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一章 这只是开始
    ,克斯玛帝国最新章节!

    幽静的夜晚城郊的农庄有些阴森恐怖,银色的月光铺在了烧焦的废墟上,几只野狗循着空气中一丝丝淡淡的腐臭味寻了过来,在废墟上不断的寻找。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只野狗加快的挖掘的速度,然后将脑袋塞进刚刚挖出的土坑里,欢喜的舔着。一股浓烈的臭味开始向外散发,但是对于这些野狗来说这无疑是最香甜的味道,因为这种味道代表着食物。

    寒冬中的尸体如果埋在地下可以保存很长一段时间,野外的环境如同天然的冰箱,让这些尸体腐烂分解的速度降到了最低。加上极低的气温,泥土中的霉菌活动速度极为缓慢,小虫子多数也陷入了冬眠之中,这才让这群野狗找到了可口的食物——一大块自然**到如同果冻一样的肉泥,和周围的泥土混在一起,呈现一种黑红色。

    更多的野狗加入到这场盛宴之中,忽略了周围环境上的变化,冬天的野外想要找点吃的可真不容易,它们已经饿了好长一段时间。

    接连两声枪响,两只野狗呜鸣着卷缩在地上疯狂的蹬着四肢,周围的野狗一瞬间就窜如黑暗中疯狂的奔向远方。

    艾尔利斯和都佛提着一个沉重的钢铁箱子走到废墟中一块地势较为低洼的地方,掀开了被杂草掩盖的地窖井盖,将箱子丢了进去。咚的一声闷响过后,又是一声闷响。两个箱子都丢了进去,然后站在地上的人们才从地窖口钻了进去。

    油灯被点亮,地窖中有一股难闻的味道,空气就像是发霉了一样,但是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两个箱子上。箱子制作的有些粗糙,不像贵族们使用的那些东西有精美的外形,但是不得不说这样的箱子反而很实用,因为它是一块钢锭整体挖出来的,没有焊接的缝隙,唯一的缝隙就是箱体和盖子之间一条连钞票都插不进去的缝隙。

    “格兰特,这个玩意怎么打开?”,杜林摆弄了两下,除了发现了两个钥匙孔之外,在箱子的表面上根本找不到其他什么东西。

    格兰特,就是劫掠押运车中活下来的押运员。

    杜林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他说过对方自己出来,他就放过他,但是他没有说过让对方离开,因为他还需要用到他。当艾尔利斯告诉杜林这一切的背后是普朗多在下黑手的时候,杜林就意识到他在特耐尔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他不报仇,普朗多也会主动找机会来干掉他,他的存在对于普朗多而言就是极大的危机。

    所以为了生存,为了复仇,他都必须干掉普朗多。普朗多不是什么传奇小说中连巨龙都不怕的神骑士,也不是无所不能整天藏在天空中偷窥人类的无良老头,那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可是杀死普朗多之后怎么办?他绝对没有办法在这座城市中继续立足,无论是市长、议员还是其他城市的管理者们都不放任一个敢于对他们这个阶级出手的小混混继续活在世界上,更不可能放任他在这座城市中继续奋斗,他必须离开,而且离的远远的。

    既然他已经决定要做什么,而且做完之后就要离开,那为什么不让利益最大化?稍微打听一下就能够知道帝国中央银行的金库里储存着一百万元的保证金,预防突然间爆发的灾难或者挤兑,如果能把这笔钱带走,那么无论杜林最后选择什么地方落脚,都可以尽快的恢复自己的实力和势力。

    他对帝国中央银行的金库,势在必得!

    所以他需要一个内部人来帮助他解决一下外人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格兰特被他拉上了贼船。

    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格兰特终于平静了很多,也接受了命运的指引,变得有些理所当然起来。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串钥匙,分别插进了两个箱子左侧的钥匙孔内,“在钥匙孔的侧面有一些非常小的字,这些字著名了箱子的发出方和接收方,发出方的钥匙在我们这里,但是接收方的钥匙在奥尔奥多中央银行分行金库负责人的手里。”,他拧动了钥匙,用力推了一下盖子,盖子纹丝不动,“只有两把钥匙同时转动后这个盖子才能打开,不然的话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大概这个盒子。”

    银行用于运输金钱和贵重物品的保险箱自然而然做得很坚固结实沉重,除了要防止劫匪最快的速度打开箱子尽可能拖延时间之外,还需要防止内部人员对这些金钱和贵重物品动手,谁都不能确定在漫长的押运过程中会不会有人生出私心打开箱子,所以箱子的设计和使用规章制定的很完善。

    杜林看了都佛一眼,都佛胳膊甩起来就给了格兰特一拳,打的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痛苦的捂着鼻子,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流出来,他却什么都不敢做,什么都不敢说。

    “知道为什么你要挨揍吗?”,杜林拍了拍手站了起来,给周围的同伴散了烟,格兰特想要解释什么的时候杜林摇了摇食指,他点上烟吸了一口,继续说道:“如果没有奥尔奥多的钥匙,你们就打不开这个箱子,是吗?”,格兰特点了点头,杜林笑说道:“那么请您告诉我,你们是如何把东西装进这个盒子里然后重新把盒子锁上的?”

    他掂了掂手里的钥匙,“我刚才拧动钥匙的时候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弹性的锁簧,这也就是说箱子不可能是打开运过来装满东西之后自动锁上的,一定有人做了这件事,但是你没有说。是你忘记了,还是有意的要欺骗我?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当然是金库管理员了,特耐尔城的中央银行金库一共有三名管理员,那把能打开盒子的钥匙就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钥匙只有一把,谁当值的时候就在谁的身上。从格兰特口中得知了这个人物之后,杜林安排了两步计划。

    第一步计划是找一个开锁匠来尝试开这个箱子,如果可以打开的话——无论他用什么办法,那么计划到此为止。但是如果打不开这个箱子,就需要进行第二步计划,那就是找来钥匙。钥匙并不好弄,因为三名管理员中有任何一个人失踪,或是丢失钥匙都会引起中央银行的警惕戒备,对杜林执行他预订的大计划会造成极大的障碍。

    所以怎么弄,这绝对是一个需要仔细筹划的过程,急不得。

    第二天,杜林独自一人回到了监狱,典狱长没有见他,不方便也不想见。不是谁都有足够的胸襟去平静的面对一个一边贿赂自己一边拿自己全家性命威胁自己的人,当然他同意了杜林“探亲”的要求,让他见到了那个疯子。

    这个疯子之前据说是帝国中央银行特耐尔支行的负责人,后来因为监守自盗以及一级谋杀被判无期徒刑。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无期徒刑和一千年有期徒刑最大的区别在于无期徒刑不能减刑,但是一千年有期徒刑可以减刑,也许没有人能够顶着几百年有期徒刑还能够出去,但这至少给了这群人渣一个可以活着出去的希望,让他们不至于破罐子破摔。

    见到那个疯子的时候,杜林让狱警离开了房间,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个科技树点歪也相对落后的世界里,窃听器什么的虽然有,但绝对不会用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这件事上。杜林拿出几盒香烟,推了过去,“东西到手了,但是打不开!”

    那个疯子浑浊的眼睛一亮,他将香烟都塞进了怀里,然后压低了声音,“你真的做了?”

    “那还有假?他们拿走了属于我的东西,我自然会去拿回来。”,杜林又拿出一盒香烟拆开,递了一根过去,“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箱子如果不用钥匙能不能打开,第二个问题,你把没有说完的话说完。”

    蓬头垢发的疯子贪婪的嗅着烟草的味道,然后点着,享受的吸了一口,缓缓的吁出,“如果你能耗得起时间,去古里的炼钢厂,他们有办法打开箱子,但是箱子里面的东西会有一大半在打开的过程中损坏掉。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他沉默了一会,才缓缓说道:“那是一栋老建筑!”

    老建筑是指修建于卫国战争之前,帝国中央银行一直以来都是帝国最大最富有的怪兽,他们修建了一个独立的建筑与用于开展银行工作。在地面上,银行整体结构有三层,高达接近二十米。在地下,也有差不多二十米深的地下建筑。里面除了金库之外,还有一个整套的生存系统,包括了储水池、食物储存室和曜晶储存室等一系列生活必备物资的储藏室。

    如果把中央银行的建筑博彻底的从世界上剥离出来,它就是一个巨大的正方体,上半部分不做赘述,下半部分是一个只有两个进出口的长方体。一个进出口在银行内部,一个进出口连接着排污管道。排污管道的设计如同咬合的齿轮,每隔三分钟就会进行一次咬合,这么做的目的除了杜绝有人通过排污管道进入真正的银行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粉碎一些可能造成管道堵塞的大型垃圾。想要从排污管道进入银行,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些人为了储存一百万的保证金,用价值数百万的建筑物和机械结构去保护,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这么做值得不值得。

    那么唯一能够进入银行金库的地方,只能通过银行内部的电梯,但同样需要一些钥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