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一章 燃烧弹
    此时的杜林面对两个选择。

    选择一,他藏在车厢里不出去,等对方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人举着枪站在了车厢外,然后他们会慢慢的打开车厢然后同时开火,杜林会被十几颗或许更多的子弹击中,打的不成人形后成为野外某些动物用于过冬储存脂肪的“饲料”!

    选择二,趁着对方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他们,立刻冲出去,借助车厢钢板做的车门,暂时抵挡一段时间。或许最后的结果可能与选择一的结果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也有可能能够活下去。

    几乎没有再做任何考虑,杜林一脚踹开了车厢,一声沉闷的冲撞声之后,车门又弹了回来。他抢出车门之后立刻对车边最近的一个家伙扣动了扳机。子弹轻松的穿透了他的脖子,撕裂了大片的血肉,从另外一边飞了出去,同时也带走了大量的鲜血。

    人们总是说人是猴子变的,有时候的确有这种可能,当两只鸡“死”在了车厢门边上的时候,其他那些已经绕过来的枪手们立刻开始后退,缩了回去。其实他们这个时候一起冲过来,杜林也好,都佛也好,其他的三个人也罢,都不会有任何可能幸免于难。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有人要牺牲,不过似乎大家都不想做牺牲的那个人,所以同时选择了后退。

    他们是开车来的,而且一来就是四辆车,难怪驾驶室里那个倒霉蛋觉得这样的场面很大呢,当然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人生中最伟大的两件事,出生,以及死亡!

    地上有两把枪,对面还有十三四个人,密集的火力让杜林他们连脚都不敢露出去,双方似乎就此僵持住了,谁也奈何不了谁,谁也不愿意出去送死,尴尬的平衡。

    一公里外,五个孩子正有些沮丧的往回走,他们等了一下午都没有等到自己要等的人。萨维颠了颠背上沉重的背包,发出一阵清脆的撞击声。里面都是酒瓶,装满了火油的酒瓶。在半年前,他可能连买一个瓶子的钱都没有,但是自从都佛成为了同乡会里的组长之后,他不仅每个月都能够拿出一大笔钱用于养家,还能够给弟弟妹妹们一些零花钱,让他们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瓶子,以及瓶子里的火油消耗了萨维接近八十分的零花钱,使他现在的“存款”缩水了一大半。但是他并不后悔,后悔的只是自己可能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怎么算对方都应该到了,可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发现任何人。如果不是押送车延时了,就是他们走了另外一条路。

    这让萨维很沮丧,他还打算在杜林和哥哥都佛面前好好的表现一把。他背包中的酒瓶上都用从垃圾堆捡来的碎布条堵上,只需要点着被火油浸湿的布条然后将酒瓶丢出去,就能变成一个巨大的燃烧弹。这种东西用于对付那些笨重的押送车最好不过。只是萨维似乎忘记了一点,如果他用这些燃烧弹点燃了押送车,那两个押送人员固然会因为燃烧和高温不得不离开驾驶室,但温度一样会影响到车厢里的人。

    “我就知道,我们应该选择另外一条!”,一个叫做德罗特的少年抱怨了起来,“我们走了一上午才走到这里,然后我们又要走到晚上才能回家,然而我们今天一件事都没有做到,除了吹了一天的寒风!”,他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在旷野吹寒风并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好在他们年纪虽然小,却也知道一些野外生存的技巧,用枯草搭了一个临时的草窝来躲避寒风,或许这是所有穷人家的孩子都会的生存技巧。

    萨维内心波动都放在了他那张难看的脸上,他瞥了一眼德罗特,闭口不言继续朝前走,感谢天主没有降雪,否则他们会更难熬。

    走了大约有不到两分钟,萨维突然停下了脚步,他身边的小伙伴们也都停了下来。

    “听见了吗?有什么声音!”,萨维偏着头用自己的耳朵去迎接寒风,以及寒风中轻微的枪声,他做出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眼睛越来越大,忍不住兴奋了起来,“是枪声,没错,绝对是枪声,我们没有选错路,现在杜林和都佛需要我们!”,他目光中透着一种向往和坚毅,似乎成为杜林与都佛那样的人是他毕生的追求。

    其他小伙伴们也纷纷点头,密集的枪声在风声中不是很清楚,但绝对能够听见。他们立刻从大路跑进了荒野中,将枯草披在了身上,快速的朝前跑去。童年时期的孩子们不像富人家的孩子有那么多的东西要学习,他们被贫穷剥夺了上学的权力,但是他们得到了那些富人孩子们没有体验到的童真与欢乐。

    比如说躲猫猫,很通俗也充满了乐趣的玩法。在密集的巷子里,在郊区植被茂密的树林间,就是他们“寻欢作乐”的场所,也让他们学会了如何让自己看上去与环境更好的融为一体。

    枪声越来越清晰,翻过了一个小土坡,已经能够清楚的看见一群穿着大衣戴着帽子的家伙屁股对着他们。萨维抬手虚按,小伙伴们立刻压低的身形,身上的枯草很好的伪装了他们的外貌,让他们与周围如同凝固的“草浪”融为一体。他们弯着腰,慢慢的靠近了那伙人,大概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这群人正专心致志的和躲藏在押送车后的目标交火,怎么可能会想到有几个小不点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身边?

    “这些人……是自己人,还是敌人?”,德罗特挠了挠头,萨维却非常的肯定。

    “不用想了,这些都是坏人。”,他瞟了一眼被鲜血染红的押送车驾驶室,脑子立刻转动了起来,立刻就得出了一个标准的答案。他将背包摘了下来,将里面装着的土制燃烧弹分给了小伙伴们,一人两个,“往车子上丢,不要往他们的脚下丢。看我的动作,我丢的时候咱们就一起丢!”

    他让大家站的稍微分散了一点,又靠近了大路一点,然后点着了瓶子上的布条,他此时的心跳正在飞速的提升,扑通扑通的强烈感觉让他身体都微微的颤抖起来,除了一丝丝不愿意承认的害怕之外,更多的则是兴奋。他站了起来,用力将手中的燃烧弹丢了出去,小伙伴们也纷纷丢出手中装满了火油的瓶子。

    劣质的玻璃瓶价格很低,质量当然也不会有多么的高,在这些瓶子触及到一些坚硬的东西之后,立刻就碎裂开。飞溅出去的火油一瞬间就被火源所点燃,如同绽放了五朵巨大的“火焰花朵”。

    一瞬间就有一大半风衣男被点燃,可他们预料中的“敌人葬身火海”并没有发生。不错,很多风衣男都被火油浸染并点燃,但是此时是冬天,他们穿了好几件衣服,脱掉了风衣之后火焰基本上就无法伤害他们。好在第一波过去之后,还有一波火油,这一次萨维选择了往这些人的脚下丢。

    他不懂得什么叫打乱阵型,只知道既然这些人能通过脱衣服的方式来避免被火焰点燃,那就让他们没有地方站好了。

    很幼稚的想法,有时候却也意味着有效。

    有效不是对燃烧弹而言,而是对押送车后躲藏着的杜林以及其他人而言。

    杜林听见咒骂声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可能发生了其他的变故,他等待了大约十秒,又一轮的咒骂声传来的那一刻,他立刻打着滚扑向了路边的荒草丛。没有人向他射击,都佛和另外三人也冲进了荒草丛,然后他们看见一群身上着火的西装男狼狈的火场外扑打裤子上的火焰。

    有人在扑打火焰,有人在脱裤子,脱裤子绝对比脱衣服慢得多,不管来帮助他们的是谁,总之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当枪声响起的时候,西装男们就知道大事不好。他们此时同样面临着两个选择。

    选择一,不顾身上的火焰拿起手枪反击,有可能他们能够完成这次任务,但他们也绝对会被火焰严重的烧伤,甚至会被烧死。

    选择二,不管杜林他们的反击,找个能够躲子弹的地方把身上的火扑灭,保证自己安全的情况下再反击,也有可能会被直接射死。

    很纠结,他们此时和之前杜林的心情应该是一样的,怎么选都是很为难的选择,都意味着有很大的危险。

    时间不等人,枪声连续的响起,有人连续的倒下。有人冲进了路边地势略低一点的草丛中,很快又不得不回到大路上。在无情冬风的肆虐下,荒草早就被抽干了水分,一颗火星都有可能点燃一片荒草,更何况是这么明显的火源?大片的荒草在寒风的鼓吹下开始剧烈的燃烧起来,逼的那些人又跑回大路上。

    枪声戛然而止,望着剩下几个火人凄厉的惨嚎,杜林与都佛对视一眼,松了一口气,他们想要见见帮助了他们的“好心人”。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