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六章 陷阱
    “程度差不多了,可以找个机会让他犯错了!”,老人家摘掉了手上布满了泥垢的工作手套丢到了一边,看着沐浴着阳光的盆栽格外的满意,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了。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不愿意有太多的走动,也有可能是怀着对植物长青的渴望,希望自己和这些绿色的植物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也能被感染一些长青的东西,总之他沉浸在盆栽园林的工艺之中。他舒展了一下身体,发出了几声类似骨头错位的身影,惬意的舒了一口气,“年纪大了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他背着光,转身看向一名肤色略黑的省雅人,似笑非笑的眼神背后是如寒冰一样的冷漠,“你知道这座城市每年能给我们带来多少不在账面上的利润吗?”,不等那个肤色略黑的省雅人说话,他就自问自答道:“一百六十万星元,是不是很夸张,有没有吓到你?”,说着他声音一顿,自嘲的笑道:“我都忘了,你去过大城市,那边的收入比这边更高!”

    如果有外人在,恐怕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边境上的小城市每年灰色的收入高达一百六十万,按照官方的数据统计,这可比这座城市的年纳税总金额要高出十几二十倍,是城市总产值的二分之一。这么巨大的一笔收入,居然来自于灰色的收入!但如果把这笔收入细化到每一个项目,每一个执行者,每一个盈利点,那么也不是那么的夸张。

    有技术的女人、贩卖私酒的酒吧、人口的走私贩卖、违禁品的运输、安乐费的收入、敲诈勒索等众多的灰色收入加在一起才一百六十万,给人的感觉似乎还少了一点。

    他对面站在阳光下的省雅人略微点了一下头,这个家伙就是刘易斯,见过大码头的新一代地下王国的国王。他是老人的“部下”,这次把他从外面调回来的主要目的,除了填补歌多尔死去之后的空档之外,也希望能够通过他来对付修恩。

    老人继续说道,“但是你知道这个月汇入帝国中央银行的收入是多少吗?六万多星元,不到以前的一半。这个数字本来应该随着第二次禁酒令的发布成倍数的提高,但是它现在不仅没有提高,反而只有过去的一半,问题出在哪?”,老人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一株病歪歪的盆栽面前,直接将架子推到。

    盆栽摔倒在地上,裂开的花盆散落一地,花盆中紧实的泥土也被震散,露出了腐烂的根梢,“问题就出在修恩的身上,他的手伸得太长了,不仅对私酒的生意插手,最近我听说他还在插手羊圈的生意?”

    刘易斯点了点头,羊圈是一句黑话,意思是指买卖人口的生意。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生意很难理解其中的惊人的利润,绑架一个女孩或是一个男孩对于帮派来说是没有任何成本的,只要他们选中了目标,只需要把人抓回来就可以了。没有任何的前期投入,没有任何的后期维持资金,但是他们绑回来的人口,却能够卖出很高的价格。

    可以说这是没有本钱,盈利率高达万倍的买卖。

    各方面都很优秀的女孩或者男孩会在其他发达的地方以拍卖的方式出售,品质越高,拍卖的价格也就越高,有时候甚至会出现几万块十几万块的超高价格。至于品质低的也不会亏本,少的一两千,多的七八千,从来没有滞销这么一说。

    私酒、人口,可以说是特耐尔灰色收入的两大支柱。现在修恩把私酒的腿给打折了,还打算插手人口的买卖,这已经触动了特耐尔城既得利益者的核心利益,所以他们必须把修恩从特耐尔赶出去,或是让他永远的闭嘴。

    为此这些人制定了一个计划,然后选择了一个计划的执行者,也就是刘易斯。

    老人抿了抿嘴,摘掉了金丝边眼睛,揉了揉深陷在眼眶里的眼睛,“按照我们之前说好的做,如果他不低头,就送他去见天主!”,老人与刘易斯错身而过,刘易斯弯腰低头,没有一丝的迟疑。他去过大城市,更加了解到一座城市里的核心的能量有多么大,那根本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做好这件事,你就是下水道的国王。做不好,你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

    老人回到了书房里,坐在窗户边上,透过玻璃窗投射进来的光线让他全身都暖洋洋的,他翻开书本,从早晨阅读到的地方继续阅读,但是心中却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修恩当街以很粗暴的方式对待一个线人的时候,这个消息就已经快速的传入到城市头头脑脑的耳朵里,他们都在等这个时机。冷静时的修恩不那么好对付,他们也逐渐的体会到马格斯的真正用意,借助儿子的死作为借口强行推动违禁品调查局的成立,这一刀宰的的确够狠,好在他们已经拿出了应对的办法。

    在前期他们派出了掮客想要贿赂修恩,不过那个家伙现在还被关在违禁品调查局内,理由是涉嫌运输违禁品。之后他们也通过威胁恐吓的方式警告过修恩,但是都被修恩一一无视了。想要杀死修恩其实有很多的办法,可是考虑到修恩的上司就是新来的州长,他们就不能一上来就用那么粗暴的方式,所以他们选择了遵守游戏规则,让修恩出错。

    只要修恩出错,他就没有理由继续留在这座城市里,换一个人来,未必就有修恩那么决绝。

    前期一系列的错误的情报目的就是让修恩感觉到自己被这座城市玩弄了,让他有一种愤怒又没有地方爆发的冲动,他就像是一个皮球,当皮球里的气达到了皮球能够承载的临界点,这个时候只需要轻轻的一碰——嘭!

    解决掉修恩,这座城市又会回归平静,一如之前的样子。

    老人沉下心来,全身心的投入到阅读当中。

    平静的日子并没有度过几天,修恩就知道他又被耍了,随行的穿着印有rca字样的探员们脸色异样的从房子里走出来,纷纷绕过修恩,生怕成为了他泄气的对象。最近一段时间修恩的脾气越来越坏,好在大家也能够理解。除了每天按时扫荡酒吧和一些娱乐场所检查是否有违禁品出售之外,他们在其他方面没有多少建树,反倒是几乎每天都要被戏耍一次,甚至两三次。

    今天的情况也是一样,有人将一个信封塞进了违禁品调查局的邮箱里,说是在这里有人私藏和出售麻醉药。修恩立刻就带人越过了半个城市来到了这里,结果是除了灰尘和老鼠什么都没有发现。有时候他在接到情报和线索的时候,就已经有一种预感自己被人耍了,但是他又不能不来,又不能不武装齐全的过来,万一是真的怎么办?

    再一次被人戏耍之后的修恩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极为难看的喊了一句收队,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小孩子抱着一个盒子跑了过来,站在了他的面前。

    “有人让我把这个给您,但是您要给我一块钱。”,孩子紧紧的抱着盒子,瞪着单纯的大眼睛望着修恩,大有你不给钱我就不给你东西的坚决。

    修恩表情有些怪异,他还是掏出了一块钱塞进了孩子的手里,孩子眉开眼笑的把盒子递给了修恩,转身蹦蹦跳跳的走了。孩子的出现让修恩的心情好了一点,他拿着手中差不多二十公分宽的正方形盒子晃了晃,里面没有什么东西被晃动的声音,又掂了掂,也不是很重。他想了一下决定还是打开了盒子,就在他打开盒子的那一瞬间嘭的一声,白色的烟雾瞬间弥漫开。

    那些有些丧气的探员们顿时紧张的找好掩体,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戒备的望着四周。有两人冲进了烟雾里,不一会就一边咳嗽一边把修恩拉了出来。

    他没有受伤,那些白色的粉末也不是什么致命的毒粉,那只是很普通的面粉。但正是因为这样的行为和结果,让修恩更加的愤怒了,他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他的目光森然的望向周边一栋栋独立的房屋,望向了那些房屋上一闪闪或开或关的窗户。他明白,有人正在观察他,可能还在为这样的“恶作剧”而欢笑。

    他一边擦着脸上的面粉,一边瓮声瓮气的问道:“刚才那个该死的小鬼跑向了什么地方?”

    这附近居住的都是中产家庭,每家每户都有独立的房子和院子,街道也非常的整齐有序,有人立刻指着向前第四栋房子说道:“他跑进了那个房子里!”

    修恩说了一句跟上,立刻带着人大步的追了过去,他想知道是谁在暗地中看他的笑话,也想知道是谁整天这样的戏耍他。他已经要爆了,剧烈起伏的胸口中被点燃的火焰几乎能染红整个天空!

    就在他愕然于房门一推就开的瞬间,两个手持手枪的孩子冲了出来,拿着枪对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