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五章 准备
    ..org,克斯玛帝国最新章节!

    回到农场的地窖中时都佛已经找来了一个老锁匠,是瓜尔特人,现在以杜林和同乡会的情况来看只有瓜尔特人是值得信任的,诸神与先王的审判就如同一道悬挂在瓜尔特人头上的利剑,没有任何人敢于承担被审判的命运去背叛同胞,至少在没有足够保证他们生命安全的情况下,他们绝对不可能出卖任何同胞。

    老锁匠已经围绕着铁箱子的两个锁孔和一把钥匙研究了一晚上,他布满伤痕和老茧得手里攥着另外一把钥匙,一把与众不同的钥匙。他的脸上挂着一丝丝兴奋的表情,就像是在炫耀一般将两把钥匙放在了一起,“受人尊敬的杜林先生,您看,这是我的研究成果。”,老锁匠用上了“研究成果”这样时髦的词汇,说明了他此时内心的兴奋。

    以他对锁具的见多识广,又如何看不出这个箱子的不凡之处?而这也是他的优点所在,他没有问这个箱子来自什么地方,也没有考虑过开启这个箱子是不是合法,他很聪明的规避了一些自己不应该知道的事情,来保证自己的安全。每一个存活的老人都是一本厚厚的经验之书,他们丰富的生活阅历的确值得年轻人学习。

    杜林仔细的观察着他手掌上托着的两把钥匙,一把是舒伯特的,一把是老锁匠自己打造的,但是老锁匠打造那把钥匙和舒伯特给的那把钥匙完全不一样。老锁匠的钥匙上没有任何的齿度,就像是一个金属小棍前面黏上去一块长方形的小铁片。在杜林疑惑的目光中,老锁匠将自己打造的钥匙轻轻的插入到钥匙孔内,然后用力但是缓慢的拧动起来,拧了好几次之后,他将钥匙抽了出来。

    这个时候杜林才发现,那把钥匙最前面其实并不是一个完整的铁片,而是由十几根细窄的铁条敲打在一起所形成的大铁片。此时这些铁片中有一些已经弯曲了,有一些只有部分弯曲,老锁匠用刻刀在那些弯曲的地方画上了一个印子,然后剪掉的那些多余的部分,在敲打整齐之后蒙上了一层薄薄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加热后这些细窄的小铁条又成为了一体。

    “这是一种硬度很高的蜡,我们经常用于制作钥匙脱模的原型。”,老铁匠解释了一下,再次将钥匙插入钥匙孔内,重复了好几次之后,他将最后一次调整过的钥匙,和舒伯特拿出来的那把钥匙放在了一起,置于杜林的面前,“受人尊敬的杜林先生,您看现在这两把钥匙,还有什么区别吗?”

    杜林仔细的辨别着两把钥匙,甚至拿到手里叠在一起仔细的分辨,从齿痕上来看,两把钥匙的齿痕几乎严丝合缝的一模一样。杜林惊叹的将钥匙还给了老铁匠,拍了拍他的肩膀,“非常感谢您的帮助,这让我们省下了很多的事情,解决了我们时间不足的问题……”,说着他沉吟了片刻,“我会给您一笔足够您和您家人使用很长一段时间的报酬,同时我希望您可以对此事闭口不提。”

    老锁匠深深的鞠了一躬,没有任何口头上的感谢,但是杜林以及所有人都相信,他不会背叛这里的人。

    杜林的时间不多了,这不是他对自己的要求或者开玩笑的说法,实际上按照时间来计算,在今天晚上特耐尔的押运车应该到达奥尔奥多,但现在押运车已经被抢劫了,自然不可能按时到达。最迟在明天晚上,奥尔奥多方面就会派人迎接搜寻,不超过五天时间特耐尔城的帝国中央银行就应该接到押运车失踪的消息。

    到了那个时候银行的守卫力量必然会得到增强,同时帝国中央银行的应急小队也会开始运作起来,他们会搜寻任何蛛丝马迹来寻找那辆失踪的押运车。任何作案的过程都不可能被完全的清扫干净,只要有一丁点足以用于判断的证据,想要对金库动手就会变得难上加难。所以杜林需要在五天时间内,完成对金库的抢劫计划。

    这是很关键的五天,每一分每一秒都需要有周密的安排。

    暂时让老锁匠去处理那个该死的箱子,杜林把其他人都召集到了一起,把自己昨天去现场踩点的所探查到的信息都告诉了众人。

    “强攻是绝对没有任何胜算的!”,杜林直接否决了最初的计划a,他将一个凭借自己印象手绘的银行大厅平面图铺在了桌子上,并且标注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根据我昨天的观察,银行里一共有十二个柜组接待处,这些接待处都有一个直接通往地下金库分拣处的通道,用于将现金直接存入地下金库。”,然后他拿着笔在一个方块上花了一个叉,“这里就是通往地下金库唯一的通道,由一共四名持枪护卫守护,他们的警惕性很高,至少比他们高多了。”,杜林看了舒伯特一眼,别人的目光也集中在他身上,让他有点尴尬。

    “进入这个电梯需要钥匙打开电梯外的铁门,这个钥匙在值班经理的手里,而且钥匙他们不会带回家,也不会装在身上。他们用完之后会悬挂在经理室门后的一个钩子上,所有银行内的人都能透过玻璃的落地窗看见那把钥匙,这也就杜绝了盗取的可能性。可以说中央银行的各项措施都布置的非常完美,可能他们以前在其他地方被人抢劫过,所有在这方面他们特别的用心。”

    杜林猜的很对,帝国中央银行作为耀星帝国最大的经济体,被抢劫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他们情愿用价值几百万的建筑和严酷的规则去守护可能只有一百万的保证金,也不会放任自己的地盘受到别人的凌虐。

    他将笔放在了桌子上,气氛有些凝重,本来以为可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中央银行,没有想到居然有如此完善的建筑体系和制度体系,这让所有人对接下来的行动感到了沉重,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杜林环顾一圈,突然洒然一笑,“都怎么了?我只是说强攻很难,但是没有说过我们没有一丁点的办法,不是吗?”,所有人的目光一刹那都集中在杜林的身上,一旁的老锁匠就像是一个聋子一样,专心致志的尝试着开启那个该死的箱子。

    “虽然没有办法强攻,但是我已经有了另外一套方案,只要不出任何的问题,就绝对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完成我们这次抢劫计划……不,不是抢劫,而是领取。当然,这需要舒伯特你的帮助,为了让你毫无后顾之忧,都佛……”,杜林一声喊,都佛立刻挺直了脊背,杜林努了努嘴,说道:“你去把舒伯特的家人都接到安全的地方,等事情结束了之后送他们去其他城市。”

    都佛点了点头,直接转身离开,舒伯特脸上有些发白,但是在这种环境下,他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和胆量。

    “何塞,从今天起你就是第三个组长,带人去找几名靠得住的裁缝来,手上的活一定要好。”

    “萨维,带着你的队员去给我盯死普朗多,在我们行动完成之前,他如果有任何异动第一时间告诉我。”

    “艾尔利斯,去野外把那辆该死的车和我要的东西都带到农场来,顺便找几个活络的会修车的小子,我们需要那些东西!”

    事项的分配和安排让地窖中除了杜林之外只有老锁匠和舒伯特三个人,舒伯特有那么一瞬间考虑过要不要离开这里,或者抓住杜林去立功,但是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都佛去“请”他的家人了。他不敢保证这些抢劫了押运车之后还不满足,还妄想着要抢劫银行金库的疯子们会不会把他的家人都杀了还要报复他,所以他只能选择沉默。

    就在舒伯特极为矛盾的时候,一声他熟悉的金属摩擦声响起,咯噔一声,箱子开了。

    杜林立刻走过去,望着箱子里摆放整整齐齐的十七沓百元大钞满意的笑了起来,如果这些钱都是零钱就更完美了。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是钱,总有门路可以用出去。

    这个世界百元大钞流通的非常少,在一些发达地区甚至有这样一种说法,当你收到百元大钞的时候立刻报警,说不定就能因此而受到表彰和奖励。

    这是因为百元大钞基本上只在银行的交接中进行流通,在市面上几乎很难看见百元大钞的身影,流通大多数都是五元、十元、二十元和五十元面额的纸币。所以如果有人拿出一百块面额的钞票,一张两张倒还好说,但是只要一多,绝对是有问题的。

    杜林随手拿出一沓点了三十张,塞进了老锁匠的口袋里,老锁匠一愣神之间激动的浑身发抖。三千块对于他这样的老锁匠来说可能等于几十年的收入,有了这笔钱他以及他的家庭窘迫的生活立刻就会得到改善,就算说杜林改变了他一家人的命运也不为过。他没有说出感谢的话,只是更加用力的为杜林打开第二个箱子,来感谢杜林给予他和他家庭的帮助。

    第二个箱子只用了十分钟就被打开了,里面有没有第一个箱子打开时震撼人心的画面,只有一个个拳头大的小袋子或是一个个装着文件或是其他什么东西的长布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