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七章 风口
    一个人的反应速度最快是多少?

    一个普通人的反应速度大概在零点五秒左右,年轻人的反应速度快一点,约有零点三秒到零点四秒之间。受过专业军事训练的探员们反应速度只有零点二秒,在这五分之一的时间里通过视觉和听觉来判断自己是否安全,是否需要还击,然后会在零点五秒左右拔出手枪做出最终的判断。

    总体来说当一个探员面临可能存在的危险时,他大概需要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来确认危险并且确认是否需要反击。这是正常的情况,还有一些不正常的情况的,比如说情绪波动强烈的时候,这个速度可能会因为兴奋或是愤怒有一些细小的变化。比如说提高了反应速度但是降低了判断的速度,然后凭借本能的驱使,做出了训练和职业生涯中最常做的动作。

    修恩快若闪电的手抓住手枪的一瞬间屋外的人就听见了两声枪响,紧随其后的探员们一惊,立刻举着枪冲了过去,当他们与修恩并排站着的时候,目光所及之处,是两名倒在血泊中的孩子。幼小的身体还在微微抽搐,滚热的鲜血让屋外吹进来的冷空气中多了一丝水热气。

    一名看上去穿着得体的女人从房间里跑了出来,然后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胸口,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阁楼上沉重的脚步声让人心里有些不安,一个穿着格子毛衬衫的男人提着一把斧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口中大声的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在他焦急的目光触及到地上血泊中孩子的身体时,身体如同被电击了一般颤抖了起来。他僵硬的目光从孩子们的身上,移动到了黑着脸站在门口的修恩身上。

    男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有人闯进了他的家里,然后开枪打死了他的儿子。他冲下楼梯的同时被惊变震怒的情绪让他举起了斧子。

    然后枪声再一次的响起,不止一次。

    平静的房子里再也没有了任何属于其他人的声音,所有的探员都沉默了下来,他们是精英,自然知道他们面对的情况说明了什么,有人在给他们的局长下套,更麻烦的是他们的局长毫不犹豫的踩了进去。接下来怎么处理,绝对是关系到特耐尔城违禁品调查局是否能够担当起责任的重要问题。

    这里是中产阶级居住的地方,周围已经有些居民围了过来,中产阶级在整个社会体系中的数量不是最多的,但是能量却是最可怕的。如果说一个国家是山巅之上宏大华美的宫殿,那么底层阶级就是那座山,中产阶级就是扎根于山体中的地基。一旦地基碎裂,宫殿自然会碎裂崩塌。

    这群人如果闹起来,肯定会成为一个巨大的政治事件,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违禁品调查局在整个帝国的布局问题。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修恩的身上,修恩此时的怒气也因枪杀了一家无辜的平民而彻底的发泄出去。他走到两个孩子的身边,弯下腰,将他们手里的手枪捡了起来。毫无疑问的这两把轻的几乎没有任何手感的手枪只是一个玩具,不具备任何杀伤力。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他根本没有辨别这些手枪的真实性就开了枪,现在他必须为自己制造的麻烦买单。

    “我怀疑这一家人涉嫌储存、走私、贩卖违禁品,立刻搜索这栋房子!”,他脸色在变化了数次之后,坦然的说出了这句话,他不能在这里跌倒,他还有远大的抱负和理想,怎么可能因为这样一些小事情就被困在无穷无尽的官司和牢狱之中?作为目前权力被无限放大的违禁品调查局局长,他可能需要滥用职权了。

    不过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因为他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邪恶还没有被制裁,正义怎么能先褪去光芒?

    大脑略微空白片刻的探员们顿时明白了过来,他们沉默的开始按照程序封锁了这栋房子,驱逐一些围观的居民。

    这栋房子的主人很爱干净,而且做事应该很有条理,家中的布置非常的简练,这一点从厨房中厨具的摆放就可以看出来。制作早餐的东西摆放在了一起,不需要跨越式的来回移动就可以轻松的在厨房的一角完成早餐的烹饪工作。午餐和晚餐才会用的到烹饪工具放在了炉子的另外一边,很有规划性的摆放说明这家主人应该是一个具有一定文化程度,并且很会计划的人,他或者她可能有一个会计之类的工作。

    修恩拧开了咖啡机,滤网下的小杯子里很快就积攒了不少褐色的液体,一种特殊的香醇味道飘散了出来,他瞥了一眼放在砧板上已经打松去掉精膜的牛肉,拧开了火炉的开关,在煎盘里放了两块黄油,将牛排放了进去。滋啦啦的煎炸声以及腾起的油烟让修恩的口腔中分泌出更多的唾液,他很认真的用夹子不断翻转煎盘里的牛排,认真的就像在真的在为自己准备一份丰盛的晚餐。

    如果有一点红酒就更好了!

    修恩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心态是不是出了问题,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周围忙碌的探员就好像不存在,他悠闲的端着盛放着牛排的盘子坐在了餐桌边上,系着一条粉红色带条纹的餐巾,拿起了刀叉开始享受这份只有六分熟的牛排。

    “找到了!”,一名探员领着一个被撕裂的枕头,里面有铅笔粗,直径不超过五毫米,长度不超过两厘米的密封玻璃器皿,里面有一些淡紫色的液体。这种液体是从鬼脸菇中提取出来的致幻成分加上了一些药物的配给,用于手术中的麻醉。当然,这种麻醉药能够阻断疼痛信号的同时,也会给使用者释放大量的幻觉信息,被帝国打上了“危险违禁品”的标签。这种东西不会产生生理上的依赖性,但是致幻的过程中容易导致使用者产生各种幻觉对自己,对他人造成伤害,所以被彻底的禁止了,只有医院和管理局签字之后才能够用于麻醉注射。

    修恩慢条斯理的切着盘子中的牛排,随着餐刀的挤压粉色的血水混合着肉汁从牛排的肌肉文理中溢了出来,他偏着头扫了一眼,耸了耸肩膀,“在面对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罪犯情绪激动,尝试攻击探员,被合法击毙,你们写个报告给我。”,他继续品尝着美味的牛排,这些供给于中产阶级的牛排就是比那些廉价的牛排要好吃的多,“现在的罪犯真实太可怕了!这也说明了我们存在的价值和必要性!”

    第二天一大早,平静的特耐尔城中就多了一丝躁动,最先报道的是特耐尔日报,在报纸上发布文章的编辑用一种充满了审视的口吻严厉的审问着昨天发生的这件事,在没有任何证人在场的情况下,违禁品调查局居然击毙了一家四口,到底是怎样的“暴徒”才能够如此凶恶的让rca探员们在第一时间就击毙所有的“暴徒”,其中还包括了两个只有几岁大的孩子?

    紧接着无论是日报还是娱乐性的报纸都在报道这件事,直接将违禁品调查局推上了风口浪尖。一些中产阶级甚至自发的站在了市政大厅外举起了旗帜,要求审查修恩,查清楚之前发生的案件到底是真的“案件”,还是一场蓄意的“谋杀”。情绪激动的人群几次想要冲进市政大厅,都被门外的警察阻拦了下来。

    彼得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上放开了手中弯曲的百叶窗,他转身走到办公桌后坐了下来,这一幕是他们商量好的,但是其中也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变故,比如说修恩还枪杀了两个无辜的成年人。虽然事情有些意外发生,但是总体还在他们的接受范围之内。他已经连夜写了一封信寄往奥尔奥多,向州长提起对修恩的控诉,认为他在没有辨别出真实情况下,枪杀了无辜的市民。

    这些脏水泼到了修恩的身上就算他浑身是嘴恐怕都说不清楚,哪怕他从那个房子里搜出了“麻醉药”,可只有麻醉药是没有用的。说他们储存、走私、贩卖这些违禁品,没有问题,那么请查清楚他们是如何储存、如何走私、贩卖给了谁,否则就无法洗脱修恩身上的罪名,反而会让他的罪名更加的严重。这已经不只是误杀的问题,还涉及到可能存在的谋杀和栽赃、滥用职权等一系列的罪名。

    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恐怕修恩都没有机会回到特耐尔来干扰这座城市规则的正常运转,搞不好他还会被关押进特耐尔地区监狱里。想起修恩之前油盐不进的样子,市长大人轻蔑的撇了撇嘴,在这座城市中,还没有人能够斗得过他,这里是他的主场,他才是这里的主宰!

    彼得笑着从桌子上拿出一只乐土,笑眯眯的吸了起来,接下来就看修恩和那位州长大人,怎么破解他的这次进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