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三章 税收
    阿“市长先生,不得不说你们的账务做的非常的好!”,来自州立税务局的调查官放下了手中的账本,他摘掉了眼镜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他身边已经有堆积如山的一堆账目,都是他已经看完的。他用了三天时间将所有的账本粗略的看了一遍,不得不说特耐尔城的税收账本“编”的很完善,是老手做的。

    一翻开任何一本账本满眼都是几分几十分最多几块钱的账目,偶尔有一两项资金较大的报税,最终不是被证明为“微利”,就是被证明为“慈善”。在帝国税收体系中,这两种情况是不征收任何税金的。

    微利,指的是利润微薄,在帝国规定的商业行为中,微利贸易大多数都是指有关于民生的贸易,比如说麦仁、牛肉等生活必不可少的生活物资。官方制定了统一标准的批发价和零售价,不受市场供求关系造成的波动影响,加上“粮保区”和“牧保区”的存在,帝国就免去了这些微利贸易的税收。

    至于慈善被免税其实也很正常,要知道刚刚结束的慈善晚宴筹集了超过四万的善款,这笔钱可以直接发给需要救助的贫困公民,但是为了避免**和贪污等问题的出现,帝国有所规定,所有用于慈善的款项,不能够直接以现金发放到需要帮助的人手里,而是以物资的形式来发放。

    比如说用善款购买粮食、购买布料、购买各种各样的东西分发下去,这样能够尽可能的避免大量的金钱引起人们的贪婪,又可以避免这些钱被被某些帮派或者团体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再从贫困的公民手里抢走。用善款购买的物资,是用于慈善事业,所以也是不需要报税的。

    或许这就能解释为什么在旧党的地盘上每个月几乎都有一次慈善捐助,他们正是用这种方式来合理合法的隐藏税收问题。

    坐在一边的市长笑了笑,不知道是肯定了调查官的说法,还是对他的说法不屑一顾。

    调查官笑着摇了摇头,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条手绢,擦了擦镜片,妥善的将眼镜放回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望向了彼得,“市长先生,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到万无一失,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做到完美。”,他随手抄起一本账目抖了抖,“这些数字可能编排的相对合理,但是我相信在这里面一定还存在着一些漏洞。我是一名州立税务官,我接触到的账本比特耐尔一百年加在一起的账本还要多,只需要找出一个错漏,所有的账目自然而然的就会崩塌。”

    他将账本重新放回到桌子上,端起已经凉透的咖啡抿了一口,“可能您还不知道,这次中期大选时会公布一条新的法令,税务改革方案已经在帝国议会上通过,即将在整个帝国开始执行。您的这些小把戏最多还能坚持两年,两年之后新的法令和规则出台后,以新的税金和现在的税金做比较,无论多么优秀的造假,都会显得毫无意义。”

    “甚至您造的假越真实,以后摔的也就会越疼。”

    彼得眉梢跳了跳,他还真的不知道税务体系改革居然已经通过了,之前他听说过有这样的计划,将主动报税变成被动报税。现在的报税方式是商店出售了一样东西,然后店主将出售东西的价格、种类等一些信息记录在本子上,月底的时候将这个本子送到税务局进行登记。

    税务局会通过这本账目上注明的每一条销售记录进行统计,最后得出一个需要缴纳税收的总额,在下个月的上旬进行催缴。

    说到底,现在的税收征收方式完全靠商人们自觉,但是商人们真的能有那么高的觉悟吗?

    不可能!

    很多商人出售三五件商品只会登记一件商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节约税金。就比如城中一家面包店,每天都能卖出多则二三十块,少则十多块的面包,但是他们账本上每天只销售了两三块钱的面包。加上商业税的启征和阶段性,每天需要缴纳的税金不过五分钱,多的时候也就十分钱。

    这样算下来,一个月也就三块钱而已!

    但是税收改革之后一切都会变得不同,简单一点来说就是半强制性的征税,每个贸易公司的征税方式按照经营的性质依照雇佣员工数量的多少,进行强制性征税。简单的举一个例子,还是拿那个该死面包店来举例,首先为这个面包店定性为“食品加工零售”,为此制定一个征税标准,比如说三块钱。

    面包店每雇佣一个员工,每个月缴纳的税金就会多三块钱,如果这个面包店连同厨师和伙计一共雇佣了七个人,加上老板自己就是八个,每个月需要缴纳的税金就是二十四块钱。税务局不会管你具体能够销售多少面包,赚取多少的利润,总之就是这么征税的。如果你觉得经营不善,难以牟利,那完全可以不雇佣员工,老板也参与到经营中来啊。两个厨师加老板,一个月只要九块钱,不一下子就降下来了吗?

    每个经营场所都必须严格的登记员工数量和经营性质,不允许出现任何的纰漏,这份档案将由税务局来保管,也是为了以后方便抽查进行的准备。。

    当然,这里面同样会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老板只雇佣两个厨师,然后老板的妻子、孩子甚至是父母来进行销售,每个月只报税九块钱。没问题,可以这么做,但是税务局会不定期的进行抽查暗访,一旦发现有像这样违规的操作,就按每人每月三十块的税金进行补税,补税的跨度为一年。

    一百二十倍的处罚,很有可能一些中小微的企业会因为处罚一次性就宣布破产。

    但这就是法律,当法律执行的目的是为了保护法律自己的钱包时,就没有任何的人情可以说。

    在帝国议会上也有人提出这种粗暴的征税方式会存在极大的问题,一些经营比较差的小企业可能会因为这条法律直接倒闭破产,但是比起整个帝国的钱袋子来说,一些小企业的倒闭破产,根本就没有放在这些大人物的眼里。

    彼得没有说什么,只是保持着笑容,不过他的眼神却透着一种轻蔑。或许新党也只能够想到这种粗暴的方法来提高国家的收入了,而这恰恰证明了在治理国家这种事情上,新党是极为不擅长的。就算以后特耐尔城的税金的确提高了,那也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都是地区税务官的错,都是那些奸诈的商人们的错。

    他一拍双腿站了起来,长叹了一口气,“那么您继续工作吧,希望您能够尽快的从这些账目中找到您所说的‘关键点’,我也在这里预祝您的成功。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先告辞了,再见!”,他走上前去与调查官握了握手,点头致意后转身拿着外套和帽子转身离开。对于这些账目,他根本不担心,每年花那么多的钱雇佣最专业的人士来做这件事,不就是为了避免出现问题吗?

    出了门之后市长大人显然没有像之前在屋子里看上去那么轻松,他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地方税务官紧跟在他的身边,“把他给我盯好了,出了任何事情都必须在第一时间通知我,如果事情过于严重……”,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地方税务官,冰冷的眼神让地方税务官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地方税务官咬着牙,点了点头,市长大人才拍了拍他的胳膊,钻进车里。

    如果真的让这个调查官发现了账目中可能存在的漏洞,那么就干掉他。

    这种事情旧党们不止做过一次,每年城市里大量的税金被他们瞒报之后以输血的方式送给高层,一旦在这里出现了问题,就意味着很多人都要丢掉官职,所以彼得不得不小心,也不得不狠心。

    坐进车里之后他也闭上了眼睛,好一会才问道:“那个叫做乔恩的家伙找出来没有?”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答道:“还没有,不过应该快了,已经有人在警局附近转悠,现在只差第一个站出来的人。”

    彼得满意的闭上了嘴巴,他很清楚,没有人能够忍受住悬赏的诱惑,现在还没有人站出来指认“乔恩”,并不是这些人讲什么兄弟意气,单纯是害怕被人报复。同时,这样让彼得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乔恩”的背后还有人,而且对那些知情者具有一定的威慑力。

    只是我们的市长大人似乎并不清楚,他的计划正面临一个巨大的威胁,而这个威胁,来自于一名洗车工。

    “你是说,他是混血儿?”

    杜林有些愕然的望着都佛,那名洗车工是一名混血儿,省雅人和瓜尔特人的混血,他的母亲是瓜尔特人。在这个社会中女性的地位并不高,所以在这样的家庭中来自瓜尔特的习俗被压缩到了极致,洗车工甚至都不清楚他的行为会受到怎样的对待。

    都佛撇了撇嘴,混血该不该受到诸神和先王的审判,大家其实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所以最后这个选择,又回到了杜林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