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六章 两封信
    敬爱的父亲:

    我怀孕了,而且如您所愿,并不是彼得的孩子。尽管我知道那个该死的家伙是您安排的,但是我对您从没有过怨恨。我明白您的想法,柯多尔家族不应该有低贱的后裔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但是很可惜,您做到了一些,还有一些您错过了。一如我在信件最前面所说的那样,我怀孕了。

    他的身体里流淌着伟大的柯多尔家族的血脉,但是也流淌着卑贱的瓜尔特人的血脉,用您的话来说,他应该是一个混血的杂种。您可以控制我的人生,控制我的丈夫,但是您控制不了我和我的灵魂。

    我的灵魂是纯洁的,我始终坚信这一点,这也是您和其他所嫉妒的。

    我写这封信并不是想要证明我比你们纯洁,只是想告诉您,您的女儿薇薇安,终于踏上了您想要安排给我的道路。

    我听说在帝国的东部地区一些女人站起来了,她们自称为“女性权力的斗士”,人们称她们为女权运动者。新党那些虚伪的小人对此也发表了积极的看法,我可能成为不了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但是我可以成为一个时代杰出的女性代表。我将要在特耐尔地区,在坎乐斯地区响应来自帝国核心的声音,在这里发起女权运动。

    我只是通知您,并没有征得您同意的想法。我明白您这样的政客对儿女的感情远远没有您的地位和权力重要。

    当然,作为您的女儿,我希望您能够祝福我,祝福我的事业。

    这是我用半生才明白的东西,你不争,并不会让人觉得你是谦虚的,他们只会认为你是懦弱无能的。

    祝您能够活的足够长久。

    祝您那些私生子们能够继续骚扰您。

    祝您早日恢复健康。

    爱您的女儿。

    薇薇安。

    管家有些尴尬的放下手中的信纸,俯首帖耳的站在了一边。这封信的内容有些过火了,这对已经几乎瘫痪的总督阁下来说是简直就是一瓶毒药。医生说过,总督阁下目前最不应该做的事情就是生气动怒,那会影响他体内血液压力的变化,可能会让他的病情加重。薇薇安小姐的这封信里没有一句话是好话,都是让人生气的东西。

    就在管家等待总督大人用脏话来代替自己的肢体动作发泄心中的怒火时,总督大人居然发出了笑声?!

    这是极度暴怒之后夹杂了仇恨和怒火的冷笑?

    亦或是他真的在笑?

    管家悄悄的抬头瞥了一眼,就一眼,他看见了总督松弛的皮肤,缺少充血而显得红润的血色,也看见了他闪烁着某种智慧光泽的眼神和真正的笑容。

    他是真的在笑!

    总督大人偏了偏脑袋,“让我一个人呆一会!”

    管家立刻退了出去,站在门口的时候,他说道:“五分钟后我会敲门并且进来。”

    这是医生以及总督大人自己所要求的,任何情况下他脱离人们视线最多不能超过五分钟,总督大人还是很爱护自己这条瘫痪了的小命,他还不想拥抱天主。

    房门关上之后,整个房间里只有总督大人一个人,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几年很少能够见到他笑的如此的畅快,几乎接近于放肆的欢笑。

    每一个家庭都希望能有一个男孩子成为事业的传承者、血脉的继承者。拥有了男孩之后,他们又希望能够一个女孩,薇薇安就在这样的期盼下来到了这个世界。她是总督大人最喜欢的女儿,那些私生子根本无法和她所比较。即使总督大人希望她能够嫁给一名名声显赫的贵族,最后也在她的坚持下,同意了她的要求,让她嫁给了彼得。

    由此可见总督大人是多么的宠爱薇薇安,宠爱到连婚姻这种在政治中具有一定分量的苟合方法都被他抛弃,只为了让薇薇安快乐。

    尽管他做了让她快乐不起来的事情,比如说让人弄碎了彼得的一个蛋蛋,又让医生切断了他生育繁殖体系中最重要的一根管子。他这么做,其实也是为了保护薇薇安,而不是薇薇安认为的他是为了避免有自己有一个血统卑微出身下贱的后代。是的,以老人的智慧如何能够看不出彼得接近薇薇安的目的?

    所以他用这种方法去“保护”薇薇安,他相信有一天薇薇安会明白的,这一天也的确到来了。

    对于薇薇安肚子里的“混血杂种”到底出自什么地方,总督大人并不是很在乎,地位越高,接触的东西的层面越高,越是能够明白现在新旧两党之间的战争其实已经出现了结局的预兆。旧党刻板的保持着核心圈子的“纯洁性”,简单一点来说如果不是帝国的旧贵族,是绝对无法进入到这个核心圈子里的,无法成为旧党的高层与核心人物。

    只是这一条,就限制了旧党未来的发展。反观新党这群帝国的新贵族,他们的确在暗地中也实施着“非精英不高层”的理念,但是可供他们挑选的范围实在太大了。无论出身如何,无论以前怎样,只要现在是人们公认的精英,就有机会进入到新党的高层,进入到真正的核心中。

    守旧应该守的是传统,而不是这种刻板的偏见。

    现在旧党的声势之所以还能够与新党齐头并进,并不是因为旧党有多么厉害,他们只是在吃老本而已。几百年累积下来的资本都在被他们慢慢的消耗,终有一天他们把老本吃完了,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新党全面占优的时候。

    所以总督大人看的很明白,这个世界最终是属于新党的,属于那些不计较出身,不计较成分,只吸纳精英的新党,而不是属于旧党。

    但是,他明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他无法改变自己的立场,因为来不及,也做不到。

    可是他希望自己的下一代中,有人能够站出来成为另外一个样子,可以说这是把鸡蛋放进第二个篮子里,也能说是对未来,对新党的投机。

    他注意到薇薇安在信件里说到了女权运动,不得不说坎乐斯州的确太偏僻了,偏僻到她连那些女权运动的发起者是谁,参与者是谁都没有注意到。

    是的,她没有注意到。

    女权运动的发起者正是目前旧党五巨头之一的嫡亲孙女,参与者中不乏大贵族家庭出身的女性。要知道普通家庭出身的女性整日里不是忙于工作赚钱养家,就是忙着在孩子间消磨自己的人生,有多少普通女性有时间、有金钱、有号召力的去做这种明显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没有!

    简单一点的说,女权运动本身就是旧党开明人士和新党之间的初步的苟合,大家都在尝试着摸索一条新的出路,于是这些女人应运站在了时代的浪尖上!

    总督大人很高兴,柯多尔家族终于有了一个明白人,虽然可能她的“明白”是出于对过去生活的愤怒,对现在遭遇的愤怒,对明暗不清未来的愤怒。但至少,她走对了!

    敲门声把总督大人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他说了一句“进来”,管家推开门后站在了门边,将门轻轻的关上。

    “拿出信纸和笔,我要写一份信给彼得。”

    管家立刻从柜子里去除信纸,俯首于案头,快速的将总督大人所说的话记录了下来。最后他将信上的内容宣读了一遍,让总督大人看了一遍,才装进信封,滴上封蜡,盖上印签。

    这封信在随后稍晚一点的时候交到了庄园里专门负责对外联络的人手上,然后在一名司机的携带下,穿越了两个城市,在第二天中午,送到了特耐尔,出现在彼得的手上。

    彼得神情凝重的观察了一下封蜡上的印签,然后裁剪掉信封的一端,抽出了信纸。

    他的岳父总督大人很少会主动和他联络,其实他也很清楚这是因为他的岳父看不上他的原因。像这样能够主动来信的事情上一次还是他当选特耐尔市长的时候,所以他不知道这封信里说了什么,也不知道他接下来会遇到怎样的事情。他讨厌这种感觉,讨厌这种身不由己被命运戏弄的感觉。

    他摊开了散发着淡淡香味,还有烫金边缘的信纸,下一秒他就掀翻了面前的桌子。花茶、糕点、一些调料和香料将他价格不菲的地毯弄的一塌糊涂。他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微微抽搐着,他的内心格外的愤怒!

    “你不是说,没有人和夫人接触过么?那么你如何解释这份信?”,彼得随手将信纸握成一团砸向了站在一旁的管家,纸团啪的一声撞击在管家肌肉线条如同刀刻的脸上,然后掉落在地上,弹了弹。

    管家默默的弯腰捡起信纸,揉开,第一句话就是“恭喜你,你要当父亲了”!

    毫无疑问,薇薇安夫人怀孕的事情已经被总督大人悉知,接下来这件事如何收尾,已经和彼得没有太多的关系了,他对这件事失去了控制权。

    这,也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