴起电话和电报业务,但是在特耐尔这座边陲小镇连民用电报都没有,这就给了杜林假冒奥尔奥多银行人员足够的时间差。利用信息不对称完全可以让这些人相信,杜林他们就是奥尔奥多来的工作人员。加上有舒伯特的配合以及自大所带来的麻痹大意,只要不出意外想要成功的劫掠绝对没有问题。

    其实还有第三点,这群早已习惯通过严格执行银行总部制定的标准作为工作习惯的工作人员,早就忘记了如何变通的来处理紧急情况,一旦发生变故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如何把事情处理好,而是去思考面对突发的情况,适用哪一条规章制度应对才是最合适的。死板僵硬的工作作风为杜林弥补上了最后一块短板,这才促使了他愿意和都佛等人一起冒险突入地下金库,为了那一百万元的保证金以及可能更多的贵重物品孤注一掷。

    在萨维最后的数秒过程中,电梯也缓缓的落地,经过短暂的震颤之后,电梯的大门打开了。杜林望了一眼分拣台,隐藏了心中的震撼,都佛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他们好像并不在意的模样没有惊动任何人,但是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内心此时的震撼。

    那是一个巨大的流水线,连接着二十四个管道,玻璃的管道,每一笔存款从管道里落下来的同时,硬币会从一面筛网中落下去,然后在一块斜坡上根据体积的大小在滑动的过程中进入一个个分拣通道,最后堆积在一个更小的玻璃管子里。每当累积到了五十枚,管子下面的托手就会因为吃不住重量缓缓下沉,然后这码放好的五十枚硬币就会划入一个凹槽内,被工作人员卷上一层牛皮纸后放在一边。

    纸币的分拣要相对困难一点,是人工分拣,一共四名分拣的工作人员,他们穿着连体的衣服,衣服上没有任何口袋或者可以装东西的地方,这是为了杜绝某些人为了满足贪婪私藏钱币。他们把钱币分为六大类,根据不同的种类分拣到不同的传输带上。传输带中间的工作人员会把叠在一起、握成一团的展平重新放在传送带上。在不远的后面,有一个类似锅炉一样的东西,长度有两米左右,传输带每传输两米这个东西就会落在传输带上,然后爆发出一阵炙热的蒸汽。等传输带再次运作的时候,原本可能皱了吧唧的钱币已经被蒸汽清洗了一边并且熨平,经过一个漏斗形约束器的最后整齐的码放在一个盒子里。

    盒子下面有一个点数机,每点出一百张的时候就会自动包扎成一沓,然后分拣进一个更大的箱子里,有人在那里将钱币码放的整整齐齐。这些钱最后会送进金库里堆集。到了月底的时候,如果银行内储存的现金超过一百万时,多余的就会装入箱子里送到奥尔奥多的分行,然后再统一的运输到位于帝国西南部分的金库存放。

    仅仅只是特耐尔这个边陲小城就有如此之多的钱币在翻滚,可想而知那些大城市乃至于首都的分拣处又是怎样一幅恐怖的画面。

    杜林心里隐隐有一种冲动,如果说抢劫特耐尔帝国中央银行金库的行为只是权衡之计,那么此时此刻,他有一种去首都帝国中央银行本部金库走一圈的**。

    没有人能够面对堆积如山的金钱无动于衷,就是神都不行。

    他收敛心神,继续跟在经理的身后走向金库,说是金库,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笼子,堆放整齐的现金在几盏探照灯亮如白昼的光线照射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让杜林感觉到意外的是,他还看见了金砖,有他小腿粗,一尺多长的金砖,一共有十块,堆成了一个三角形。

    其实杜林不知道,这些金砖是在他坐牢期间运送过来的。卫国战争战胜了联邦人,虽然不算完胜,但是总算是解决了外患。外患解决了,可是内忧还是问题,一些死灰复燃的革命军又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并且积极的开展活动。他们没有像以前那样以破坏的方式来企图撼动这个国家,他们这次吸取了上次失败的经验,采取了更加文明的方式,以成立党派并以党派为核心积极的开展政治运动。这比单纯的破坏更让帝国高层感觉到忧心忡忡,特别是旧党对此格外的痛恨。

    革命军真正伤害的都是那些贵族,如果说新党是成功的“革命军”,他们推翻了旧党和皇帝的统治并且把持着现在帝国的政权,那么这些革命军就是失败的代表,他们同样想要推翻贵族和皇帝的统治,但是他们选错了手段,结果被无情的镇压。面对革命军的再次冒头,帝国高层持有两种态度,第一种是来自旧党的态度,不惜一切代价镇压革命军。

    还有一种态度来自于新党,他们没有要求镇压革命军,但是也没有想要扶持革命军的念头,只是置之不理,当做看不见。其实对于马格斯来说,革命军的重新出现对新党而言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会吸引旧党的火力,但是他也很明确的知道帝国有新旧两党就足够了,再多一个革命军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所以马格斯希望把革命军的问题限制在可控制的范围内,既不让旧党以暴力手段镇压,又没有给革命军太多的发展空间。这才有了这一批黄金的存在,到了关键时候这批黄金将作为拉拢收买革命军高层主要的手段并附以其他的条件,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黄金更吸引人的目光。而且万一爆发战斗,这些黄金也能够作为安抚战乱区域平民的筹码和重建的资金,毕竟一克黄金等于六十星元,而这里有半吨!

    经理走到了大铁笼子前打开了铁门,杜林和其他人一起推着两个小推车走了进去,他们当着经理的面打开了一个箱子,并且从中取出了用红色带扎口的四个黑色的丝绒袋子。

    在确认了一遍之后,这四个袋子被放进了笼子边缘地带的个人保险库里,做好一切之后经理拿出一张清单,勾选了几个选项并且填写了一些内容让杜林签字,只要他签完字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就必须返回上层。

    就在这个时候,位于上层的萨维突然间露出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姐姐,能为我倒一点水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