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零章 枪战
    “有没有人要尿尿?”,坐在司机位上的警察嘟囔了一句,车速明显的降了下来。

    都佛凑到了杜林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他在提示我们,如果我们说需要排泄,说明后面有人接应,车子虽然不会停但是会走一些比较平稳的路。如果说不要排泄,就意味着没有人接应,接下来的路可能会比较颠簸,而且速度也会快一点。”

    事实上类似这样的“暗语”充斥着各行各业,人们不敢正大光明的说出某些可能不正确的话,但是他们却敢于肆无忌惮的闯破规则。去监狱过程中的“尿尿”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在帮派中也有许多暗语,特别是帮派可能正遭遇官方调查的时候,几乎人人都用暗语来代替一些关键词,比如说“关灯”、“奶牛”、“海产”之类的,如果没有人带你入行,绝对不可能摸清楚这些人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某某某地的海产已经到货,牧场里新出生了几头奶牛,有一头特别活泼,天黑之后把灯关了才能安静下来。”,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听到了别人在大街上大声的说出这样的一句话,可能也只会认为这是两个商人的闲聊,但是如果通过“黑话”来解释,那么这一句话就彻底变了模样——“某某某地走私来的东西今天能到,负责为帮派收集资金的人有了几个新目标,但是有人不配合,合适的时候就把他杀了,以此警告别人。”

    当然啦,在特耐尔城这样的地方帮派成员们还不需要用黑话的方式来交流,以城市管理者对待城市的管理方式,这里简直就是罪恶滋生的土壤。他们不需要担心来自地区警察局方面的压力,只需要考虑敌对帮派以及那些迫不及待想要上位的帮派就足够了。

    都佛说完就敲了敲车厢与驾驶室之间的铁板,透过只有巴掌大还上了两层细密铁丝网的小洞,隐约可以看见驾驶座上的司机偏着头对副驾驶的同伴露出了笑容。

    这是一趟肥差,在警察局中人人都想要押送犯人去监狱,但凡只要有一点钱或者能力,这一路上的收获都不会少。小到几盒香烟一二十块钱,大到三五十块一整箱香烟,这一路绝对会有收获。能够争取到这样的好机会,还是因为这两个警员平时很激灵,办事得力,加上普朗多确实需要培养一些年轻的警员,所以才给了他们这次机会。

    押送车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行驶的方向也发生了变化,很快颠簸的车厢就变得平稳,再也不会突然“跳起来”让屁股狠狠的亲吻铁皮的长凳。

    “我们几点了?离监狱还有多远?”,车厢是封闭的,所以无法透过车外的环境来判断押送车现在的位置,也无法判断现在的时间。按照杜林和普朗多约定好的计划,他们将在三点整的时候,在离监狱只有五公里的地方更换一下服刑的成员,让一个假“杜林”去服刑。杜林会乘坐自己人的车离开这里返回特耐尔,藏在城里,等服刑期结束之后再露面。

    他也曾经考虑过是不是要真的服刑,不过在都佛的劝说下最后放弃了这个想法。监狱里的情况更加的复杂,而且充斥着更多非人力可以抗拒的特殊情况。如果有人真的想要对杜林下手,杜林绝对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会去见冥王。对方只需要用足够的钱让典狱长高兴,杜林的监舍里就会多出三名陌生的服刑人员。这里不得不说一句,一个监舍里有四个人,多的时候有六个人,据说帝国首都的监狱都是两人一个监舍,但这里做不到那样。

    典狱长把钱都装进了自己的口袋,没有那么多钱去新建舍区,更何况里面关着的都是一群服刑人员,给他们那么好的服刑环境岂不是在纵容犯罪?

    只要杜林换了监舍或者舍友,他就一定会有失神的片刻,至少他总要睡觉,然后那些人就会快速且隐秘的下手。

    所以杜林听从了都佛的建议,派了一个替身进去,为此他拿出了一千块的好处费,让典狱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司机低头看了一眼挂在副驾驶的时钟,头也不回的答道:“现在已经两点五十了,离监狱最多只有五公里。”

    杜林说了一句谢谢,与都佛对视了一眼,都默默的将手铐摘了下来,将手枪的保险打开。

    计划不对!

    按道理现在应该有人来接应了,但是车子依然没有停下来。荒芜的野外正值冬天,荒草早就成片的被强风吹到,偶尔出现一棵树也都光秃秃的。在这附近如果有人,驾驶员一定能够看得见。他看不见,就意味着……周围没有人。

    这很不对,因为计划不仅仅只是普朗多的计划,还有杜林的计划,即使普朗多没有严格的执行,但是他的人也应该的执行才对。如果不是他的人被什么人干掉了,就是他们没有来。

    他们为什么没有来?

    杜林思考着这个问题。

    如果艾尔利斯在这里,他就能够告诉杜林为什么他们没有按时间到指定的地点,因为有人在攻打农场,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两辆卡车停在了农场外的小路上,然后跳下来差不多二十多号人,几乎每个人都手持手枪,对农场发动了入侵。

    如果不是从歌多尔的庄园一个废弃的下水道里找到了一批手枪,可能只要十分钟时间农场就会被这群戴着口罩和帽子的人攻下来。此时的艾尔利斯看了一眼墙壁上挂着的时钟,焦躁的趁着外面一阵枪击之后从窗户里向外射了几枪。

    其实这种射击毫无用处,手枪的击杀击伤射程比理论上的有效距离短了接近一半。只要超过二十米,穿的衣服厚一点,韧性强一点,挨上一颗子弹也就相当于被人狠狠的揍了一拳。(冬天,三十米的距离,打中了,也青了,然后继续跑——以上全属杜撰,都是作者瞎编的。)艾尔利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确实有把他们消灭在农场的念头,但是并不急于一时,反而像是要打持久战的样子。

    更要命的是这些人太奇怪了,不仅拥有强大的火力,而且在行动非常的有章法。章法这个词艾尔利斯可能不懂,他只知道这些人配合的很好,一点一点的逼近经过简单修葺的房屋,有一些地方甚至被射穿了。

    他完全想不到特耐尔城里还有什么样的势力能够凑出这么多的手枪,加上上一次送往古里市的车被劫走,他觉得这些人极有可能是来自其他地方。

    “不能这样下去,必须想办法击退他们!”,艾尔利斯看向了身边两个同伴,他们守护着这扇窗户。这个时候不得不感谢那位已经在玛瑙河河底与淤泥混为一谈的农场主,他把屋子修的很简单,一层只有一个门和五个窗户,让这里易守难攻。

    这时有人说道:“我记得地窖原本通往一号仓库,不知道什么原因崩塌了一段,如果我们从那里挖出去的话,应该能出现在他们的后面!”

    这个信息很及时也很重要,艾尔利转过身刚准备说话,身子猛的一颤,面露痛苦之色的倒在了地上。他被拖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龇牙咧嘴的捂着腰,缓缓的松开手,其他人都松了一口气。没有见血,说明没有击穿,不过一颗已经变形如同不规则硬币的弹头已经撕碎了他的外套,安静的躺在内衣上。他将弹头取了下来,想了想装进口袋里。

    “每个窗口抽一个人,地窖里有工具,现在就去挖。”,说着他在同伴的帮助下和搀扶下站了起来,“其他的人为他们掩护,加强反击的力度!”

    下一刻,窗口反击的力度顿时加强了不少,缓慢推进的神秘人们也因此暂缓了自己不断推进的脚步。要不是手枪使用的是曜晶,估计双方的弹药早就没有多少了。

    约莫十分钟,艾尔利斯看见了一号仓库的大门内有了一个人影闪动,他松了一口气,“每个窗口只留一个人,其他的都去一号仓库!”

    艾尔利斯这边正在交火,已经有了不祥预感的杜林,也即将面临同样的情况。

    押送他们的车停了下来,坐在驾驶室的警员吹了一声口哨,“看起来你们中有了不起的大人物,是那个叫杜林的家伙吗?这场面可真够盛大的,希望你们不是样子货!”

    “外面发生了什么?”,杜林追问了一句。

    “你自己下来看看不就知道了?”,驾驶员拉动了一个杆子,车厢厢体发出了难听的声音,门缓缓打开了。

    就在这时候,驾驶员嬉皮笑脸的朝着走到了驾驶室外的家伙问道:“兄弟,给我们带了什么来?”

    下一秒,枪声响起一颗子弹射穿了驾驶员的脑袋,副驾驶的警员在拔枪的慌乱动作中,也被爆了头。

    “到后面去,把所有人都解决掉,不能放走任何一个!”

    听着车厢外的脚步声,杜林的手心里都是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