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九章 平衡
    ..org,克斯玛帝国最新章节!

    “最后两个!”

    短短二十天的时间里,在杜林后面进来的那一批人只剩下两个,其他人都死于各种各样的意外。有在浴室滑到被湿毛巾闷死的、有做器械被器械砸死的、有意外触电被电死的……,到今天早上只剩下最后两个。就在杜林准备继续安排他们意外去世的时候,他们自己主动从监区三楼跳了下来了。

    他们的运气不错,摔断了腿和胳膊,加上杜林怀疑有人和典狱长打了招呼,他们被许可保外就医,坐着刚才那辆车从监狱的正大门离开了。望着缓缓闭合的铁门,杜林收回了目光,走到角落里的阶梯架上坐了下来,双手十指交叉,架在膝盖上,顶着下巴。周围的人望向这边的眼神都有些怪异,或许外面的人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但是里面的人总有人知道。

    他们对杜林这个年纪轻轻的“巨头”,第一次由内而外的生出了一种惊悸。

    这种人,能不招惹最好就不要招惹,谁都不希望自己某一天莫名其妙的死于各种意外,死后还要被人拿出来做反面典型当做教材。

    监狱里的日子变得轻松起来,但是监狱外面的局势骤然间开始紧张。

    州长亲自领衔州立违禁品调查局(rca)局长一职,在各地也都设置了分局,垂直的管理让下面城市的市长、议员都没有办法插手违禁品调查局的工作。根据第二次禁酒令相关的规定,违禁品调查局有权力要求任何“看起来可疑”的人或者车接受检查,拒绝接受检查的单位调查局成员有权在警告后使用武力,所有rca的具体经办事项,地方政府无权过问,需向州立rca申请之后才可以调阅档案。

    有人认为新党党魁因为孩子的死亡已经丧心病狂,居然出台了这样一个狗屁不通的法案和机构,把所有私酒贩子和违禁品贩子都当做了仇人,以至于在某些地区依靠这两方面搂钱的帮派都叫嚣着要对新党党魁发布必杀令。他为了私事动用公器,造成了社会极大的动荡。

    但这就是真相吗?

    “不,这不是他的目的!”,总督大人靠在厚厚的枕头上,虽然他脖子以下的身体已经没有任何的直觉了,即使喝奶都没有用,但是他的脑子并没有因此就变得迟钝。相反的是可能脖子以下瘫痪的身体失去了控制让身体多出了大量的养分来滋养大脑,他感觉到自己的脑子比以前更加的好用。

    女佣拿着干净的手绢擦拭着他嘴边流出来的口水,他微微点头致意,说了一句谢谢。在人前,他总是风度翩翩的绅士,即使已经瘫痪在床,他都是人们眼中熟悉的,具有魅力的老头子。在他的面前罗立着十几名坎乐斯州旧党中的重要任务,老头子侃侃而谈,“我对这位新党的老对头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你们可能不太清楚,其实我和他都是毕业于帝国皇家高等学院,我比他早毕业几年。”

    帝国皇家高等学院是改名之后的名称,没有改名之前叫做“耀星贵族学院”,只接收贵族入学就读,而且对入学的贵族也有极为严格的标准和要求,被人们称作为“政治家的摇篮”。这所学校建立之初的目的其实并不是想要做什么摇篮,纯粹是耀星帝国皇室为了给自己的继承人寻找一批有足够默契的臣属,让这些贵族的继承人陪伴着皇室继承人学习,以至于不让学习变得枯燥而已。

    但是渐渐地,学院的院长不满足以做一个“幼儿园”的园长,他开始对入院的贵族精挑细选,渐渐的让贵族学院成为了帝国最高学府。这所学校每年招生人数不超过五十人,入学的无一不是天之骄子。在新党建立了新的秩序之后,为了铲除“流毒”,学院改名为帝国皇家高等学院。

    听到总督大人这么说,不少旧党都露出一丝丝异样的神色,没想到这位旧党的中坚人物,居然和新党的急先锋还是校友关系。

    “他是一个很务实的人!”,总督大人一句话就为新党党魁马格斯贴上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标签,“他的思想很前卫,也有很有手段,入学一年之后就是学院的学生主席和校友会的副会长,我见过他很多次,也攀谈过很多次。他有很远大的抱负……”,说到这里的时候总督忍不住笑了起来,“的确,他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目标,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家伙。我对他的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在他毕业那年的校友会上。”

    总督突然闭上了嘴,沉默了片刻之后悠然一叹,“按照学院的惯例,在毕业季的校友会上会邀请一些知名的乐队和明星来烘托气氛,这件事就是马格斯去做的。你们可能想象不到,他做了什么!”

    “他把自己手里所有用于活动的钱捐给了退伍的士兵,然后请了一队残疾的士兵到现场。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些士兵身上那些被鲜血染成暗红色的军装,以及他们空荡荡的袖子和裤腿。他给我上了一课,也给所有人都上了一课,他让那些士兵们讲述了边境上的情况,讲述了联邦人的阴险和狡诈。他放言说战争必然会在五年内爆发,已经做好所有准备的联邦绝对会将还在安乐窝中做美梦的帝国打一个措手不及。”

    “说实话,在很多嘲笑他的人里,也有我一个。你们那个时候可能还年轻,有些还没有出生,所以你们可能无法体会到我们对帝国的信心,我们始终相信帝国是不可战胜的,但是我们所有人都错了。战争在第四年的第九个月爆发了,我们的边境防御体系只撑住了两天,就全线告破!”

    “被人当做是笑话的马格斯再次出现在人们的眼中,他又一次的让我们感觉到一种……我说不上来,很无力的感觉。当时他加入了军队,是第一陆军步兵连的连长。你们无法想象他站在at1上留给我的震撼!”

    “接下来你们也应该都知道了,经过漫长的战争,我们输了,他赢了!”

    “我对他了解超过你们所有人,也超过帝国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我可以说我是最了解他的人。所以rca的建立绝对不是他冲动的产物,这是他在冷静理智的状态下,做出最有利于新党的决定。没有人会反对一个刚刚失去了孩子还处于痛苦中的父亲的决定,即使人们知道这个决定可能是错误的。他利用了自己死去的孩子,利用了自己,利用了绝大多数人,然后从容的将了我们一军。”

    “一旦rca的工作开展起来,就意味着在我们的地盘上,将有一个不受我们控制,同时对我们还有监督与执法权力的部门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们却没有任何制约这个部门的办法。当他们有需求,以及有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牺牲部分人的政治生命和利益,来强行的打破我们之间的平衡!”

    “他是一个很出色的猎人,也是一个很冷酷的猎人,因为即使是他的儿子,都会成为他吸引猎物的诱饵!”

    “而你们,要小心了!”

    总督的一席话让所有人的心都拎了起来,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觉得rca的建立根本就是胡闹,一个新成立的机构凭什么要杜绝所有违禁品的走私和贸易?凭借马格斯的嘴吗?但是现在听过总督阁下的一席话,这些人立刻觉得rca绝对不是贸然间的决定,是有备而来。即使没有马格斯儿子的事故,他也会找另外一个借口,以另外一种形式成立一个uca或者aca之类的。

    “总督阁下,那么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说话的是车莱尔城的议员,老家伙在车莱尔待了一辈子,无论是新党还是旧党,都只有服从的份。

    “结交他们,给他们钱,给他们女人,给他们想要的一切,彻底的麻痹他们,然后瞅准时机,创造机会!”

    “上面的那些老家伙们会为你们收拾残局的!”

    “好了,说了那么多话我累了,你们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都回去吧!”

    最后一个离开房间的彼得一边走一边沉思,在来这里之前,他并不认为一个rca能够破坏自己对城市的掌控力度,但是听了他总督岳父的一席话之后,他变得有些谨慎了,也做出了一些决定。

    回去之后特耐尔城就快速的流传起一条八卦新闻,据说恩斯特的妹妹,就是市长大人的小情人,被市长大人打了,并且撵了出去。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足以让很多人短时间里都回不过神来,要知道恩斯特这些年顺风顺雨,最关键的就是他的妹妹和市长大人的关系。靠着这层关系,他的走私生意做的风生水起。

    如果他失去了这层外套和保护,那么他立刻就会被周围眼睛发绿的也够撕咬的粉碎。于是他在知道情况之后的第一时间,就赶赴市长大人的庄园,不过很可惜,他连门都没有进去就被管家请离。

    一阵阵寒风吹来,他抬头望向天空,变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