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八章 结果
    “回答不上来吗?”,三千块先生笑眯眯的问道,“要不要我给你一些提示呢?”

    流浪汉先生立刻点着头,检察官再一次举手表示反对三千块先生这种充满了诱导性的庭讯,不过很可惜,法官也很想知道还发生了什么,所以他再次驳回了检察官的反对要求。至此,三千块先生基本上有把握按照计划完成这一次庭审,他回头看了一眼杜林,抿着嘴笑了笑,然后面朝流浪汉,说道:“我的委托人都佛,给了你一笔钱!”

    哗……

    紧张的庭审过程中原本枯燥的“证据不足”已经让很多人失去了兴趣,没想到最后的突然加戏居然这么的精彩。被控方当做是攻坚利器的证人居然隐藏了这么重要的事实,让人高呼过瘾!但是在过瘾的兴奋点过去之后,人们也不由的开始深思,一个是“犯罪集团”的骨干,一个是浪迹街头连饭都经常吃不上的流浪汉,他们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存在怎样的交易,需要让一名犯罪集团的骨干,给一名流浪汉钱?

    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案中案?亦或是流浪汉本身也存在问题?如果他本人涉及本案对杜林的指控,那么按照帝国法律,他所说的一切证词都将作废,对于杜林提起的新的指控也将撤销。帝国法律中有相关规定,如果有涉案人员愿意成为污点证人指控其他人的罪行,他必须毫无保留的向警方和法院坦诚,否则所有的证词都不将作为证据用于庭审。

    但是很显然,这位流浪汉先生隐去了最为关键的一点,他与目前被控诉的以杜林为首的犯罪集团之间,有金钱往来!

    检察官手里的笔随着他的用力应声而断,他猛的一惊,一丝鲜红的血迹已经顺着拳头的缝隙溢了出来,他的助理立刻拿出一条手帕缠在他的手上,但却无法缠住他沮丧的内心。

    其实这只是一个小事情,只要流浪汉在之前的证词中把这件事说出来,那么无论三千块先生怎么出招,都很难动摇这个关键的证人和证词。但问题是,他没有说,于是在铜墙铁壁的堡垒上,出现了一条裂痕。

    “你现在想起来了吗?”,三千块先生手指在证人席的桌面上戳了戳,“你收受了都佛先生给你的一笔钱,是还是不是?”

    有时候一件事遗忘了很久,连一点印象都没有的事情经过别人一提,就立刻能够全部回忆起来。流浪汉先生立刻点头答道:“是,他是给了我一笔钱,但是只……”

    三千块先生没有给流浪汉说完的机会,他用力拍打了一下桌面,早就惊慌失措的流浪汉先生顿时闭上了嘴巴,“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可以了。”

    面对上百双眼睛的注视,流浪汉先生紧张的身体都抖动了起来,他憋红了脸,低着头,让蓬松的头发遮挡住了人们的视线,从这一堆头发之后,传出一个轻微的声音,“是!”

    “不够响亮,大声一点,让更多的人知道!”

    “是!”

    三千块先生暗中松了一口气,他转向面朝法官,“法官大人,我的问题问完了。”

    法官点头同意三千块先生回席之后摇了摇头,很明显,这些指控应该都没有问题,但是杜林找来了一个很厉害的律师。到现在为止能够确定的指控只有一项——故意伤害罪。这个罪名判不了杜林多长的时间,以他的财力,他不需要等待多久就能从那个地方出来。尽管法官知道自己代表着正义,也明白自己面对的邪恶与黑暗,可有时他也必须懂得如何闭上眼睛。

    “准备一下,今天庭审之后立刻起诉这位流浪汉先生作伪证和诽谤,他会喜欢那个每天都能吃饱饭的地方!”,三千块先生看上去是在对助手说,实际上他的目的就是要让流浪汉先生听见,来增加他身上的压力。

    没等十秒钟,流浪汉猛的逃出证人席,冲向了最近的出口。

    不过他并没有成功,因为法警拦住了他。

    如同闹剧一样的结束让检察官无力的坐在椅子上,他知道自己的杀手锏已经完蛋了,他闭上了双眼,不得不承受又一次的失败。

    不对,他应该赢了,因为按照现在的情况,杜林绝对会判有罪,故意伤害罪,他可能面临三个月到一年的刑期……。

    真不甘心啊!

    他看了一眼三千块先生,三千块先生对他报以亲善的笑容。

    这个贱人!

    “现在庭审暂时休庭十分钟,请陪审团做出最后的决定!”,法官拿起木槌敲了敲,直接起身离开,他受不了这些混蛋对法庭的不尊重。

    陪审团成员有序的进入到一间封闭的房间里开始最后的程序,他们将按照一份表格来决定对杜林的各项指控是否成立。那个情绪崩溃了的流浪汉先生则被法警们拖进了另外一间房间,那间房间大多数时候都是用来关押被告的。

    “杜林先生,恭喜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检察官对您大多数指控都不会成立。”,三千块先生笑的很开心,再一次有了一件成功的案例对于他的自我价值提升有极大的帮助,以前他一百块一小时,三千块代理一件案子的基础费用,可以再上调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了。

    杜林也很满意三千块先生的急智,他也开起了玩笑,“有人说我花这么多钱请一个智慧耍嘴皮子的家伙不一定值得,下次我见到他的时候一定会告诉他,瞧,这就是嘴皮子的功劳!”

    三千块先生一点也不在意他被杜林称作为耍嘴皮子的,只要能够赚到钱,只要能够赚到名气,说他是狗屎他都乐意这么自称。在金钱和权力面前,对于律师们来说根本不存在尊严这个问题。

    至于正义?

    那是什么?

    十分钟的时间并不漫长,很快休庭时间结束,法官大人又回到了法官席上,听审的市民们也开始等待最后的结果,“陪审团,你们最后商讨的结果是什么?”

    陪审团的一名代表将最后的决议交了上去,一如杜林之前所希望的那样,法官有些无奈的宣读了最后的结果。

    “陪审团最终决议,针对以‘杜林为首的犯罪集团’除‘故意伤害罪’外,各项指控均不成立!”,法官宣读完之后听审的市民们居然觉得这样才是最应该的结局,莫名其妙的都站在了杜林这一方。然后法官放下了决议书,开始最终的量刑。

    根据帝国法律,所有涉及到了刑事的案件都由陪审团作最后决议,法官在这种案件里只能够负责量刑,而这也是为了最大程度的维护法律的公正,避免出现法官权力过大而产生的**和不公现象。有时候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操蛋的限制,但如果自己是被告的话,那么这就是一项很好的条款。

    “根据双方提供的人证、物证和辩词,我宣布……”,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包括了法官大人,“杜林、都佛以及其他到庭的同乡会会员,入狱四个月!”

    随着一声锤响,这场有些不按计划走的庭审最终还是按计划的结束了,杜林和三千块先生用力的握了握手,“感谢你的帮助,如果你能不收费的话我会更感激你……”,两人都笑了笑,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联系我,当然,我也是需要收费的。”

    “好吧,不开玩笑了,你是一名很出色的律师,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相信我们会再次合作的!”

    三千块先生的助手将桌子上所有文件收拢起来,这将留档作为三千块先生的战绩,在隐去关键的姓名、时间、地点以及具体的指控之后,将成为他在某次代理案件时给委托人定心的小道具。

    “您是一名很痛快的委托人,有任何需求请一定要联系我,下一次我会给您一个优惠价!”

    结束了简单简短的对话之后,杜林和他的“犯罪集团”将登上法院外的警车,被押送到地区监狱。登上车之后,杜林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他将一把枪偷偷的教给了都佛,“小心点,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很显然,最后突然出现的流浪汉和新的指控就是针对他的,一旦罪名成立就算他本事再大,十年到二十年的刑期是绝对跑不掉的。他不知道这个流浪汉是谁找来的,也不知道这是临时的计划,还是蓄谋已久,总之他觉得这次去监狱的路不会太平。那些人通过公事公办的方式没有能够为难到他,必然会用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

    在摇摇晃晃中,警车缓缓的驶出了法院,驶向了城外。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条平行的街道上,一辆车也开始缓缓的驶动。

    出城的路不太平整,在摇晃中人们的总是莫名的有一种困顿感,渐渐的杜林闭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车子已经行驶在郊外了。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