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四章 惩罚
    洗车工甩了甩头,随着他的动作他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

    他隐约的想起自己昏迷之前的遭遇,那时候他穿戴好一切,准备去上班,在开门的瞬间,被两个少年一棍子敲在了脑袋上,打在了他的耳朵略上一些的地方。接下来,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时间仿佛被缩短,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这是一间连墙壁上都镶嵌了碎瓷砖的房间,气温有一些低,让他感觉到了寒冷。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整个人被捆绑在一个台子上。他用力挣扎了一下,负责捆绑的人一定很尽职,肢体上的绳子连动都没有晃动过。他龇牙咧嘴的叫嚷了起来,叫了好一会都没有人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清醒的缘故,他觉得越来越冷了,身体上的汗毛都竖立了起来,身体也因为寒冷而微微颤抖着。

    “该死,到底是谁在戏弄我?我的老大可是疯狗维森,你们一定会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

    “好了,我错了,我已经认识到了我自己的愚蠢,求你了,给我穿上一点衣服什么,或是给我一床被子也可以!”

    ……

    无论他说什么,喊什么,哭泣或者咆哮,都没有人来打扰这件房间的孤独。就在洗车工几乎完全绝望,认为自己可能会被冻死在这里的时候,他听见了金属的摩擦声,那是开门的声音,以及好几个不同的脚步声。这一刻他又精神了不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哆哆嗦嗦,有气无力的嚷嚷了起来,“该死的,快来救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但是别把我一个人关在这里可以吗?”

    他偏着头,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几名穿着胶皮连体衣的少年人走了进来,这种胶皮连体衣大多数时候都是那些屠夫们的钟爱。无论是鲜血还是切开动物内脏时喷射出的各种器官液体,只需要一盆水就能够洗的干干净净。

    前前后后一共五名年轻人,领头的那个家伙有点憨厚的样子,他走到台子边看了一眼连挣扎都做不到的洗车工,问道:“你的母亲是瓜尔特人,是吗?”

    有人说到了要命的关头,人能够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其实到了这样的时候还有一种情况会发生,那就是人的思考能力会得到提升。

    洗车工灵机一动,就意识到这些人都是瓜尔特人,他用力点着头,尽可能的让自己看上去无比的诚实可靠,“是的,您说的没错,我的母亲是瓜尔特人,我也是瓜尔特人。嘿,伙计,我们都是自己人,能给我一件衣服吗?”

    那少年又问道:“你的母亲没有告诉你,在瓜尔特人中,出卖自己人会有怎样的下场吗?”

    洗车工有些茫然,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我没有出卖任何人,我发誓,我只是一个洗车工,我是一个小人物,就算想要出卖谁,也要我有资格先认识那些大人物才行啊?!”

    “那就没错了!”,少年点着头退了两步,“你应该在平时多听听你母亲的话,在瓜尔特的传统中,背叛者都要接受诸神的惩罚。既然你承认你自己是瓜尔特人,那么你也就要承受身为瓜尔特人所需要接受的处罚,让诸神和先王去判断你有罪还是无罪!”,他说完退到了墙边,不再说话,另外四个人都是围了过来。

    其中有一人将一大块布塞进了洗车工的嘴巴里,一股咸味瞬间在他的口腔之中弥漫开,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到了一股馊臭的怪味,只是这味道为什么那么的令人熟悉?

    下一秒,不等他的大脑将重要的情报汇总之后传达给身体,一股剧烈的疼欧就撕裂了他的内心防御。

    这些人正在剥他的皮!

    “该死,你们停下……求你们了,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洗车工一边咒骂一边哀嚎,但是那些少年人却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他们手里闪烁着银光的刀子格外锋利,他能够亲眼看着自己的皮肤一点点的和脂肪膜分离开,奇怪的是流出的鲜血并不是很多。他祈祷自己能活下去,但同时又祈祷自己快点回归天主的怀抱。

    在无尽的恐惧中,他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挂在了离他居住的地方不远的了公园里——在一座将军的铜像上。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天色逐渐方亮,晨练的人们也从家门中走出,这一处公园显然是一个很适合晨练的地方。当第一声尖叫刺破了公园的宁静之后,警察们很快就到了。

    望着被剥了皮奄奄一息,根本分辨不出相貌的红色怪物,普朗多一脑门的青筋。他只是看了几眼就转过身,太恶心了,恶心的让他这个老警察都有了呕吐的**。他招了招手,让两名年色极为难看的年轻警察过来,“去把那个家伙放下来,然后送到医院去抢救一下。如果他活下来了,问问他还记不记得是谁做得。”

    “如果……没有抢救回来呢?”,一名年轻的警员忍不住问道。

    这就是经验上的差距了,当然也可以看作是经验上的累积。普朗多翻了翻白眼,“如果抢救不回来你还打算带着一具尸体回警察局吗?蠢货,当然是丢给医院,他们会把他变成冰棍然后烧掉!”

    吩咐完普朗多就离开了现场,钻进了自己的车,他坐着沉默了片刻之后,指挥者司机,“去东方之星,在那该死的皇后大道上!”

    毫无疑问,这是杜林的手笔。在他崛起之前从来没有人会使用这样的刑法去对待瓜尔特人,只有在他崛起之后,这种该死的刑法才重新出现在这座城市里。无论这个家伙到底出卖了谁,都一定和杜林有关系。

    说句心里话,普朗多并不想管这些麻烦事,因为他很清楚即使知道这件事是杜林做,他也没办法把杜林抓起来关进监狱里。同乡会和他的东方之星,甚至是街道上都有很多人愿意为他顶罪,在特耐尔城的瓜尔特人群体中,杜林的声望正在以一种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的上窜,比海德勒还要有权威性。

    人们信任他,他也回馈给了那些瓜尔特人信任的回报,他让很多家庭不再饱受贫困的困扰,让很多人都有了衣服穿,有了饭吃,让他们有了体面的生活。可能他们的体面对于这座城市真正体面的绅士们来说不过是穷人的无病呻吟,可他做到了,他改变了,人们信任他。

    警车很快就停在了东方之星的门外,站在二楼的杜林望着普朗多从警车里下来,他耸了耸肩膀,对都佛笑说道,麻烦来了。

    是的,麻烦来了。

    普朗多板着脸推门而入,坐在了杜林对面的椅子上,两人之间隔着一张桌子,就像是隔着一个世界。

    “你不该这么张扬,至少在目前这个时候,不应该这么张扬!”,普朗多一开口就抱怨了起来,“上次和上上次我已经想办法给你压了下来,但是你这样不断的制造麻烦总有一天我没办法能够再帮到你。你要明白,我虽然是地区警察局的局长,但是我还做不到你想象中那么多的事情。”

    杜林慢条斯理的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香烟,丢了一根过去,都佛立刻拿出打火机凑到普朗多的身边。普朗多看了都佛一眼,又看了杜林好一会,才点上香烟。

    “听我的,如果你还想要玩私刑,去郊外玩,在那里不会有人管你,但是城里不行,我不想把事情闹大。”,吐了一口烟雾,普朗多原本想要用更严厉的修辞来呵斥杜林,但是莫名的他下意识的选择了相对缓和的说辞。他不明白这是因为什么,可他感觉自己应该这么做。

    普朗多其实说的没有错,动不动就搞这么恐怖的私刑他根本没可能全部都盖住,而且他也相信那些大人物一定也知道了这些事情。一两次那些大人物还能沉得住气,但是次数太多,肯定有人要有意见。但同时他和杜林都很清楚,现在杜林算是旧党的一员,同时刚刚又给议员和市长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即使稍微过火了一点,在这个“蜜月期”大人物们也不会和他计较,前提是他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献上足够的献金。

    杜林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这下子普朗多更惊讶了,杜林这小恶魔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他不知道杜林再搞什么鬼,所以他面对杜林的回答选择了沉默,因为不说话,至少不会被带进陷阱里。

    “瞧,人就是这么奇怪。他们明知道自己的行为会给自己带来麻烦,但是在利益的面前,他们总是会短视的选择最错误的选择。”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做,这件事会有人去自首认罪,谁都不会因此惹上麻烦,相信我!”

    短暂的交谈并没有让普朗多放心,他总觉得杜林一定在计划着什么,这不过是计划中的一部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