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一章 欺上
    普朗多很多的时候都在笑,很难看见他生气的样子,即使你奚落他,嘲讽他,拿他开玩笑,他也会保持着脸上的笑容。他会露出其他的表情吗?当然会,在对待那些地位、身份不如他的人时,他笑的不多,似乎他的笑只对那些上流社会的人“开放”。但是熟知他的人却知道,他有时候面对上流社会的人也会露出其他的表情。

    比如说他要下黑手的时候,亦或是他感觉到为难的时候。

    此时的普朗多眉头紧紧的拧在一起,要说在特耐尔他最想除掉的人是谁,莫过于杜林那个小东西。他总是不按照规矩来,给自己惹麻烦,还差点把自己拉下水两次。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居然敢用自己的家人来威胁自己,这是普朗多无法接受的,所以他最想要除掉杜林这个“异类”,但是又不敢下手。

    不敢下手的原因在于他无法承受失败之后的报复,他没有信心能够一次性的解决掉那个如同狐狸一样狡猾的杜林,一旦失败让他跑掉了,或者让他手下的干部跑掉了,那么普朗多就要面对这些疯子狂风暴雨一般的报复。

    他虽然是地区警察局局长,虽然是特耐尔城内维护秩序和法则的一员,可他和那些街头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在本质上并没有任何的区别,他也是一个人,也只是一个人。他没有能够防御子弹的皮肤,没有一只手就能掀起武器搭载平台的力气,一场爆炸甚至是一颗子弹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所以他不敢对杜林下手,即使有了万全的方案,不到最后他也不敢动手。

    杜林可以是一个疯子,用赌博的方式来决定未来,可他普朗多绝对不是一个疯子。

    现在,他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市长大人的女佣亲自送来了一个纸条,纸条上寥寥数句话的内容却让普朗多有些难以承受。市长大人要求他将杜林和他所领导的同乡会骨干全部抓起来,送进监狱里。市长大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一方面是告诉所有人,海德勒这种卖国贼的后裔血脉里流淌着卖国贼的血液,哪怕他穿上奢华的衣服,住在金碧辉煌的屋子里,他依然是一个卖国贼,是不值得信任的人。

    另外一方面,也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警告海德勒,或许他真的有很大的权势和能量,但是这里是特耐尔,他说的不算,市长大人说的才算。

    可能在市长看来很简单的一件事,到了普朗多这里却变得麻烦重重,首当其冲的就是要不要对杜林动手,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如果选择不动手,他肯定不会因此得罪杜林,也不会受到杜林和同乡会的报复,可是他会得罪市长大人。听话的工具和不听话的工具如何甄选几乎不需要动任何的脑筋,中期大选在即,到那时市长大人只要打几个招呼,普朗多可能就要丢掉脑袋上的帽子。

    很艰难的抉择!

    有没有两全的方法来度过这个难关?

    普朗多的拳头攥了又攥,眼里逐渐流露出一抹凶历的光泽,他用力一锤桌子,做出了一个决定。

    他要去见杜林。

    一如上面所说,他不喜欢杜林,但是生活在这个社会中,成熟的表现是将自己的真实喜好彻底的藏在心底不要表露出来,你可以不喜欢所有人,但是你不能让他们知道你不喜欢他们,还要装出一幅我们是好朋友的样子,然后在必要的时候,选择一个隐秘的方式,从后面给你所不喜欢的人一刀,一瞬间就会感觉到舒服多了。

    他不喜欢杜林,可在这件事上,他需要杜林的帮助。

    他在休息室里换掉了自己的警服,穿上了一身便衣,然后戴了一顶帽子遮住自己大半的相貌。好在这个时候天气已经急剧降温,穿上宽大的风衣也不会引人注目。他就这么悄悄的,从警察局的后门溜了出去。他要去找杜林,然后说出自己的想法,给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结果。

    当普朗多在城里转了两全才找到杜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卡鲁尔不是一个容易说服的老头子,即使有恩斯特的陪伴,好在杜林费劲了口舌终于让卡鲁尔选择暂时相信他的说辞,为此他还请了两人一同共进晚餐,花了快一百块。

    略微有些熏然的杜林刚从车里下来,路边阴影中一个矮胖矮胖穿着风衣戴着帽子的家伙就走了过来,凉飕飕的风恰好袭来,杜林一个激灵,拔出了手枪就对准了那个家伙。

    “嘿!是我!普朗多!”,普朗多赶紧摘掉了脑袋上的帽子,露出了自己的面容,杜林这才瞪了他一眼,收起了手枪。

    “如果下次你还这么出现,在你的墓碑上我一定会刻上‘这个人死于晚上穿风衣戴帽子’这样的话!”,门店中的人已经打开了店门,杜林一边朝里面走,一边摘掉围巾,“你怎么来了,还穿成这样?”,如果仔细的盯着杜林看,就能发现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歪歪扭扭的就是走不成直线。

    其实杜林并不能喝酒,或者说他并不是很能喝酒。克斯玛先生喝的酒基本上都是克斯玛夫人用那些卖不掉又吃不完快要**的果子酿的,酒精度数低的同时,还有一股子烂果子的怪味,家中的孩子们都不喜欢喝,自然也谈不上什么酒量不酒量的问题。他不能喝,可还是喝了,共进晚餐是释放一种和平的信号,他需要饮用一点酒精饮料来烘托气氛。三人都不是什么小人物,选择的自然也是高度的酒,结果一不留神,杜林就喝的有些飘。

    普朗多没有回答他的话,杜林脚步一顿,立刻朝着二楼走去,两人进了房间都佛守在了门外,他知道这两人一定会有重要的事情说,所以没有杜林吩咐,他不会进去,也不会让其他人进去。

    普朗多直接将纸条丢给了杜林,杜林揉了揉双眼,眯着眼睛看清楚了纸条上的字后顿时出了一身汗,“这是谁给你的?”

    “除了那位市长大人之外,能够命令我的人在这座城市并不多。”,普朗多嘿嘿一声冷笑,从杜林桌子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

    杜林闭上了眼睛向后靠着,好一会,他才问道:“你打算怎么做?”,他没有问你抓不抓我这样的废话,普朗多既然来到了这里,将这个纸条给他看,那么不言而喻的意味着普朗多并不想和杜林发生冲突。

    普朗多谈了一下烟灰,“我有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只是不知道你敢不敢赌一把。”

    接下来普朗多就把自己的计划说给杜林听,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计划,不过是老一套的东西,说白了就是欺上瞒下。他会将杜林抓起来,再抓几个瓜尔特人指认他们都是同乡会的骨干,然后按照市长的意思给他们判刑并且将他们发往地区监狱。在通往地区监狱的路上,他会将杜林放出来,换一个人代替杜林去服刑。

    这样市长交代他的任务他完成了,也没有把杜林得罪死,谁都没有得罪。

    杜林哑然失笑,这不就是当初普朗多给歌多尔出的招吗?结果最后还被他破坏了,但是仔细回过头来想一想,这种招数虽然低级而且看上去很“幼稚”,可却极为有效。如果不是杜林一心想要弄死歌多尔,说不定那一次劫难真的就让普朗多和歌多尔就这么混过去了。

    现在唯一让杜林有些犹豫不决的是普朗多真实的想法,要知道一旦被关进地区警察局,杜林的小命就掌握在普朗多的手上,他会失去所有的主动。要是那个时候普朗多突然翻脸的话,搞不好真的会死在里面。可如果不执行这个计划,就意味着要放弃在特耐尔城所有的生意和基业,远走他乡,重新开始。

    不是杜林矫情,不肯去其他地方,他能够崛起,能够快速的拥有今天的地位和一切,他肯定是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和艰辛。更多的,则是一种冥冥之中存在的运气,是运气让他拥有了现在的一切。如果去其他地方重新开始,能不能够做到像现在这样的地步很难说,人生地不熟加上当地人先天性的排外,说不定他这一离开,一辈子都可能一事无成。

    也有可能会铸就更高的辉煌,但这谁又能说的准呢?

    他凝视着普朗多,普朗多坦然的迎着他的目光,“我需要保证,普朗多,否则我会选择其他方法自保。”

    对于杜林的猜忌和不信任,普朗多也没有计较,换位思考的话如果他是杜林,他也不会轻易的将自己的小命交到别人的手上,“你想要我怎么做?”

    杜林伸出了一根手指,“我不接受任何刑具的拘束,包括了手铐之类的。”,接着他伸出了第二根手指,“我身上要有两把手枪,我不会主动拿出来,但必须有……”,他又伸出了第三根手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