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九章 资本
    “一定要查清楚,是谁在背后对我们下黑手。”,杜林思索了片刻,说道:“立刻放下一些不重要的工作,全力调查这些人的线索,我有几点建议。”

    “第一,能够一口气拿出这么多手枪的势力绝对不会是什么小势力,而且我认为这些人极有可能不是古里的人,是来自其他地方的人。如果古里市有某个帮派能够一口气拿出这么多的武器,也不可能到现在那些帮派依旧处于混战当中,他们有实力统一古里市的地下世界。但这只是我的建议,不是说古里市就不用查,一样要仔细的查。”

    “第二,我记得我让你们在动力舱上做了记号,做了没有?”,杜林买回卡车的时候就让艾尔利斯去给动力舱不起眼的接缝处刻上一些记号,卡车这种车辆其他的零件都属于消耗件,经常会更换,唯独动力舱不会更换。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在某些情况下能够直观的分辨出自己的车和别人的车,现在正好用的上。

    都佛这边点了头,杜林继续说道:“以购买卡车为理由去周围城市销赃的地方看一看,特耐尔的几个窝点也不能放过。如果发现了我们的车,暂时不要惊动对方,先调集人手去了以后再说。”

    “第三,我们的卡车塞满了货物,我相信只要那些卡车在路上行驶,就一定会留下车轮的痕迹。抽调人手去现场,顺着车轮痕迹去找,看看这两辆车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第四,两车货三万多块的价值,对方可能不会在第一时间出手,但时间绝对不会长。让人盯着周围的市场,看看什么地方有其他人在出货,找到他们,跟着他们,看看他们是谁!”

    杜林拍了拍手掌,“动起来,现在就去做,人手不够的话从街上暂时雇佣一些人!我去见另外两个家伙,希望他们能够放聪明一些。”

    都佛离开之后没有多久杜林也离开了,他需要向两位合伙人说明这次的情况,希望他们不至于愚蠢的连真假都看不出来。

    杜林第一站是恩斯特的家,之所以选择恩斯特原因在于这个家伙的主要生意并不是私酒,而是另外一种更加违规的东西,当然利润也更大。更重要的是恩斯特是一个聪明人,他比卡鲁尔的脾气要好,也能够动脑子去思考,这才是关键的。只要能让恩斯特相信杜林并没有黑吃黑,那么两个人一起去说服卡鲁尔的时候,无论他信还是不信,都必须将信将疑的相信这种说辞。

    因为他面对的是另外两个实力更的对手,如果不想被杜林和恩斯特联手踢出局的话,即使真的是黑吃黑,他也必须认了。

    恩斯特对于杜林的到访非常的惊讶,以及欢迎。说实话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不需要操心就能把钱赚了的机会。他不需要有任何烦神的地方,一切都交给杜林的人去运作,然后每周等待着分红即可。以前他看不中私酒的利润,是因为私酒的销售范围太窄,销售的量太少,做私酒完全是一种隐藏自己真正生意的手段。

    但是现在,他还真的有点舍不得这部分的利润。不仅比以前多,还比以前省事。

    所以当他站在别墅的门口看见杜林从车中出来的那一刻,立刻张开双臂从台阶上走下来,迎了上去,“我亲爱的朋友,欢迎你的到来!”,他与杜林拥抱了一下之后立刻分开,引领着杜林朝别墅中走去。

    恩斯特的别墅建造在市中心稍微靠近边缘的地方,据说他和市长,还有城里其他一些大人物都有联系,特别是市长,时不时就会来这里坐一坐。有人说恩斯特的起家在于他的妹妹,他妹妹是市长最喜欢的情妇之一。也有人说恩斯特的祖上也是贵族出身,而且与市长还有一些渊源。

    无论真相如何,总之恩斯特的发家和市长有脱不了的关系,也正是因为这一层关系,让他有资格在市中心修建了一座有独立花园的别墅。

    两人进了别墅,别墅的装修很简约,也很大气,看样子是请了非常出色的设计师。两人进入会客厅之后,管家送上的茶水和一些水果糕点之后就离开了,恩斯特也笑着询问起杜林突然到访的原因。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杜林尽量的让自己的语气情感饱满并且真实,“我们送到古里的货被抢了!”

    恩斯特听完之后愣了一下,紧接着就哈哈大笑,“这个笑话真的很有趣,我记下了,下次有机会的话我会用到这个笑话。”,笑声逐渐的随着杜林认真的表情愈发衰弱,直至消失。恩斯特皱起了眉头,问道:“不会是真的吧?”

    杜林耸了耸肩膀,“很遗憾,这是真的!”

    恩斯特顿时吸了一口凉气,送往古里的货物价值三万块,其中有一万四千块是他和卡鲁尔的,其中他又占据了大部分,差不多**千块的样子。除去成本,利润在四千块上下,这是因为杜林制定的以低价位高品质冲击其他城市的私酒市场计划所制定的价格和利润。这一招非常的有效,本身私酒就有很高的利润,如果主动缩减利润的确会对成熟的市场造成巨大的冲击。从之前的贸易量和收入来看,这招很有效。

    四千块的利润和五千块的本钱,接近一万块的损失!

    不过还没有放在恩斯特的心里,更没有让他觉得心疼。他眉头紧紧抓着,沉声问道:“死了多少人。”

    “十个!”

    杜林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表情无法控制的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剩下的不会都是你的人吧?”,当他得到了肯定的答复之后,再一次笑了出来,“我信了,真的。没有人会傻到为了这些钱冒着翻脸的危险来黑吃黑,你有什么想法或者对策吗?”

    “先取得你们的信任,然后再查清楚,是谁在后面搞鬼!”,这句话杜林说的杀气腾腾,反应出了他此时内心最真实的态度。

    这不是一个好苗头,因为消息一旦扩散开,更多的人都会把主意打到杜林的车队上。只要能够凑到足够多的人,拥有足够多的武器,可以说劫掠私酒运输队这种无本的买卖几乎一吃一个准。杜林不能在短时间里把那些人找出来然后干掉,那么以后再向外扩张,运输私酒,就会变得危险重重。

    一千块就足以让很多人冒着死亡的威胁去做一些自己无法承担后果的事情,更何况这里有三万块!

    “你有什么计划吗?”,恩斯特从桌子上拿了一个苹果,用力咬了一口,饱满的果汁随着他的咀嚼从唇齿间飞溅出来。

    杜林点着头说道:“我有一个计划!”

    两人谈了好一会,一起离开了别墅,前往卡鲁尔位于城郊的别墅。说服卡鲁尔显然没有说服恩斯特那么容易,卡鲁尔这个小老头很固执,如果不是杜林拉着恩斯特一起来,很有可能小老头会和杜林翻脸。这其实和几千块的损失没有关系,对于这三位来说几千块并不算什么太多的钱,真正能够产生影响的,还是信任问题。

    今天你能黑吃黑吞掉我一批货,说不定明天你就打算把我这个人都整个吞下去。在光明之外的阴影中,是没有善良可言的。如果卡鲁尔拥有很强的实力,可以以一敌二,说不定他也有这么做的打算。

    好在杜林和恩斯特是两个人,无论是谁的实力都比他强,他也只能相信杜林。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然是找到那些人,然后以血还血!

    “三大巨头”正在商讨如何让敌人付出代价的时候,市长约见了海德勒,就在市长办公室。

    之前警察局外有些人总是莫名其妙的不断路过,面带犹豫之色,眼看着就要有人站出来告密了,公园里被剥了皮的洗车工让警局外那些面带犹豫之色的人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有人说这些人的消失和那洗车工的遭遇有关系,是有人在警告这些即将成为泄密者的人们,管好自己的嘴巴。无论这是不是真的,市长都当他是真的。

    所以他约见了海德勒,想要知道在背后阴了他一把的人,是不是海德勒。

    “我记得您祖上是瓜尔特人?”,市长脸上挂着随意且轻松的笑容,让女佣给海德勒空了的茶杯重新注入了新的茶汤,两人就像是在闲聊,但绝对不是闲聊。

    海德勒是帝国商会总会的核心成员,自从新党推翻了封建帝制通知之后,资本的力量如同野外的荒草,正在疯狂的生长。一些旧党的学者认为这是一种极为恐怖的现象,资本的力量开始挑战政治权力,对帝国的危害比外部力量的侵略更加的危险。以前的资本家不过是贵族羊圈里的羔羊,但是当人们把他们从羊圈里放出来的时候,他们就变成了狼。

    他们已经开始通过金钱的力量间接的统治这个帝国的人民,开始挑战权力的威严,如果不制定一系列相关的法律法规,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政治家们治理一座城市都需要仰仗这些原本被他们看不起的资本家。

    但是,社会上也存在着一些不同的看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