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零章 不信
    对旧党的《资本威胁论》具有反对看法的理所当然的都是新党的“革新人士”,一个城市的是否繁华与商业的繁荣程度有直接关系,这一点在过去封建帝制时期已经得到了论证。一个城市如果繁华,商业如果繁荣,在相对清明廉政的执政体系下,就能够得到更多的税金,用于国家的发展和城市的发展。

    这一点无论是新党,还是旧党,其本质都是一样的,只是双方的最终目标和侧重有所不同。

    商人能够极大的活化一个地区的贸易行为,只有贸易行为变得多起来,各方面才都可以受益。至于旧党提出的“商人通过控制人民达到控制国家的目的”这样荒诞的说法,新党是绝对不承认的。在很多“开明人士”看来,资本家对社会,对国家的好处是远远大于坏处的。

    资本家们贡献了就业机会,就业机会可以减少一个地区的无业人口数量,从而达到减缓各层面的矛盾以及增强治安的效果。工人们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换取了金钱——这一点绝对没有任何问题,资本家们也愿意为这样的劳动结果买单,资本家得到了产品,工人们得到了金钱。

    货物的出售换来货币的流通,执政的一方也从中获取了足够的税金用于城市的发展建设。城市变得好了,就能够吸引更多的外来资本进入,从而得到更多的就业机会,产生更多的商品,更多人因此而获得了薪水,也让城市的管理者得到了更多的税金。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而一切的根本则是资本家的出现。当然新党也建立了许多法律法规约束商人的行为,比如说《最低时薪法》,或者《工人基础保障法》,还有工会等社会组织自发的保护工人的利益,不让资本家为了赚钱过度的剥削工人。

    要知道在过去,很多地方都在实施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方式,资本的力量被政权极大的削弱和控制,有事没事的还要减掉一层羊毛,让很多资本家退变为商人。他们不愿意建立大型的工厂,不愿意雇佣过多的工人,也不愿意为那些劳动者支付足额的薪水。只有这样,他们才能避免可能出现的凄惨命运。

    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社会体系发展的健康吗?

    这个答案是不一定,因为在封建帝制时期,其实很多贵族本身的行为,就等同于现在资本家的行为,只是这种行为披着某些外衣以另外一种形式来开展,所以很多人并不理解。

    到了现代,无论资本的力量是好还是坏,过度的讨论其实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资本的力量正在迅速的膨胀。

    海德勒是帝国商会总会的核心成员,轮值到特耐尔城作分会的副会长,至于为什么是特耐尔,那是因为特耐尔虽然很偏僻,但这里是货运的枢纽之一,所以需要一名位高权重的商会核心成员在这里坐镇。他现在仅仅是一个商人,市长大人在与他聊天对话的过程中,都需要稍微斟酌一下自己的用词。

    因为他明白,别看他现在是一名城市的市长,但是对上商会总会核心成员这样身份的海德勒,他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能够占优的地方。而这,就是旧党们最害怕的地方之一。

    他们可以调用巨额的财富打通一个个关节,从而影响到一个个政治人物的选择,彼得相信如果他做出了有损于帝国商会总会整体利益的事情来,可能不需要他那位瘫痪在床上的老岳父发话,就会有人来收拾他,而且还是旧党中的自己人。

    扯了半天的闲话,市长大人终于开始将话题指向了今天的核心。

    海德勒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其实并不能完全这么说,我是瓜尔特人和奥格丁人的混血,我的母亲是纯血的奥格丁人。”

    市长大人恍然大悟的点着头,至于他心里怎么想的谁也不清楚,“我听说过你一直在从事于对瓜尔特人的慈善和救助活动,是这样吗?”

    海德勒再次点头,这种事情他没有办法否决,为了扭转自己在瓜尔特人心目中的形象,他总是无偿的去帮助那些贫穷的瓜尔特人。尽管经常会发生瓜尔特人情愿饿死、冻死也不愿意接受他援助的事情,但是他依旧热衷于此。他还经常把一些入狱的瓜尔特人捞出来,,或是为这些入狱的瓜尔特人找一位不错的律师,帮助他们打赢官司。

    在做了很多的工作之后,付出了时间与财富还有辛劳,终于有一小部分人扭转了对他的看法,只有一小部分人。

    比如说格拉夫那个蠢货就是其中之一。

    市长手指在茶杯的杯沿上来回的推动,他瞥了一眼海德勒,问道:“我听说你和一个叫做杜林的乡下瓜尔特人认识,这个家伙创建了同乡会,还开办了一个贸易行,普朗多那边有好几件涉及到了他的谋杀案和伤害案正在调查处理。你和杜林,是什么关系?”

    海德勒斟酌着说道:“他是我很看好的后辈,也很有想法。他找到我说要建立一个团体,用于帮助瓜尔特人,我相信了他,并且给了他一些资金上的援助。”

    市长大人所说的这些话其实都是海德勒最不想听见的,他是一个瓜尔特人,瓜尔特人不喜欢他,奥格丁人一样不喜欢他。他总是小心翼翼,避免给自己的对手任何的机会。当他听说普朗多正在调查杜林的时候,海德勒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依然很小心,他不确定市长是不是想要把杜林作为一个跳板,然后让棍子落在他身上。

    商会总会中的斗争一点也不弱于政治上的斗争,议员的席位就那么多,代表了商会总会的权力的集中与分散。在商会中实力比海德勒更强,但是并不是议员的大商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他之所以能够入选,也多亏了他瓜尔特人的身份,就像另外两个省雅人议员那样。出自与对利润最原始的追求,吸纳一个两个具有代表性的外族人进入商会,对商会的宣传和工作也是极为有利的,但这并不代表别人就会因此放弃对他下黑手的可能。

    于是,面对可能出现的危机,海德勒一如既往的如同一个成熟的商人那样,选择了权衡利弊,然后交易。尽管他觉得很可惜,如果没有这件事的话杜林极有可能在未来二十年到三十年内成为一名大人物,可那始终是“如果”!

    你不是觉得杜林是我的人吗?很好,那么我就将他送给你,这样子总能洗脱我身上的嫌疑了吧?

    “您应该知道,我是一名合法的帝国商人,我从来不做违法的事情。对于您所提及的杜林,我和他认识,他用充满了诱惑的话让我相信他建立同乡会是为了更好的为瓜尔特人服务,但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是如此凶残的暴徒。您请放心,如果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地方,我一定会配合到底。”,海德勒笑着将杜林“交易”了出去换取自己的清白,就像他父亲以及他自己曾经无数次所做的那样。

    市长大人眉毛挑了挑,“很感谢您对正义的支持,我会和普朗多说的。”,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对了,你认识一个叫做乔恩的瓜尔特人吗?”

    “不认识!”,海德勒回复的很快,也很果决,同时他有点好奇的问道:“近来一段时间这个名字几乎充斥着城市的大街小巷,很冒昧的问一句,我可以知道这个乔恩做了什么事,以至于整个城市都在找他?”

    市长大人的脸上始终保持着亲善的笑容,“没什么,都是不重要的事。”

    沉默了议会之后,市长大人说道:“感谢今天您能在繁忙的工作中应邀而来,非常的感谢,我们之间的交谈十分的愉快,我很期待下一次的到来。”,市长大人该说的该问的也都说完问完了,他这边起身,海德勒也站了起来,两人握了握手之后,市长大人送海德勒出了办公室的门才分别。

    回到办公室里的时候,市长大人仔细的想了想,他认为海德勒与杜林之间的联系绝对超过了海德勒自己所说,以及所表现出的那样,两人可能有更深层次的联系和关系。很有可能杜林就是海德勒的白手套,专门为他做一些他自己不好出面的事情。甚至“乔恩”的出现,就是海德勒的安排。

    那么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海德勒所说的每一个字,市长大人都是不信的!

    站在窗户边边上望着海德勒乘坐着他自己的车子离开之后,市长大人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没有任何的犹豫,写下了几行字,叠好之后及教给了女佣,“拿去让人送给普朗多,叫他自己看着办。”

    女佣拿着信纸如同被付与了某种使命,面带神圣的表情离开了办公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