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五章 刘易斯
    杜林手里两张有些折痕的十元面额纸币牢牢的吸引着威廉的目光,如果不是考虑到自己的小身板不适合战斗,如果不是考虑到对方有两个人,他甚至都生出了抢劫的想法。他心头的跃动让血液的流速变得更快,面色也变得更加的红润。二十块钱不是一笔小钱,对他这样厮混在这种场合和档次的情报贩子来说,这可能是一周时间或者更多时间才能赚到的钱。

    情报这个东西贬值的很快,刚刚他以三块钱卖出去的情报,可能现在他转身回去的时候已经一文不值,情报是快钱,持久不了。而且很多时候买来的情报还没有来得及卖出去,其他地方就已经泛滥并且蔓延过来。每一次情报的买卖都是一场赌博,赚的其实也是辛苦钱,还要面对极有可能来自情报内容当事人的追查。

    所以他看见这二十块钱的时候,就发誓一定要拿到手。他佝着腰,露出了自己最谦卑的模样,嘴角咧的都能挂在耳朵上面,轻微连续的点着头,“您可能不知道,在这两个街区里,谁都知道我威廉的名声。没有我弄不来的情报……”,这是他对自己的吹嘘,同时也在暗示下一句他没有说出来的话——只要你有足够的钱。

    他相信眼前的这两个有些年轻的小伙子能够听懂他要说的,所以他略带着自信和骄傲的笑着。

    杜林手中的纸币在指间翻来覆去,他玩味的笑了笑,“我要的消息很简单……”,在杜林说话的时候,都佛已经向旁边挪了挪,挡住了通往巷口的通道,杜林一转身靠在了酒吧的后门上,彻底堵死了威廉的退路。如果威廉这个时候没有被二十块钱的报酬遮住双眼,他应该能够感觉到这些人淡淡的恶意,可惜,他没钱遮蔽了双眼,还是一幅谄媚的样子。

    “我只是想知道,是谁让你传假消息给修恩的。”

    威廉愣了一下,他似乎没有第一时间听明白杜林说了什么,等他在细细琢磨的一瞬间,一股如同被电击一样的酥麻感瞬间充斥着他的身体,他的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一哆嗦皮肤上起满了鸡皮疙瘩。在他转身冲向都佛的瞬间,杜林推了一把。重心失衡之下他狼狈的向前踉跄了几步,一头栽在了后巷充满了腥臭味的地上,摔个了狗吃屎。

    都佛一脚踏在他的背上,伸出手揪住他的头发向上提着,借助酒吧后门口的一盏白炽灯勉强能够看清他脸上表情细微的变化。充满了恐惧微微颤抖的苹果肌里就像藏着不安分的小老鼠。

    耳边传来轻轻的踢踏声让威廉的颤抖加剧,他仰着头,看着一个背着光的黑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慌乱的眼神看向了其他地方。

    “瞧,我我就知道你在说谎,你不是说你的消息是最全最新的吗?”

    威廉虽然恐惧,可依然紧闭着嘴巴。他不说,未必会死,但是说了肯定活不长。歌多尔完蛋之后火焰骷髅那伙人立刻开始了扫荡各处地盘,在没有人可以制止他的情况下,现在整个城市的地下世界几乎都被他们牢牢的控制。就在前段时间里火焰骷髅的核心成员中还爆发了一场短暂的内斗,原来的首领被宰了,一个不起眼的家伙成功上位。

    这个叫做刘易斯大概三十多岁,省雅人,一口别扭的北方口音。他比之前的首领更加的果断,更加的狠辣,也更加的果决。只要是有人敢于触碰他制定的规则,他就绝对不会留情的下狠手,不管那么人是谁,和他关系有多好。严格执行的残酷法则让整个地下世界都在悄然的发生变化,而给威廉任务的那个背后指使者,就是刘易斯派来的人。

    他是情报贩子,所以知道很多消息,正是因为他知道很多消息,所以他才更加的恐惧。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如果一个人真的不顾一切的想要获取一条信息,那么这条信息就不可能被任何人隐藏得住,可能此时的门后就有人在偷听,可能三楼那扇打开的黑洞洞的窗户内就藏着一双耳朵。

    他不敢说,他不想死。

    他意外的冷静了下来。

    “看来我们的朋友是一条硬汉,那么就应该给予他应有的待遇!”,杜林其实是在说笑,一群靠出卖来赚钱的人有几个是硬汉?一个都没有,威廉现在不说只是他认为他不说所承受的结果,远远没有他说出来承受的结果更致命。杜林需要让他清醒的认识到,两个结果其实是一样的,只是时间问题。

    都佛另外一只手翻了一下,手中就多出了一把匕首,这把匕首刀刃部分有两寸长,只有一根手指那么宽,锋利的弧线形刃口在夜色与灯光下反射着淡淡的寒芒。他将刃口抵在了威廉的脖子上,只是这么见到那的一抵,威廉的脖子上就出现了一条血线。

    杜林蹲了下来,双手架在膝盖上,拍了拍威廉的脸颊,“你信天主吗?”,他指了指天,“很多人都信天主,认为死后会重新回归天主的怀抱,去天国享受无穷无尽的喜乐安康。一些人一边默念着天主的名字,一边做坏事,他们总是以为这样也能上天国,你是这样的人吗?你虔诚的信仰着天主,并且肯定自己死后能去天国吗?”

    清澈带着一丝丝黏性的口水从威廉的嘴角流出来,他想要将口中分泌的口水咽下去,可是喉咙处压着的刀刃让他不敢有吞咽的动作。眼神中透着哀求,他不想死,也不想说。

    “你一定是一个虔诚的教徒,天主他老人家见到你的时候一定会非常高兴,因为在他的信徒中多了一个以出卖和背叛为生的新族群。”,说着杜林伸出食指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既然我们的情报商人有良好的职业道德,我们就不应该为难他,送他去见天主吧!”

    下一秒威廉就能感觉到,杜林不是在吓他,抓着他头发的那个家伙更加用力将他的头向上拽,脖子绷的紧紧的,他能够感觉到刃口已经切入皮肤,生命危在旦夕。他在这危急关头用尽了全身力气向后一仰,躲掉了切开他喉咙的那一刀,“我说,别杀我,我说!”

    杜林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他做了一个手势,都佛松开了腿脚,把威廉从地上拉了起来。杜林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之后塞进了威廉的口中,还帮他整理了一下弄乱的头发,“瞧,不是那么困难,不是么?说出我想要的,我离开这,你也离开这。”,杜林文雅的就像是一个上流社会中的绅士,他微笑的样子很难让人生出恶感,但是在威廉的眼里,杜林就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威廉捂着脖子,一条一寸长细窄的口子正在向外溢着鲜血,血流出来的速度并不快,伤口也不深,不是致命伤。他猛烈跳动的心脏让他心底滋生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求生**。他不想在这一刻失去生命,他也不信仰天上那个老混球,他只相信自己和自己口袋里的钱。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不断的在周围的窗户以及巷口来回的扫荡,压低了声音说道:“是刘易斯的人来通知我的,我都说了,能放我离开吗?”

    刘易斯?

    杜林才刚刚出来,他并不知道什么刘易斯,他关注的重点也不在这里。尽管在前段时间他听新进去的犯人说过这个名字,但没有详细的了解。他沉吟了片刻,然后抬起了手。

    威廉被杜林的动作吓的身体都哆嗦了一下,他向后仰着,背部紧贴着墙壁,双手护住了脑袋。但是预料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透过胳膊之间的缝隙,他看见了杜林将他不久前梦寐以求的二十块钱,叠好之后塞进了他上衣胸口的口袋里。

    “说说这个刘易斯,我刚刚从外地回来,对这里的新情况不太了解。”

    威廉的瞳孔骤然间收缩了一下,有时候不得不佩服这些整天和信息与情报打交道的人,就在前几天人们还讨论过即将出狱的杜林会不会继续留在特耐尔,现在这位大佬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杜林的外表,还偷偷瞟了一眼都佛,再三确认之下可以肯定,眼前的这两个家伙,就是杜林和都佛。

    在他松了一口气,杜林崛起的很快,伴随着相对残暴与残忍的手段,但是与这些反面消息相反的是,在这个城市中,杜林是很守信用的家伙。这就让他放松了不少,他知道如何与这类人打交道,只要满足对方的需求,就肯定不会有事。于是他放下了胳膊,用较慢的语速把杜林想要知道的都告诉了他。

    刘易斯是一个陌生的家伙,不过也不是完全的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细,这个家伙因为好几次袭击案入狱数次,后来消失了一段时间,人们也逐渐的把他忘记了。这段时间差不多有五年到六年左右,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情。这次他一回来就稳稳的拿住了火焰骷髅,在情报圈子里也开始流传一条没有经过确认的小道消息,说刘易斯其实投靠了一位大人物,被大人物派去了其他地方做事。

    至于为什么现在要回来,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