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八章 杠铃
    ..org,克斯玛帝国最新章节!

    第二天早上用完早餐之后分队长并没有立刻让囚犯们去工作,而是把他们聚集在一起,说是有一件事要向所有人说明。

    “昨天晚上,监区内发生了一件意外事故,一名囚犯在洗澡的过程中不幸滑到,摔伤了后脑导致昏迷,最后被覆盖在脸上的湿毛巾活活闷死。”,他面色很严肃,用手里的钢鞭抽打着了几下桌面,让窃窃私语的囚犯们都安静了下来,“这简直就是我们监区的耻辱!那么大的一个人居然会滑到,我听见这件事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都只有三五岁吗?洗个澡还能滑到?更可笑的是他摔倒之后为什么没有人去把他扶起来放置在安全的地方?我不得不怀疑你们这些冷血的垃圾们是不是有同情心,还有没有人性”

    “从今天开始,洗浴的时候必需穿上防滑的拖鞋,我不希望这样的可笑的悲剧再发生第二次。如果有人在浴室摔倒了,最后离开浴室的三个人就必须为此事负责,记住,不允许有下一次。”

    杜林明白,这是一种隐性的警告,冬天的浴室的确似乎最佳的杀人场所,一旦大家开始冲浴,水蒸气快速的弥漫开,在浴室中几乎看不见一米之外的东西。加上到处都是水滴落地的沙沙声,只要做好相关的准备工作,根本就不会被人发现有人死在浴室中,直至浴室中的水蒸气散去。

    他有点可惜,可惜了这么一个好地方不能再继续使用。

    分队长又点名训斥了几名工作不努力的囚犯之后,就让狱警看着犯人们离开餐厅,前往工作间开始工作。最近的一笔订单是来自一个生产出售毛毯的贸易公司,他们一共订了五千条毛毯。随着冬天的到来,这样季节性的产品也到了销售的旺季,贸易公司自己的工厂全负荷的运作都来不及做,只好把任务教给了地区监狱里的囚犯。

    每个人每天必须完成两条毛毯,这是底线,超出的有奖励,没有完成的要受到惩罚。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根本没有什么管理方式和人情可言。还好毛毯的制作并不复杂,或者说他们制作的毛毯不是什么高级货,只需要用特殊的工具钳住一小撮绒毛穿透毛毯,用针线在背面勒紧即可。虽然工作量比较大,但好在工作简单。

    “嘿小子,这条毯子你来做!”,埋头正在工作的杜林并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环境,一条毯子就从隔了一个位置的地方被丢了过来。一个家伙对着他咧嘴笑了起来,眼睛里流露着一种凶历的光泽,“我发现你做的很快,这条毯子就是我奖励给你的!”

    在监狱中这种挑衅和压迫时常存在,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一座监狱里是充满了和平与爱的,所有的监狱里都存在着欺压和羞辱,也因此划分开了阶级。

    杜林只是瞥了他一眼,就把他丢过来的毯子丢在了地上,那家伙眼睛一瞪就站了起来,他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动作时,狱警就一棍子敲在了他的背上,“滚回去坐好,把你自己的事情做完,不然今天晚上有你受的!”,说着话,狱警又看向了其他人,“我警告你们,不要在这里惹事,你们惹不起,明白吗?”

    那家伙似乎对狱警的一棍子毫不在意,随手扫了扫肩膀上可能存在的灰尘之后指了指杜林,又坐了回去。不少囚犯都面带笑容的等着看好戏,在这里面想要出头,想要成为人上人,就必须学会踩着别人垫高自己。这里就如同一个有基本规则的黑暗丛林,想要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就要把其他人踩下去。

    只是让人失望的是在工作结束之后,那个挑衅杜林的家伙似乎并没有立刻发生冲突,他似乎只是想要挑衅杜林先出手。越是这样,杜林越是觉得不能再等下去,对方开始从被动的局面尝试着掌握主动,那么就必须把危险消灭在萌芽之中。

    他很快就把目标放在了一个非常有规律的家伙身上。

    这个家伙很强壮,肌肉鼓起来如同一块块坚硬的岩石,他在监狱里的生活非常的有规律,每天按照监狱里的规定参与每一项活动,在晚上吃饭之前还会使用器械锻炼身体。当然洗澡的时候他们会一伙人一起进去,再一伙人一起出来。看似没有什么地方可以下手,却也让杜林找到了一个机会。

    第二天的傍晚,工作结束之后人们开始离开工作区。监狱里对犯人的管理基本上处于一种半放养的状态。只要他们不违反规定,还是可以有一定自由的。为了避免这些犯人把过多的精力用在打架斗殴上,所以监狱里也开放了运动设施给他们发泄过多的精力。

    这名强壮的家伙按照自己的生活规律走到了锻炼区,他很为自己身上的肌肉自豪和骄傲,他认为男人就应该有一副这样的身体才能够叫做男人。在做了一些器械运动之后,他稍微休息了片刻,躺在了一个卧推器上。他正上方的杠铃重达一百五十磅,整个监狱里能够推动这个级别重量的人也不是很多。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杠铃推了起来,连推了五个之后放回了架子上。他大口大口的深呼吸,心中在盘算自己接下来的锻炼计划。他的目标是一百八十磅,不过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他再一次将杠铃推了起来,显然这一次他的动作速度和幅度要比第一次差了不少。他张开嘴大声的咆哮着,正在健身的众人也见怪不怪了。

    第二次推了五次之后,杠铃又回到了架子上,他胸口起伏的幅度和呼吸的速度再一次加快。当他休息了片刻,第三次举起杠铃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明显的吃力。在勉强推完五个之后,他一如自己习惯的将杠铃至于架子的上空,双手一松。在入狱的这段时间里,他每次都会这么做。

    当杠铃接触到架子被托住时候发出的金属撞击声让他感觉到一种充满力量的错觉,但是这一次充满的不是力量,而是死亡。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百五十磅的杠铃并没有咬住支撑架,在短暂的接触之后继续下落直接压在了他的脑门上。那些科学家口口声声说人的颅骨是最坚硬的,但是每次都会出现错误的偏差。在他起身的同时杠铃压在他的脑门上,将他已经抬起的脑袋又压了回去,然后咔嚓一声,杠铃卡在了他的脑袋和支柱之间,一大片鲜血和一些白色的软组织顺着他的后脑滴滴答答的滑落在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