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四章 反思
    “再等一等!”,海德勒将桌上的报纸推到了一边,他皱着眉头思考着最近发生的所有的一切,他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可又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直接抛弃杜林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抉择的事情,一个人物的成功必然会用更多的人作为垫脚石,否则又如何能够证明自己才是最成功的那一个?

    杜林的确具备了投资的价值,如果他能够健康茁壮的成长起来的话。

    这里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能够不夭折的就成长起来,而不是半途中因为这样那样莫名其妙的事情成为了只存在于人们记忆中的过去。而现在,这种可能正在快速的膨胀,以至于让杜林的投资价值无限的降低到零的边缘。

    他还没有累积出自己的优势,就被市长所厌弃,同时他又不知道变通的离开这座城市,他已经没有价值了。

    很多人可能对于自己身边没有价值的东西还留存着一份对过去的缅怀,比如说一个已经放置了许多年的陈旧儿童摇床,可能因为各种对童年的回忆等原因即使拥有了新的摇床也不愿意将旧的摇床丢掉。人是充满了感情的动物,而这恰好也证明了这一点。

    但商人显然和人不一样,这里不是说商人不是人,而是感情方面的,对待事物方面。对于商人们来说,没有价值就等于废物,只能够被抛弃。杜林就是这样的废物,还没有“起来”就失去了价值,抛弃他并不是一件错事。

    可海德勒就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他摇了摇头,吩咐道:“让人关注一下杜林的事情,他应该用得到律师,给他介绍一位靠得住的律师。”

    给杜林介绍律师并不代表海德勒就一定和杜林有某种直接的联系,这些年里海德勒捞了多少瓜尔特人出来,总不能说他和每一个瓜尔特人都有联系吧?即使是市长大人,都不能拿这件事来说事。

    管家退了出去,海德勒叹了一口气,望着玻璃窗外有些阴沉的天空,感觉到了一阵抓狂的烦躁。

    他很烦躁。

    他已经看清楚了,旧党靠不住了,只有在这个时候投靠新党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但问题是,作为一个资深的旧党,想要脱离旧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商会里有人窥觑着他的位置,在党派中有人垂涎他的财富,在瓜尔特人里他也是最不受欢迎的那一个。人们都想踩着他的尸体爬到更高的地方,他不允许自己成为那个失败者。

    有时候他会感觉到非常的孤独,也会憎恨他那个已经下了地狱的父亲。

    他的父亲如果坚定了自己的立场,没有出卖国家的利益和机密,或许他现在和那些贫民窟中的瓜尔特人一样,一家人挤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生一堆孩子,每天晚上都会筋疲力尽的回家。但他觉得那样的生活未必就是不如意的,的确,可能会因为贫穷存在很多的问题,可他不会孤独。

    再看看现在,他很富有,可他孤独。他没有可以倾诉的人,没有交心的朋友,没有值得依靠的伙伴,他孤家寡人一个。

    有时候他又会怀疑,是不是他的父亲将“背叛”的基因传给了他,以至于在面对选择的时候总是权衡利弊之后,选择最稳妥的那一个,也是最无情的那一个。

    他想要改变,也渴望改变,但是他没有勇气去做这些事。

    一道极亮的光芒瞬间点亮了整个世界,紧接着耳边传来轰隆一声雷响,倾盆大雨一瞬间就模糊了整个世界。

    “下雨了!”

    望着铁栏杆外的天空,都佛用拆掉的床板将小小的窗口堵了起来,不让外面的雨水涌进来。现在的天气有些寒冷,该死的笼舍里连必要的取暖设备都没有,也不知道其他房间里的人在这样的地方是如何度过冬天的。都佛搓了搓手,将崭新的被子盖在了身上,终于感觉好了一些。

    火炉明天才能送过来,今天晚上恐怕要难熬一些。

    杜林平静的披着被子坐在床板上捧着一本书,他在看书,有时候会遇到不能理解的词汇,就用笔在词汇的下面划一道横线。凯文的话一直让他铭记于心,任何时候只要有时间,他都会看一些书,无论是什么书。

    他现在手里捧着的,是一本有关于对战争反思的书,叫做《我的战争》。书中的主角,也就是作者,幸运的经历了四十一场战斗并且活了下来,等到了卫国战争胜利的到来。但是这位幸运的家伙,失去了两条腿和一条胳膊,那是最后一场战斗,也是最惨烈的一场战斗所留下的痕迹。

    来自敌人密集的覆盖性攻击一瞬间就夺走了他的双腿和一条胳膊,恰好他身边就有一位医疗兵,简单的为他止住了流血包扎了一下,让他活了下来。

    虽然他活着,也看见了战争的胜利,但是他觉得这场战争其实输了。

    一个昔日里强大的帝国却被一个昔日里看不起的邻居按在地上一顿暴揍,差点连裤子都被脱了。保住了裤头是一时的胜利,但绝对不是全部的胜利。作者的口述加上记录着的再创作,就有了这本反思战争的书。不仅反思了战争,还反思了政治体制,反思了病态的社会。

    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本书都是热销榜的常客,即使是现在,这本书的销量依旧可观。

    那个可怜的老兵兼作者用了一辈子去奋斗都没有让自己的口袋里有超过一百块钱,但是战争却让他成为了暴发户。两条腿和一条手臂换取富足的生活值得不值得,也是一个值得反思的事情。

    “杜林,手续批下来了,现在开始提审,你先出来。”,梅森笑眯眯的站在房间外,敲了敲房门。在这个野蛮的世界里偶尔也有文明的法律法规,而这一切都是新党带来的。

    杜林仔细的将书页折了一个角,将披着的被子抖了下来,穿上鞋走向了梅森。

    一边走,他一边抱怨,“该死的,这里实在太冷了,你们就是这么虐待犯人的吗?”

    “至少我们不会揍他们!”,梅森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