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七章 自由
    “你告诉过我,这段时间没有任何人接触到夫人,这就是你对我的承诺吗?”,彼得压抑着自己的愤怒,眼睛微微眯着,这份信的到来让很多事情都会失去控制。信件的第一句话等于给薇薇安肚子里的野种正名,正名那个野种是他的“孩子”,从现在起无论他承认或者不承认,都必须向现实低头,承认那个孩子是自己的。

    并且他还必须小心翼翼的保护着那个野种,不让任何的威胁接近他,一旦他遇到什么危险提前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么他这个市长恐怕也当到头了。

    没有接触过那位大权在握的老人,就根本无法了解到一个连坐起来都无法做到的老人,对这个州有着怎样恐怖的统治力。或许支撑总督大人一直健康的活到今天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手中的权力。

    他只需要一句话,中期大选的时候彼得可能就要与市长告别,去某个更加偏远的地方担任某个不重要也没有任何权力的小官员,比如说税务官。如果他想要保住自己的地位和权力以及体面的生活,他就要咬着牙认下薇薇安肚子里的野种。

    所以薇薇安自由了,并且他还要踏马的去保护她以及她肚子里的野种!

    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在这段时间里接触了薇薇安的那个人。

    面对市长大人压抑着暴怒的质询,管家只能以沉默对待。他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任何人想要接触夫人都必须先通知他,而且这段时间也没有什么人来拜访,即使有两三个人来到了庄园,也都是处于他或市长大人的视线之中。

    那么到底是谁在天主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触到了薇薇安夫人,并且把某些重要的消息传递了出去?

    管家想了很久,一点头绪都没有,他根本想不起任何可能存在的人能够接触到薇薇安夫人。

    反倒是情绪波动极为强烈的市长大人怔了一下,开口说道:“那两个警察!”,他瞪着管家,是管家告诉他那天下了大暴雨,他因为同情以及某些原因让两个小警察进入了庄园,并且在庄园里休息了片刻。就在这片刻,没有人知道这两个小警察是真的在休息,还是偷偷的去见了薇薇安。

    一个人如果想要让自己所思考的事情变得更加详实周密,那么所有主观不可能的事情,都要先“可能”的去推演考虑一番。毫无疑问,这两个小警察具备了所有的条件,也有很大的几率就是那个“可能”。

    管家嘴唇动了动,想要辩解的话最后没有说出口,他做错了,即使有一些借口也变得毫无意义。

    彼得心烦意乱的重重怒哼一声,防来防去,结果还是自己人把“敌人”给放了进来。他伸手从管家的手里夺取了信纸,继续看了起来。除了第一句话让他怒火攻心之外,剩下的内容到也还算平和。

    总督大人除了恭喜彼得要当爸爸了之外,还告诉他,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中期大选时老人会继续支持彼得,还会介绍一些重要的大人物给他认识。这就是典型的打一巴掌给一根胡萝卜了,偏偏还非常的有用。总督大人口里的大人物和彼得认知中的大人物可能相同,也有可能会更加重要一些。

    人脉的构成是一件很简单同时又很复杂的事情,并不是说介绍某个人给你认识一下,就等于你和这个人成为了朋友,构筑了人脉网络。这里面还需要“引路人”更多的工作,让大家有共同的利益,才能逐渐的将人脉纳为己用。如果有总督大人的介绍,加上他和总督大人之间的关系,想必下一次大选年他一定能够获得更多的支持,触碰到更高的层面,得到更多的权力。

    权衡利弊之下,无非是多了一个野种儿子,就能够得到如此之多的重量级政治回报,他觉得也不是不能接受。反正将来那个野种也是“自己的孩子”,适当的管教也是组成父爱的一部分,想到这里彼得就坦然多了。

    “晚餐丰盛一些,请两位议员和家人来赴宴,另外……”,彼得本来想让管家通知薇薇安夫人一起参加晚宴,不过他考虑一下,还是亲自去邀请。挥了挥手,管家松了一口气,立刻离开了房间。

    他得感谢彼得是一个自控能力很强的家伙,否则丢在他脸上的就不是信纸,而是其他什么东西。

    市长大人稍作休息,想了一些问题之后就上了二楼,推开了卧室的房门。他看着坐在沙发上正在阅读的薇薇安,面带笑容的走了过去,“是什么书,让你这么投入以至于忽略了我的存在?”,他端起桌子上唯一的茶杯,将所剩不多的花茶茶汤一饮而尽。

    薇薇安夫人并没有像普通女人那样在承受了丈夫的暴力殴打和幽禁之后歇斯底里的发泄,她端庄典雅的向后坐了一些,手指掖在书页中,将书合了起来,露出了书本的封面。

    这是一本关于启发智慧的书,叫做,是一名很有名气的哲学家所写的,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受追捧,直至他开始膨胀,开始肆意的抨击帝国的政治体系和一些施政行为,然后他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一些心理阴暗的家伙认为他说了一些不该说的,但是民众们想要听见的话,所以被“清理”了。

    这样的阴谋论论调几乎每天都在发生,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事也逐渐的从人们的视线中淡去,只留下了几本热销书,以及没有人使用过却每个月都有资金注入的户头。

    “怎么突然喜欢上看这种书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艺术才是你追求的东西,不是吗?”,走到一边拿着茶壶又走回来的彼得手中还端着果盘,两人之间根本看不见丝毫的火气,就像普普通通家庭里的普通夫妻那样,进行着日常的交谈。

    薇薇安夫人重新翻开书,沉思了一会,说道:“每个人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想法,这本书里有一种很有趣的说法,说是人的想法大多基于本身对世界的渴求。当你需要进食的时候你会想到食物,当你需要补充水分的时候你会想到水源。在这种解释的方式之下,也许我想要了解更多的东西,所以我想要看书。”

    彼得拍了拍手掌,“很直白的解释,也很真实。”,说着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晚上我邀请了议员和他们的家人来这里共进晚餐,你需要打扮一下。”

    薇薇安点头称是,“我知道了!”

    目的已经达到,彼得拍了拍腿站了起来,“我去工作了,有事情让人通知我。”

    望着彼得消失在门外,以及没有关上的房门,薇薇安夫人的嘴角露出了些许笑容。她知道,自己赢得了这一轮的比赛,她自由了。她将以自由为基点,让所有的人都明白,她不是权力的阶梯,也不是可有可无的人,她绝对会成为一个重要的角色。

    在这座城市!

    在这个州!

    第二天,德利尔就遮遮掩掩的走进了杜林的办公室,他这段时间被吓坏了,他以为自己会完蛋,可能被埋在郊外,也有可能会漂在玛瑙河上。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他都再三的感谢天主让他又能多活一天,直至薇薇安夫人亲自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通知他让他去召集那些贵妇们的时候,他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同时,他也没有忘记杜林交代他的任务——如果薇薇安夫人在他那里出现,他一定要第一时间来通知杜林。

    顺便拿一点报酬。

    “薇薇安夫人的情况怎么样,精神状态和身体情况,有没有受伤或是被人胁迫?”,杜林低着头点手中的钞票,一边数,一边问。他点钞票的动作也吸引了德利尔,德利尔望着那一卷钞票恨不得立刻抢过来,如果他有那个胆量的话。

    天主在上,这段时间德利尔的日子可真的不好过,薇薇安夫人没有召开茶话会,加上市长所作所为对他造成的阴影,他这段时间几乎没有任何的收入。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杜林手上那一卷厚厚的钞票的德利尔愣了一下,才立刻解释起来。

    “薇薇安夫人的精神状态很好,我觉得她比前一段时间的精神状态更好。她的气色也不错,说话的时候声音很有力,是一个人来的……对了,她换了一个新司机。”

    杜林停止了点钱的动作,将两百块放在桌子上。望着那一叠钞票德利尔控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伸手就朝着那一叠钞票抓了过去,他这段时间太缺钱了,连最喜欢的水疗都停了下来。有这两百块,最少一个月不需要为钱烦恼。就在他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钞票的时候,杜林拿住了那一叠钞票,也让德利尔的注意力转移到杜林的脸上。

    他有点委屈,他已经按照杜林所说的去做了,为什么这叠钞票还不属于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