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七章 淋浴
    ..org,克斯玛帝国最新章节!

    这绝对是一次意外,除了天空中飞过来的那个球之外,还有七八个赤果着精壮的上身,浑身是汗的壮汉冲了过来。其中有些人的目光盯着空中那个旋转的皮球,而有个别一两个人的目光,则悄然的集中在杜林身上。

    面对这群冲过来的人,杜林选择了侧向的让开,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在这几个人的身上,想要分辨出其中是不是有人在打他的主意。他不相信这是一场意外,在手球的比赛过程中受伤甚至是死亡都不是什么新鲜事,或许对方就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造成他意外死亡的假象。

    所以他选择了让开,更不会去接那个皮球,一群人从他身边跑过,似乎所有人都在追逐那个皮球,但是杜林还是发现了其中有一个人在奔跑追逐的过程中,有了极为短暂的犹豫和停顿。就是这看似犹豫的一步,让杜林找到了他。他不动声色的看着那个家伙和一群人一阵疯抢之后又跑回了操场中央,他对都佛扬了扬下巴,然后转身离开。

    杜林不怕这些人是来刺杀他并且付诸于行动的,他就怕这些人整天不动手,让他没办法全心全意的去做某件事。

    晚餐哨非常准时的响了起来,每天晚餐前一个小时的放风时间足以体现出人性化的管理,据说有些监狱每一周或者每一个月才会有一两次放风的时间,而且还极为短暂,由此可见典狱长其实是个不错的好人。

    吃完晚饭,接下来还有三十分钟的自由活动时间,一般大多数人都选择休息,安静的待着。在最后十分钟的时候狱警会安排所有有需要的人进行洗浴。一般来说冬天需要洗浴的人并不多,毕竟天气已经很寒冷了,但是有些肌肉发达的肌肉疙瘩们显然并不这么想。他们乐于通过激烈的活动让自己汗流浃背如同在过夏天一样,每天十分钟的淋浴也是他们的日常活动。

    看着一个个壮汉脱光了进入洗浴室之后,杜林站起来,也脱掉了狱服——他买了一件,一件监狱自己生产,成本不超过二十分的狱服,以两块钱的价格成交。他们一人拿着一条毛巾走进了浴室里,一个个水龙头的开闸让热水立刻提升了浴室里的温度,也让水雾弥漫,几乎看不清面前人的样貌。

    一名壮汉正在花洒下哼着小曲搓着自己的身体,他微微眯着眼睛,非常的享受手掌搓过皮肤时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在进来之前,他就知道自己的任务,那就是尽可能的把杜林杀死,无论他使用什么方法,只要做到这一点不仅能够拿到对他而言巨额的悬赏,还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庇护。

    这是一件好事,有人愿意庇护他们这样的家伙,等于给了他们一条通往上层社会的阶梯。大多数帮派份子都会觉得自己与歌多尔之间相差的就是一个愿意伸出手的人,现在有人伸出了手,他只需要抓住机会即可。

    他考虑过用比较直接的方式带走杜林的生命,可又觉得这么做是和自己过不去。在监狱里明目张胆的杀人意味着刑期将延长,具体的时间会根据典狱长的心情来判断。

    也许是一周时间,也许是七十年!

    所以他觉得在时间还充足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制造一些“意外”让杜林的死亡相对“简单”一点。

    没有人会为了一个死人去组成一个调查组,调查任何一种可能,这里不是首都,没有人那么的悠闲!

    从石板墙面上凿出的凹槽内扣了一点液化的肥皂,涂抹了全身和脸,就在他闭上眼睛哼着小曲清理自己个人为生问题的时候,一个人影推开了水雾,出现在他的身后。

    是都佛。

    他的脚没有离开过地面,一直是滑着前行,这样就不会因为每次抬脚和落脚发出脚步声。他转过身,与那壮汉背对背的站着,然后他将拧成一股绳的毛巾紧紧的攥在手里,深吸了一口气,双臂高举尽量的向后,当他感觉到自己的毛巾勾住了什么东西的时候,猛的向前弯下腰,同时收拢双臂置于胸前。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个壮汉挣扎起来,他此时的内心世界充满了恐惧,他没有想到只是一个照面居然就有可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他想要叫喊,可是被紧紧勒住的脖子让他没有办法大声的喊出来。他不断扭动自己的身体,希望能够从都佛的身上滑下来,可是下一秒,他就感觉到有人卡主了他的胳膊,并且还用力向下拉。脸上更是蒙上了一条毛巾,花洒中喷出来的水打湿了他脸上盖着的毛巾,原本有那么一丁点呼吸的可能,也在这一刻被掐断了。

    他疯狂的挣扎着,生命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不断的流逝,他的确很强壮,但是他绝对做不到单手就将一个十四五岁少年抬起来的程度。水声噼里啪啦的落在他的脸上,随着他挣扎的动作挥洒在地上,他的挣扎力度越来越小,都佛也松了一口气。

    大约两分钟,他的身体彻底的放松了,再也没有任何挣扎的动作。围绕在他周围的人不慌不忙有序的离开,只留下一具死不瞑目的尸体,以及一条盖在他脸上的毛巾。

    当水蒸气散去之后,负责清扫浴室的狱警只是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就继续自己的工作。在监狱里有人“意外”死亡不是很正常吗?他甚至连这个家伙为什么会死都想到了——一定是失足摔倒陷入了昏迷,然后被盖在自己脸上的毛巾活活捂死了。

    瞧,多么合理的推断?

    这是一个安静的夜晚,安静到连警哨都没有响过一次。

    杜林睡的很踏实,但是其他房间里分别躺着的几个人,心里就不那么平静了。

    死人了,死的是他们的同伙,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次行动才刚刚开始没有多久,就出了意外。他们不仅不能提出质疑,还要在明天早上装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真是该死!

    这操蛋的任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