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二章 野蛮
    普朗多……

    杜林闭上了双眼,回忆起和普朗多结交的过程和相处的过程,他记得不止一个人告诉过他,普朗多是一个笑面狐狸,他总是在笑。高兴的时候笑,不高兴的时候也笑,就是在“吃人”的时候,一样带着笑容。特耐尔城中被他搞下去的大亨也有好几个了,只是人们总会被他好说话的一面以及一脸的笑容所迷惑了。他不真的就是一个没有什么脾气的人,不是一个你得罪了他他还能忍气吞声的人,他也会生气,也会报复,只是在过程中你只能看见他的笑,所以忽略了。

    这个时候杜林才想起去监狱路上的遭遇,想起了那三辆装满了私酒前往古里被劫掠的卡车,也想起了农场中艾尔利斯被攻击的过程。这些过程中所有的幸存者都有同样的一个看法——对方的武器很多,一些人在战斗中有很好的配合,这些人的目标很纯粹。

    结合起这些因素,杜林认为除了普朗多之外,应该还有一个人站在他的背后。可能是他的“boss”,也有可能是他的合作伙伴。这个人很有实力,有不少的人手,还有充足的武器。最关键的是他在这座城市中足够的隐蔽,隐蔽到到现在为止除了普朗多和极个别人之外,没有人知道普朗多的boss是谁。

    杜林有一个猜测,这个人会不会是……特耐尔宪兵队的队长。

    每个城市中都有宪兵队,从新党执政以来,几乎每个城市都布置了宪兵队,他们的任务镇压暴动之外,还有中枢加强对地方控制的目的。宪兵队的权力很大,但也很小。

    说它很大,是因为宪兵队具有一定的武装和临机专断的权力,一旦地方上出现了暴动、动乱甚至是一些极端复国组织想要趁着帝国转型虚弱的过程中做点什么,宪兵队可以不向上级部门请示,直接出动武力镇压。这就意味着宪兵队的出动与否是很唯心的判断,宪兵队的队长如果认为需要出动,那么即使他的目的不单纯而且失败了,也不会受到过于严重的处分。

    说它权力很小,是因为除了武力之外,宪兵队对地方上的干涉极为有限。它不是一个行政的职权机构,不具备执法能力,只要外部不爆发可能会影响到一个地区主权问题的暴乱,宪兵队就没有任何权力主动的做点什么事情。无论城市里发生了什么,他们只能瞪大了眼睛干看着。

    由此杜林又想到了另外一个家伙,特耐尔城的彼得市长大人,他早起也是从宪兵队里出来的,那么这是不是有一种可能,普朗多、宪兵队、市长大人之间存在某种必然的关系?

    有这种可能!

    只是目前不知道普朗多是自己主动对杜林出手的,还是有人指示他这么做。如果是他自己主动想要除掉杜林,那么杜林也不会手软,必然会把普朗多作为第一敌人来对待。可如果是有人指示他这么做,那么这个人到底是市长,还是宪兵队队长?

    “最近宪兵队的情况怎么样?”,杜林睁开眼问了一句,此时的汽车已经进入了城郊,路边倾倒的房子随处可见。经历过那场卫国战争之后特耐尔的人口数量急剧减少。人们已经不相信下一次战争爆发的话,帝国还能够有这一次这么的幸运,所以居住在这附近的已经一无所有的“穷人”,早早的就搬离了此地,前往更靠近帝国核心的地方。

    杜林的这个问题让艾利尔思有点为难,谁没事干跑去盯梢宪兵队,而且宪兵队和杜林之间也没有直接或间接的利害关系。他摇着头,不知道怎么开口回答这个有些不好回答的问题,杜林却一拍自己的脑门,指了指艾尔利斯,“抱歉,安排一两个靠得住的人,看有没有办法能够进入宪兵队,这很重要。”

    “不会有任何的问题,放心好了,我会尽快挑选出合格优秀的人送他们进入宪兵队,你可能不知道,前几天的时候宪兵队还发出了通知,说是要征召一些新兵,这次他们想要招揽足足二十名新兵……”

    杜林很明锐的捕捉到了一个词汇——征兵,他立刻就打断了艾尔利斯的絮叨,“我记得每四年才会征一次兵才对,这次为什么会提前?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宪兵队的征兵时间恰好也是中期大选的时间。”

    艾尔利斯耸了耸肩膀,鬼知道为什么宪兵队会改变计划。

    说完话杜林再次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的时候,车子已经停在了皇后大街转交的东方之星贸易公司外。透过玻璃他能看见原本装修一新的门店被砸的稀巴烂,几乎找不到一件完好的东西。不知道是周围的人还是垃圾车做得,一楼的大堂已经成为了垃圾堆,各种各样的生活垃圾充斥其中,还有人在里面拉屎。

    在门外的外壁上,还被泼了一些红色的油漆,总之这里算是彻底完蛋了。如果想要修复的话,最少也要一千块。这对于现在已经没有什么钱的杜林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好在他并不需要为钱而烦恼,很快他的“企业”和“工厂”又会运转起来。

    “去违禁品调查局,我要去见见修恩。”

    杜林的车刚刚接近违禁品调查局的时候,恰好看见了修恩开着车从里面出来,他看见了修恩,修恩也看见了他。修恩做了一个跟上的手势,然后快速的朝着城南飞驰而去,在杜林的同意之下,艾尔利斯立刻调转了方向,跟在修恩的车后。

    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两辆车停在了一家叫做“美味牛肋骨”的烧烤店外。贫穷落后的特耐尔城里最多的餐馆都是这种烧烤店,不是烧烤牛排,就是烧烤牛肉,普遍的如同杜林梦境中那个世界里的土县小吃。

    修恩下了车,走到后面的车外敲了敲窗户,“在这里守着,如果等一会有什么人跑出来的话,不要给他跑了!”

    修恩通过其他线人得到了一个消息,上次欺骗了他的家伙现在就藏在这里。这是一个很难得的契机和机遇,就算他拿不到什么能够执政卡鲁尔的直接证据,也能够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针对他。

    他进入烧烤店不到三十秒的时间,一个瘦小戴着棕红色鸭舌帽的小个子就从大门里冲撞了出来,连停都不停的在人行道上狂奔。杜林指了指那个家伙,说了一句拦住他,艾尔利斯猛的一踩动能仓的踏板,车子向前一窜,直接撞在了那个家伙的身上。他被巨大的力量抛起,狠狠的弹在了墙壁上又摔了下来,抱着双退发出一阵阵惨烈的叫声。

    “我的腿断了!”

    修恩这个时候也一边擦着脸上的水渍,一边慢慢的走了过来,“来,站起来,继续跑!”,他提溜起左腿有明显开放性骨折的小个子站起来后用力推了他一把。小个子下意识的想要站稳,可断开的胫骨直接让他惨嚎着摔倒在地上。修恩又走了过去,再一次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又推了一把,“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吗?来,继续跑给我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