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二章 渣男 上
    ,克斯玛帝国最新章节!

    “您好,请帮我办一个储蓄账户!”,换了一套衣服的杜林笑眯眯的坐在了一个卡座内,帝国中央银行并不是帝国唯一的银行,在发达的地区还有其他的银行,比如说旧党开办的“荣光银行”和新党开办的“现代银行”,还有商会总会和其他社会组织以及大经济体开办的各类银行。

    为了凸显出帝国中央银行的与众不同和财大气粗,在中央银行的大厅内是看不见柜台的,只有一排排卡座。这种卡座还和外面小酒吧里或是夜场中的卡座不一样,每一个都是回型结构,有一整套沙发和一个办公桌,卡座和卡座之间用屏风阻挡,所有的摆设都非常的高档,尽显奢华。

    有人曾经开玩笑一样的说起,如果没钱了去中央银行偷一组沙发之类的回来都能换不少钱,由此可见中央银行的气魄与莫名其妙的自尊。

    杜林面前的是一名年轻的女孩,看上去只有十**岁,长相甜美声音也很好听。对于银行的接待人员,中央银行都有十分严格的标准。如果超过二十四岁没有完成指定的揽储或者贷款业务,评分过低的话就会面临失业或者调剂到后勤保障部门的遭遇。严格的标准和严格的执行让每一个来到中央银行的客人都感觉到有一种春风撩在脸上喜滋滋的感觉。

    女孩点了点头,拿着几份文件从办公桌后走到了沙发边上,坐在了杜林的身边。她身上的香水并不浓烈,闻起来有一种怡然的芬芳,应该是比较上档次的东西。她将文件依次放在了茶几上,这些文件说明了储户的权利和义务,以及一大堆相关的条款。实际上没有多少储户会认真的看这些条款,一来是文化知识方面的受限让很多人对法律条款非常的陌生,二来大多数人都认为只要银行存折在自己手里,就不会出什么意外。

    正是因为通过这样的漏洞,每年各大银行都可以按照条款说明将一些户头内的金钱变成自己的财产。比如说第三十七条,储户在没有书面指定账户继承人并且通过银行认可的情况下,一旦储户死亡账户内的资金都将作为无主资金汇入银行专门处理这类事件的账户内,并且对原有账户进行注销。

    有可能一家人一辈子奋斗的积蓄因为一场意外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即使雇佣了律师也很难有胜算,因为这些书面文件的价值就在于避开一些法律问题。加上中央银行本身就拥有一支金光灿烂的律师团队,没有多少人能在这方面打赢他们,即使情况不好,拖也能把很多原告活活拖破产。

    女孩按照流程询问了一下杜林的基本信息,然后在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让杜林在一系列的文件上签了字。揉了揉手腕放下笔的杜林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张十块钱面额的纸币和一些小额的纸币及硬币,放在了茶几上,这是他作为开户之后第一笔存款。女孩脸上顿时露出了更加甜美且开心的笑容,每个大厅接待人员每个月至少需要招揽储蓄三百元,或是发放贷款五百元。杜林的一百块很好的解决了她这个月的燃眉之急,在离月尾只有一周不到的时间里,完成了这个月的份额对她接下来的工作评价有很重要的意义。

    “抱歉,请问梳洗间在什么地方?”,杜林掖着衣角站了起来,女孩为他指了一下大体的方位,接着继续处理手头上几份文件的签字和盖章工作。她没有注意到,杜林没有朝着她指向的地方走去,而是朝着一座全封闭式有着警卫拱卫的“铁房子”走了过去。他进来的时候以及刚才的观察,如果有什么地方可以通向地下金库,无疑就是这个十分可疑的铁房子。

    他还没有靠近,就有护卫拦住了他,那个护卫眼神中带着一种审视和不信任的味道,阻拦了杜林,“抱歉先生,这里不是公共区域,请离开这里。”

    杜林没有立刻离开,解释了起来,“我想要方便一下,他们说这里是梳洗室,所以……”

    那护卫忍不住哼笑了一声,他回头瞥了一眼那个铁疙瘩,调侃的反问道,“你觉得这玩意哪一点像方便的地方了?”,说着他指了指左边不远处的一个入口,“那边才是,请您离开这个区域。”

    杜林道谢之后头也不回的进入了真正的梳洗室,过了片刻甩动着双手从里面走出来,目不斜视的回到了卡座上,他才感觉到一直紧紧盯着他的目光从他身上挪开了。

    这些人很警觉,而且这里的环境注定强攻是毫无意义的。一旦出现了任何变故,地下金库的守卫只需要端着枪对着电梯口就能抵抗数倍敌人的进攻。即使不计代价的攻入地下金库,也很难逃出来。这里离警察局并不远,消防局也就在附近,宪兵队赶过来只需要十五分钟的时间,这就注定了强攻除了自寻死路之外,没有任何的意义。

    他还在思考如何打劫这座银行的时候,女孩的声音将他从思索中拉回了现实,“先生,请您稍等一下,等经理确认之后盖章,您的存折就可以用了。”

    杜林摆了摆手表示可以等下去,大约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名西装革履浑身散发着一股子成功人士特有臭味的职场精英走了过来,他先向杜林非常礼貌客气的问好,然后翻阅了一下桌子上所有摆放整齐的文件,最后签了自己的名字,并且监督着女孩将那一百块钱重新数了一遍,然后放在座位旁一个箱子上。女孩按了箱子上的一个按钮,箱子上的钱立刻掉进了箱子里。

    那个箱子很深,至少杜林特意放进去的几枚五十分的硬币在等待了差不多三十秒左右的时间里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回音。如果不是箱子里面有特殊的装置,那只能说明这个箱子可能直接连接着地下金库。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是舒伯特没有说过的,对杜林来说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信息。

    记录了一百元存款的存折在经理签字盖章交到了杜林的手里之后经理很礼貌的道别离开,杜林将存折随意的装进口袋里,他的目光移到了女孩的身上,“很感谢你帮我办了这个存折,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这真的是太失礼了。”,不得不说杜林装起斯文人的时候还是很唬人的,至少他的气质很符合。

    女孩想了想,娇笑着说道:“现在的男孩子都是这样和女孩们搭讪的吗?”,她一边将新的一套文件拿出来摆放好,一边说道:“我叫阿丽莎,很高兴认识你。”

    “好的,阿丽莎,我记住了,你什么时候下班?”

    阿丽莎有些意外,愣了一下,紧接着脸上又浮现出活泛着青春的笑容,“你想泡我?”,不等杜林反驳,她看了看站在远处的经理,低声说道:“银行的规章制度中禁止工作人员和客户交往,所以……”,她做出了一个很遗憾的动作,歉意的笑了笑。

    杜林却不管这么多,他又不是真的想要和这个女孩谈恋爱或是结婚,他只想知道那个如同垃圾桶一样的箱子,是不是直接通往地下金库。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衣角,抿嘴一笑,“我五点钟在外面等你下班,晚上一起喝一杯,不见不散。”

    阿丽莎看着杜林说出一番霸道的话之后径直离去,有些莫名其妙的同时,也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能够进入中央银行工作说明她有一个还算不错的家庭背景,越是优渥的家庭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子女,受到条条框框的限制也就越多。阿丽莎是奥尔奥多人,她来特耐尔工作的目的就是摆脱家人对她生活和命运的控制。在内心深处,她有些意动,日积月累的承受让她也有一些逆反的心理,一边说服自己不要相信一个陌生男孩的邀请,一边又不断的看着墙壁上挂着的时钟,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就在这样自己也说不明白的期待中,下班的钟声响起。她将桌子上的东西都收拾好之后补了一下妆,这才提着小坤包走出了银行的大门。她站在大门外的台阶上望向街道的两边,眼里深藏着的期待逐渐的退散,那个混蛋耍了自己!她有些愤愤的轻哼一声,下了台阶后朝着自己租来的居所快速的走去。

    只是……她总觉得有人在跟着自己,可每次回头她都没有发现任何有印象的面孔。就在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的时候,响亮的车喇叭让她微微一抖,她被吓着了。她望向了路边的车,刚准备瞪那个司机一眼以表达自己不满的时候,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收紧,露出了一个笑容。

    “我以为你会骂我!”,杜林从驾驶座上推门下来,为她打开了后车门,“请原谅我小小的玩笑,我只是想要判断一下你会不会拒绝我,毕竟在大街上被人拒绝是很尴尬的事情。”

    阿丽莎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她俯身钻进了汽车的后座,好奇的打量着这辆车,“这辆车是你的吗?”

    回到驾驶座上的杜林耸了耸肩膀,“应该是,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跑过来说我偷了他的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