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三章 作风
    很快路边就有一些人在围观,对此修恩就像没有看见一样。不知道是因为在长时间的被监控生活中累积了太多的怨气需要发泄,还是最近一段时间的压力太大,总之他需要一个可以宣泄的途径。毫无疑问,折腾一个欺骗了自己的线人,无疑是一种很好的解压方式。他走到那个小个子边上,看了一眼从膝盖上方戳穿了肌肉露出了的一小节锋利的腿骨,修恩嘿嘿的冷笑了几声,笑的那个家伙身体剧烈的抖动着。

    “来,继续跑,今天只要你能从这里跑出一百米,之前你欺骗我的事情我可以不和你计较,还会送你去医院。但是如果你跑不出一百米,你知道你要做什么!”

    别说一百米,就算是十米都是很艰难的事情,疼痛无时无刻不在折磨这个可怜的家伙,他双手紧紧的掐住大腿,惊恐的望着伤口中不断渗出的鲜血,杜林怀疑他根本就没有在听修恩说什么。

    果不其然,当他痛哭流涕的抬头望向修恩的眼睛里除了恨意和恐惧之外只剩下茫然,修恩有些羞怒的将他又提了起来,然后再次用力一推。可怜的家伙无论他愿不愿意,他那条断腿都会在摔倒的过程中承受一定的力量。这和控制力无关,是一种经过三十四年不断累积出的本能在作祟。

    他再次惨嚎着摔倒在地上,掐着自己的大腿疼的打滚,围观的人群中也传出了一阵阵抽凉气的声音。

    修恩抬头望了望周围围观的人群,这些不明真相的路人纷纷退了一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探员了,他是一个机构的主要负责人,他也算是一个“脸面”人物。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地上的家伙,拽着他的那条好腿,将他拖进了车里。在这个过程中那个家伙无力的挣扎了几下,可惜他的脸和修恩的鞋底亲密的接触了几次之后,就放弃了徒劳的抵抗。

    人们见到没有热闹看了,也就自然而然的散去,两辆车一前一后朝着城外开去。躺在后排车厢底上的倒霉蛋一边哭一边求饶,可是修恩这次仿佛是铁了心要竖立一个典型。要怪只能怪他运气不好,撞在了修恩的枪口上,成为了修恩竖立典型的“榜样”。

    车子越往郊外开,那家伙的求饶声也就越大,他生怕修恩到了郊外一个不顺心的情况下就把他给宰了然后随便找个地方埋了。越胆小的人越是珍惜自己的性命,如果不是腿不方便,他恨不得爬出去跪在修恩的面前请求他的宽恕。

    车子最后停在了城市圈的边沿,一条马路之隔的外部都是荒草,如果此时是夏天的话还会有许多矮灌木和一些高个子的植物,将野外遮挡的严严实实。修恩把那个家伙从车子后排上拖了下来,然后从口袋里掏了一根烟给自己点上,紧接着就掏出了手枪。他对着那家伙另外一条完好无损的腿说道:“如果不想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坐轮椅度过,我觉得你应该提供一些什么有价值的情报,比如说是谁让你给了我一个错误的情报,耽误了我清查仓库的时机?”

    一头冷汗的倒霉蛋只是回答的稍微迟了一点,从修恩问完话到他开始回答,中间相差了不到五秒,一个子弹就穿透了他的大腿,滚烫的弹壳穿透他的大腿后留在了他皮肤和沙土地之间,他没有感觉到枪伤疼痛的时候先一步感觉到烫伤的疼痛,身体哆嗦了一下,一股腥黄的液体就从他的裆裤溢出来。

    “第二次,是谁让你给了我错误的情报,他叫什么名字,居住在什么地方,喜欢在什么地方出没。如果你还让我等待,第三次我的子弹就会穿透你的脑袋,你有三秒钟的时间,现在你可以回答了!”,修恩抬起胳膊看着手腕上的手表,还没有等他报出第一个数字的时候,那个家伙就立刻回到了他的答案。

    “他叫威廉,居住在七号大街和五号大街交口向北两百米的‘康来乐俱乐部’旁,他每天都会在俱乐部里呆一晚上,你在那里可以找到他!”,他向前一扑抱住了修恩的腿,差点让修恩开枪打碎他的脑袋,“求你了,你看见我流淌了多少血吗?我现在头很晕,而且伤口已经麻木了,我很难受,求你送我去医院,我感觉我撑不了太多的时间了!”

    修恩抖了抖腿,没有抖掉。他用枪口顶着那个倒霉蛋将他吓退,然后摇着头说:“不够,还不够,继续说,我可不止被你骗过一次!”

    有时候在远离帝国核心的地方只有这样野蛮的执法方式才是最有效的,尽管会让人觉得修恩的所作所为太过分了,可这些人就吃这一套。在这里,如果像帝国核心那些“文明”的城市那样文明执法,这个家伙不仅不会配合,还极有可能理直气壮的找修恩的麻烦。离文明越远,自然也就越野蛮。恰恰是这种野蛮,才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最畏惧,也是最信仰的生活法则。

    在这个倒霉蛋对死亡的恐惧之下,他一共报了三个名字,威廉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个叫格伦的酒保,和一个叫做卢兰德的教师。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修恩再次把他拖上了车,然后在他期盼的眼神中,走到了杜林这辆车边上,拉开了车门坐了进来。

    “我要恭喜你重新获得了自由,怎么样,失去自由的滋味是不是让你感觉到了自由是如此的美好?”,他拿出一根烟递给了杜林,然后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看见了吗?整个城市里都是这种人,有时候我真的想要把他们的送进监狱李判上几十年几百年,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出来,让他们在里面慢慢的腐烂!”

    “刚才他说的话你也听见了,帮我一个忙,那个叫做威廉的你帮我查一查,看看他听从的是谁的命令,我去找另外两个家伙,这边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修恩的意思杜林一听就明白了,一般来说最先被供出的人具有两种特殊的因素,第一种是这个人可能是一个不重要的小喽啰,本身就不知道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借助这样招供的方式将自己身上的压力转移,以后真的出了问题也不会追责到他这里。第二种就是这个人可能和他有什么间隙仇恨之类的,他希望能够借助修恩的手好好的修理一番这个家伙。

    无论是基于哪一点,亦或是他真的在说之实话,都代表着威廉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他需要去找最重要的那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