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三章 先锋队
    杜林被逮捕的消息传开的很快,当时普朗多并没有阻止普通的市民围观,也没有给杜林戴上黑色的面罩。不关心的人肯定不知道这个被抓起来的是谁,但是对于特耐尔城局势关心的人,一眼就认出了杜林的身份。

    私酒三大巨头之一,也是异军突起的杜林被捕,所造成的影响绝非只是简简单单的把几个人抓进地区警察局那么简单。恩斯特第一时间就亲自赶赴了市长的庄园,与他一起同行的还有他年少的妹妹。直至深夜,他才带着轻松且疲惫的面容从庄园中离开。卡鲁尔则是第一时间联系了自己在州立法院工作的boss,至于他为了这个其实并不需要的保证要花多少钱,他一点也不在意。

    工人工会派了代表想要与杜林进行短暂的沟通,询问他需不需要工会的帮助,但是却被普朗多阻拦,理由是杜林涉及到了一些重型犯罪,不适合在初步的审讯结束之前与律师交流。与此同时,特耐尔城内雪精灵和初恋的零售价格上浮百分之二十,并且还有继续升高的迹象。

    一些小帮派公开的放出话来,希望能够承接杜林“离开”之后两种酒的销售,他们愿意付出比杜林更优惠的合作方式,大家一起发财!

    在这数不清的暗潮中,还有一群特耐尔人,聚集在了一起。

    “我们应该做点什么!”,一名英俊的少年在月色下望着周围五个同伴,眼睛里映衬出了月华,让他看上去更帅气了三分,“无论是为了杜林,还是为了我和你们的哥哥,我们都必须做点什么!他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们没有理由做不到!”

    左边一个营养不良,瘦小的家伙有些胆怯的问道:“如果失败了怎么办?”

    之前说话的那个帅气的少年冷笑了一声,“无非就是死亡而已,我的哥哥经常对我们说,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要做出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对自己有意义,对别人有意义!”,这个少年说的话掷地有声,他叫萨维,他的哥哥就是杜林身边唯二的组长都佛。都佛和杜林一起被抓了起来,原本杜林的意思是都佛在外面维持同乡会目前的工作,但是都佛一力要求一定要跟随杜林进入警察局。

    杜林三番五次的劝说之下不见任何的成效,只能让艾尔利斯在外面主持工作,让都佛贴身保护他。

    萨维知道自己的偶像杜林和自己的哥哥被逮捕逮捕后第一时间就召集了这个小团体,他们总以“先锋队”自称,经常会做一些打抱不平的事情,尽管在很多大人来看不过是小孩子们的嬉闹,在贫民窟的街道上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一伙少年。

    萨维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将杜林和都佛营救出来,至于具体如何做,他已经有了一个看上去比较靠谱的计划。

    另外三个少年面带激动之色,他们期盼这天已经很久了。那些大人总是“看不起”他们,认为他们是胡闹,现在他们要证明先锋队的每一个队员都不是孬种,先锋队的存在也不只是打打闹闹而已。

    那瘦弱的孩子嘴唇动了动,他想要退出这次活动,他有些害怕。平日里大家打打闹闹不会有怎样的后果,但是劫狱这种事绝对不是他们这个年纪以及他们这样的身份应该做的。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他很清楚,一旦他在这个时候选择了退出,就会永远的退出。

    萨维看着大家的表情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他面带神秘之色的说道:“我有一个计划!”

    此时被关在笼舍里的都佛肯定不知道自己无法无天的弟弟居然想要劫狱,他此时正在百无聊赖的玩着一把小刀。

    是的,小刀,不应该出现在笼舍里的小刀。

    任何规定之下总有漏洞可以钻,已经远在首都呼啸人生的凯文曾经说过,越是制定严密的规则,漏洞也就越多,相反越简单的规则反而越难有漏洞钻。他为此还举了一个例子,用谋杀举例。在现行的法律中将谋杀罪主要的分为三种,第一种是有预谋的故意谋杀罪,第二种是没有预谋的激情犯罪,第三种则是受到了威胁被迫反击之后的过度防卫。

    在这三种大类之下还有一些详细的内容,但每年通过钻这些缜密细节法律条纹漏洞,从而躲过绞刑的杀人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如果将“杀人者必须偿命”这样如此简单的一句话作为审判和量刑的标准,那么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杀人犯有机会通过钻漏洞成功的脱罪,尽管这么做可能会让一些原本不该死的人离开这个世界,但死一个坏人,总比活一个好人对这个世界更具有意义,不是么?

    所以在笼舍这样规定不允许有“匕首等锋利器具”的地方,一样存在着种种可以夺取别人生命的东西。这把刀子的前身,是一把“消失”很久的尺子。每个笼舍中都会有一个boss,而这把刀子就是所有笼舍房间boss必须持有的东西。它不一定是用来实施伤害,或者恐吓威胁别人的东西,在这样的环境里,它更像是一种仪式性的东西,是一种传承。

    即将离开这里的boss会把刀子传给下一任boss,作为下一任boss统治一个房间权力的象征。同时,这把刀子也具备一定的杀伤力,对于新boss在短时间里获得大家认同的统治权也有一定的助益。

    现在,这把刀子落入了都佛的手里,长度只有巴掌宽的刀子在都佛的手中如同一个舞动的精灵,在他的指间不断的翻飞穿梭,就像是闪亮的金属蝴蝶!

    原本挤了十几个人的房间里现在只有六个人——杜林、都佛以及另外四名同乡会的骨干,原本住在这里的人已经被他们撵跑,连每个房间都有的“圣物”也留了下来。

    实在是有些不耐烦了,都佛将手中的小刀一收,居然看不见他把小刀藏在了什么地方。

    “boss,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