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九章 抢劫
    肯特是一个很大众的名字,就像他没有一个显赫的姓氏那样,在新党执政之后他的好日子来了,因为他之前为贵族驾车的特殊习惯和关系,成为了一名帝国中央银行的押款员,也是一名司机。特耐尔城不大,整个城市只有一座银行,也就是帝国中央银行。按理来说只有这么一根独苗的帝国中央银行不需要任何的资金押送,可实际上每个月都需要向州银行押送一批储蓄款,还有一些需要安置到州行的贵重物品。

    这是例行公事,特耐尔城帝国中央银行的储备款上限是一百万,超过的钱以及尊贵的客人们声明需要安置到州行的贵重物品,都会在这一天被运往奥尔奥多进行储存转运。肯特之所以能够成为押款车上的司机,一来是他有丰富的应急经验,二来是他开的车足够稳。

    他如同以前每次工作时那样,在早上七点半钟准时的出门,骑着新买来的自行车穿越过三条街道后将自行车推进帝国中央银行的后门里,他之前有一部自行车,只是三五分钟没有留意到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在那之后无论他做任何事情,都会先把自己的自行车放好。紧接着他穿上了厚重的防弹衣——拥有数层帆布并且填充了细沙的防弹衣,这玩意很重,可是能够有效的抵挡手枪子弹的射击,以及远距离步枪子弹的射击。

    尽管从事这份工作已经有七个年头,没有碰到过任何一次意外,但规章制度就是规章制度,不会因为其他因素就发生改变。穿好了防弹衣之后他戴上了防火手套并且还戴上了头盔,这些装备都是为了保护司机的安全而特别定做的。这个世界没有防弹玻璃,所以押运车的正面是两层铁丝网,中间夹着一层玻璃,万一遇到了什么特殊的情况劫匪极有可能从正面攻击击毙驾驶员,从而迫使押运车停下来。

    他将一把手枪塞进了枪套里,打开厚重的车门,坐在了驾驶位上,点火发动,将押运车倒至银行内部的装载平台。他将驾驶室所有的车门锁和安全锁都落下来,用力推了推确保没有隐患之后叼着烟,哼起了小曲。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负责的工作,任何人都不能代替别人做其他人的工作,这是制度问题,只有严格的遵守了制度才能在帝国中央银行生存下去。

    两名全副武装的武装押运员先一步进入了厢式车的车厢里,然后银行的工作人员推着两辆推车将一箱子钱和一箱子贵重物品装进了押运车内,在本次负责押运的主要负责人签字确认之后,这辆载了四名武装人员以及一名司机的押运车,从帝国中央银行后门的停卸区驶了出来,顺着道路朝着奥尔奥多的方向前进。

    车子的车速不快,大概只有每小时只有四十公里的样子,沉重的车身让速度很难提高,其次也是为了避免在高速行驶的过程中遇到特殊情况发生翻覆的现象。一如以往那样没有丝毫的波澜,甚至连关注这辆车的人都没有几个,车子经过三十多分钟的路途,进入了郊区。进入郊区之后车厢里发出了敲击声,这种信号提示肯特要加快速度,对此肯特将动力踏板深深的踩下作为回应。

    车子的速度快了许多,产生了些许的颠簸,车厢里的武装人员们反倒安静了下来。从特耐尔到奥尔奥多是一段不近的路,以现在差不多每小时五六十公里的速度,需要两天时间才能够到达奥尔奥多。在这漫长枯燥的时间里,除了睡觉之外可能赌博就是唯一的消遣。曾经有人向银行方面反应能不能增加一些其他的娱乐项目被驳回之后,这就是他们唯一消磨时间的方式了。

    脱掉了沉重的防弹衣,摘掉了头盔,他们穿着内衣盘腿坐在温暖的车厢里,从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了一副扑克,把一些食物袋打开后放在了身边伸手能够摸到的地方,开始了如同日常一般的游戏。在驾驶室开车的肯特也摘掉了头盔,解开了防弹衣的扣子,这套装备压的他都快喘不过气来。他从口袋一个纸袋里掏出一颗烘焙过阴干的牛肉粒塞进嘴里,欢快的哼唱起了最流行的歌曲,似乎对押运车的超速和自己不规范的行为一点也不在意。

    “他们离开城市之后车速就会有明显的提升,这是他们致命的错误之一!”

    潜伏在道路两边荒野中的艾尔利斯想起了杜林在行动之前告诉他的东西,这些东西也不是杜林自己发现的,而是监狱里一个“疯子”说出来的,一个重型犯,因残忍的杀害了四名无辜的路人被判七百三十年有期徒刑。据他自己说他杀的不是路人,而是一群企图拿了他的钱却不打算给他“紫色精灵”的药贩子。紫色精灵是一些人对麻醉药的别称,那些有心瘾的人很喜欢这个名字,觉得很形象。

    这个家伙和杜林打过交道,他找杜林要了几根烟,并且以这些情报作为交换。他自己说他不止一次观察过这些押运车,目的就是想要赚一笔之后跑路,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被抓了起来。他希望杜林能够完成这一壮举之后,多少给他上点私账,让他在监狱里好过一点。

    押运车很快就遇到了一些不是麻烦的小麻烦,道路上的碎石头变得多了起来,这很正常。城市外的荒野中风很大也很强,经常会把一些土块、石块吹到道路上。不过在押运车高速行驶的时候,这些小麻烦就令人不厌其烦了。颠簸的押运车让一些储存水的器皿跳了起来,把车厢里弄得一片狼藉。负责人拉开了车厢和驾驶室之间用于交流几乎完全密封的小窗户,要求肯特把车在一边。他们不仅需要清理一些翻洒的饮用水和食物,还需要上厕所。

    “致命错误之二,设计押运车的设计师没有考虑要为押运车车厢内规划一个用于排泄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