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六章 开始 【第四更】
    ,精彩小说免费!

    清晨,一辆押运车缓缓的从城外驶入特耐尔城内,一些早起的市民对于这辆与众不同的车早已万分的熟悉。它静静的就像是河里的一条鱼,安静的游走在属于它的河道中。当这辆特殊的押运车按照制定好的路线计划来到了银行后面的大门,负责看守的门卫拦住了这辆车。即使他知道这辆车就是特耐尔城帝国中央银行自己的押运车,可是严格的规章制度让他必须严格的按照流程规范的完成每一个步骤。

    驾驶室里是一个陌生人,他没有见过,但是他并不在意。从特耐尔到奥尔奥多有两天的距离,再开回来就是四天,银行的规章制度中不允许司机长时间的疲劳驾驶押运车,以免在路上出现险情。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这边的人和车子过去,然后那边的人押送需要运输到特耐尔来的箱子和这边的车子一起回来,但是这边的人会在那边休息两天后再返回这边。

    但是必须有这边的人随车一起回来,证明整个押运过程没有发生意外情况,同时也需要证明这些随车人员的身份。

    门卫来到了后面,敲了敲车厢并且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车厢门开了,舒伯特一脸疲惫无奈的笑了笑,这种笑容门卫很熟悉,四天时间的往返路程的确能让一个人疲惫不堪。他有点同情的和舒伯特打了一个招呼,然后望向了车厢里面坐着的另外三名护卫。这三人脸上冷漠的表情以及对他不理睬的态度让门卫有些无可奈何的同时,也确认了这些人的身份。

    分行来的人都是这个德性,总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臭屁模样,也不用脑子想一想,真有区别的话他们还只是一个护卫吗?同样没有什么好脸色的门卫在门禁表上勾了几个选项,拿出钥匙打开了打开,让这辆押运车开了进去。等车子转弯消失在车库里之后,他推上了车门,躲进了门卫岗亭里,叼着烟继续浏览起一份有些陈旧的成人画报。

    这可是一个好东西,能够在困乏的时候提神,还能让自己度过枯燥无聊的工作时间,几乎是绝大多数门卫们最钟爱的东西之一。

    押运车进入了车库之后,银行方面的接待人员及时的出现在卸货平台上,银行的一名经理人从舒伯特的手里接取了清单之后皱了皱眉头,清单上有一些东西是特耐尔之前没有申请的,但是被发送了过来。相反的是有两样申请的物资却没有出现在清单上,如果不是分行那边弄错了清单,那么就意味着可能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有官司要打。

    这份清单上罗列着一些客户存放在银行的贵重物品,有些人的要求比较高,比较麻烦,要求将东西储存在坎乐斯州的帝国中央银行分行的保险库内。其实也不仔细想一想,特耐尔的保险库和奥尔奥多的保险库有什么区别?两边的建筑和施工方案都是相同的,完全没有任何的区别,却非要人工的增加运输风险,真是多此一举。

    虽然对这种要求有些反感,不过帝国中央银行以客人就是天主的服务理念还是促使每个分行、支行都在尽可能的解决客户的问题而不断的努力,也让中央银行在新党的统治下继续领跑整个银行业。

    申报的物品没有随车回来,极有可能是被分行的某些大人物看中了,或者涉及到某些案件中,暂时被扣留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发生了一次两次,早已习以为常。曾经有一名老人存放了一枚古代某国的王冠,后来被一名大贵族看中,以“涉嫌盗墓案”为由将这个王冠扣了下来,生生拖到对方死亡之后进入流程,最终成为了这位大贵族收藏中极为有名的一件藏品。至于涉案的物品就更多了,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和帝国中央银行这样的庞然大物对垒的,往往最后拿了一笔补偿款之后只能忍气吞声。

    经理在清单上签了字之后将清单正本保存了起来,将副本交还给司机,副本还需要带回奥尔奥多的分行存档。

    在三名护卫的保卫下,两个铁箱被搬上了推车。按照正常的程序,这次押运到此应该就算结束了,这些来自奥尔奥多的护卫在休息一天之后就要返回奥尔奥多,但是因为这次清单里多出了几件物品,所以他们还需要亲眼看着这些东西入库并且在另外一份文件上收集签字后才能离开,所以他们将和经理一起,押送这两个铁箱子进入地下金库。

    杜林抱着枪,拉低了帽檐,站在艾尔利斯和都佛的身后,缓缓的从后门进入了银行的大厅。他一眼就看见了阿丽莎,阿丽莎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望着银行的穹顶一个劲的发呆。

    自从那天早上她从睡梦中醒来之后,整个人一瞬间就不好了。

    对于**这件事其实她并不是很在意,一个女孩都已经十九岁了连恋爱都没有谈过对于这个社会中年轻一族来说都是一种可怜的人,她的一些同学、朋友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就经历过那个环节,只有她拖了几年后在迷迷糊糊中完成了这一壮举。让她感觉不好的不是自己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而是杜林那个混蛋居然消失了。

    他所做的一切就好像是为了骗她第一次那样所做出的完美表演,让她恨的咬牙切齿的同时,也深感社会的复杂。只有受过伤的雏鸟才会明白巢穴的安全,此时的阿丽莎已经写好了一份辞职信,她要回奥尔奥多,再也不愿意和杜林那个混蛋待在同一个城市里了。

    这几天她寻找过杜林,还打听过这个人,但是她的生活圈子格外的狭小,自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伤心肯定是有的,但是要说有多伤心也未必,毕竟只是第一次接触的家伙,可能很绅士、很幽默、很体贴……。

    真是该死的家伙!

    她收回了目光,她打算等会就去和经理说,她要离开这个让她伤心的地方。她觉得自己可能会很快忘记在这里的不愉快,但也有可能会一辈子都永远的记得。就在她整理文件的过程中,有一行人与她擦肩而过,她愕然的抬起头望向身后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背影,就在那个人从她身边走过的那一刻,她嗅到了一种叫做“杜林”的味道。

    不会错,一定是那个混蛋!

    她既高兴,又有一点疑惑。

    杜林不应该是一个富家公子哥吗?为什么他此时会穿着银行警卫的衣服和经理一起走向电梯?她心头浮起一丝不妙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心有感应,杜林此时也恰好的回头看了她一眼,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阿丽莎满心的怨愤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目光也变得火热起来。但是很快,她在轻微的哆嗦下变得冷静了。

    杜林的目光格外的陌生,冷漠,没有一丝的感**彩,甚至给她一种想要驱赶她的信息。她呆呆的望着杜林,杜林再次拉低了帽檐,回过头去,只留给她一个坚毅挺拔的背影。

    这个狠心的混蛋!

    一刹那阿丽莎的眼里就浮现出了水雾,如果是其他女孩可能会站起来追过去询问杜林为什么要不理她也不去找她,甚至会无理取闹。但是阿丽莎是一个乖宝宝,哪怕那天晚上她一再的触犯了父母给她制定的规则,可那也是在酒精的影响下所做的错误举动。在清醒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乖宝宝,所以她不会追过去无理取闹的像是一个丢了心爱娃娃的孩子那样撒泼打滚,她会安静的离开。她直接起身将坤包里的辞职信放在了桌子上,径直朝着大门离去。她不想再留在这里,不想再看见那个欺骗了她,为她编织了一个童话故事又亲手戳破的混蛋,她要离开这里,再也不见他。

    杜林一行人此时已经站在了电梯的门口,经理将手里的钥匙插入电梯外的锁孔中拧动,然后护卫推开了铁门。两个小拖车拖着两个沉重的箱子,被他们推了进去,杜林等人也鱼贯而入。

    当脚下传来一瞬间的失重感之后,整个电梯空间里除了灰白色的混凝土电梯井墙壁之外,只剩下头顶一盏灯光。封闭的空间会让人感觉到紧张,站在中间的经理拉着领口拽了拽,额头上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意识到杜林的目光后对杜林笑了笑,解释了一下,“我不喜欢这样的环境,所以每次我值班的时候,能不下来尽量就不下来。”

    杜林以点头致意,说话间周围的空间骤然亮了起来,此处离地面大约有十米左右的高度,整个地下金库进入眼底。杜林悄然的用手指碰了碰都佛,都佛不动声色的将步枪的保险打开。

    与此同时,萨维提着一个水果篮走进了银行的大厅里,并且找了一个相对靠边的沙发坐了下去。

    金发的女孩望着年幼的萨维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轻蔑,反而甜甜的笑着,“您好,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