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一章 追杀
    “当然可以,这也是我的荣幸!”,在杜林最需要助力并且还在思考如何加深和工会联系的时候,一张三千块的支票就解决了他所有的困扰。

    金钱这个东西的确无所不能,任何时候,任何场合!

    奥莱文非常的高兴,这对他,对特耐尔的工会,都是一个利好消息。依靠会员的那一点会费很勉强能够支撑起工会的运转,往往一场诉讼就要用掉一年会费的六分之一,甚至是四分之一。所以从首都的工人工会总会到地方工人工会分会,都在想尽办法争取更多的收益。他们的确在维护工人的利益,同时也在创造自己的价值和收益。

    好在这个世界上并不缺少聪明人,早十多年前有人在总会提出了一个增加工会收入的方案,经过几次波折后得到了通过。这个方案中首次提出了工人工会不仅要维护工人的利益与合法权益,还提出了工人工会在必要时也需要为“资本家”提供一定程度上的服务。论其实质的内容其实并不复杂,对于任何商人来说“熟练工”永远都是他们最渴望的工人,因为熟练工可以在更短的时间里创造出更多的利润。

    恰好工人工会在这方面拥有丰富的资料和资源,只要资本家支付一些服务报酬之后,填写一些资料,工人工会就会指派熟练工加入到新的工作中。

    这个方案第一次讨论审议的时候并没有通过,有人认为这是出卖工人阶级的利益,但是在第二次以及第三次讨论审议之后,还是通过了。这个方案的确很好的解决了工会收入过低的尴尬局面,也加深和工人工会实质的工作内容。

    虽然因为这个方案解决了工人工会资金上的问题,但是没有任何人会认为钱多是坏事。当杜林拿出支票的时候,奥莱文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决断,既然杜林可能有要用到工人工会的地方,那么为什么不干脆把他直接拉进来。

    什么后天要开会都是狗屁,这都是他临时编出来的!

    而这次与杜林的攀谈的真实目的,也是为了来化缘。

    杜林成为了这次慈善晚宴当之无愧的主要配角,这么表述并不难以理解,因为明天的报纸上不会有杜林任何的消息,有的只是议员与市长充满仁慈的捐款,根本不会提杜林一个字,所有他只是一个配角,一个主要的配角。

    能够拿出这么多钱来讨好当权者,那为什么不能够拿出一小部分钱来捐赠工会呢?

    奥莱文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这里,也成功的完成了他的目的。

    两人交谈了一小会之后,特耐尔城的主教穿着肃然的衣饰走了过来。黑色的教袍加上白色银边的坎肩,让这位已经有四十来岁的主教看上去反倒是年轻了几岁。奥莱文点头致意之后转身离开,给主教和杜林留下了足够的私人空间。

    其实这都是慈善晚会的惯例,一旦出现某个特别“慷慨”的竞价者,在随后的晚宴上这些团体组织的负责人或是教会神职人员就会轮流过来打秋风。不过来肯定什么都得不到,但是过来了说不定就能捞着一些好处不是么?

    “感谢您对特耐尔城慈善事业的支持!”,主教语速并不快,声线也很醇和,说出的话让人听着都觉得顺耳,他微笑着将手按在了杜林的手背上,“愿天主的目光永远注视着您!”

    杜林也很神棍的回了一句,“神佑世人!”

    主教眼睛顿时瞪圆了,他望着杜林有三五秒的时间,才用略微高扬的语气问道:“您也是天主的子民吗?”

    杜林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支票塞进了主教的手中,“并不是,但我希望是!”

    最近赚到的钱除了一部分存进了银行里之外,其他的钱都在今天晚上挥霍一空。一共两万多,都成为了别人的囊中之物,这种把钱不当钱的挥霍方式让杜林心疼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痛快。这些钱没了,但是它们产生的价值,远远要高于它们是货币的价值,并且这些钱所带来的东西会变成一个防御体系,将杜林牢牢的保护在中间。

    离开特耐尔大剧院的时候杜林的腮帮都有一些抽痛,笑了整整一晚上让他的脸都快僵硬了。他拍了拍脸颊,吐了一口浊气,从大剧院的正门走了出来,然后走向他的汽车。就在他站在车门边上,掏出钥匙准备打开车门的时候,隐隐的透过车窗玻璃的反射,他看见了有一群人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如果是四个月之前,他可能会回过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站在他后面,问问这些人找他有什么事情。可在经历过战斗与死亡的教训之后,杜林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社会素质,他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直接拔腿就跑。其实车里的储物格中有一把手枪,只是因为晚上的慈善晚宴档次相对较高,有人做专门的安全检查,所以他才没有带在身上。

    他有时间打开车门然后钻进去,再拿出手枪推起保险然后从容的射击。但是他不敢赌,不敢赌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那么顺利的完成这所有的步骤,所以他还是决定先离开。

    等了一晚上的疯狗维森差点没有把那个告密者痛殴一顿,直至他在百无聊奈之中看见了这次任务的目标杜林,所有人才“睡醒”了过来。

    四个月前维森被杜林打破了鼻子,说起来鼻子被打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比起更加严重的后果,鼻子破了就像是上厕所排泄完发现只有半张纸,这种情况可能比较糟糕,但总好过连半张纸都没有。

    不过也因此,维森被同伴和帮派中其他的大佬笑话了好一段时间,维森总是说自己什么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什么原因,一个人打败了几十几百几千个敌人。一开始大家还真的相信了,可越到后面越离谱,反倒从相信变成了质疑。这次更是离谱,四个人一起被一个小家伙打破了鼻子,还让那人跑了,经常吹牛的维森就成为了笑话中的主角。

    就是今天早上还有人问他,问他昨天晚上又一个人打败了几万人。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那个小子,所以当洗车工告诉他看见了那个小子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带领着帮派中和自己关系不错的人过来围堵杜林。他咬牙切齿的挥舞着手中的棍棒追了过去,忽略了杜林是从大剧院里出来的事实,此时他的脑海中只有复仇。

    在前面不停狂奔的杜林此时想要感谢的只有克斯玛先生,因为他经常被分配的沉重劳动让他有了一副好身体,至少不用担心在短时间里被后面的人追上。

    白天的都市充满了法治,但是夜幕的遮蔽下,却是犯罪的天堂。

    一路上杜林也碰到了两拨巡警,不过从对方闪躲的目光和转身回撤的身形上,杜林就知道求救是毫无意义的。他一边跑,一边脱掉了名贵的风衣,脱掉了价格高昂的西装,撕开了衬衫上的扣子,甚至脱掉了那双昂贵的皮鞋。疯狗维森一群人追赶的速度越来越慢,杜林还维持着最初的速度。

    如果不是迫切的想要出一口恶气,可能疯狗维森已经停下了脚步,但现在,他还在追赶,直至到一条街道的转角。

    转过街角,如同破风箱被拉动时候发出刺耳声音的呼啸声从维森张大的嘴巴里传出来,他扶着墙壁望着空洞洞的街道,一脑门子青筋。追了那么久,居然又追丢了,这让他怒火中烧。随意的挥舞着棍棒杂碎了路边防盗窗里的玻璃,就在他转身的下一刻,杜林又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你……还敢出来?”,疯狗维森猛的深呼吸了两口气,压抑住不断起伏的胸口,挥舞着棍棒指向了杜林,嘶吼道:“宰了他!”

    他觉得这么把话喊出来很有气势,身边十几个伙伴跑了这么远也是浑身燥热,心中烦闷躁动,立刻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冲向了杜林。可很快他们就发现,在杜林的身边还有两个人。

    疯狗维森一边扶着墙一边向前走,面色狰狞,气喘吁吁的说道:“别以为叫两个人就能怎么样,我得说你害了你的朋友!”

    除了那些掉队的,这里还有差不多十三四五个凶恶的帮派成员,要打败三个年轻人根本不是什么问题,那种以一敌众的事情只发生过在他身上,以及传说中,他坚信哪怕对方再多来几个人,也都是来找死。

    杜林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面对一窝蜂冲过来的帮派份子,他反倒是露出了轻蔑的笑容。他越是笑,内心的怒火也就越旺盛,这一点已经离开的格拉夫应该最有感触才对。他微微扬起下巴,望着在人后的维森,“留下那个,其他都处理了。”

    下一刻,站在杜林身边的两人从黑暗中,走到了路灯下。他们戴着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阴影遮住了他们的面容。身上宽大的风衣在深夜街道的风中猎猎作响。他们从怀中掏出了手枪,在对方惊惧的目光中,举高了枪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