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零章 复杂的矛盾
    “你有加入任何的党派吗?”,拍卖阶段结束之后,人们转移到了大剧院的后院中,长桌上摆满了一些冷餐菜品,还有十多名戴着高帽穿着白色衣服的厨师站在火炉边为客人们烹饪菜肴。杜林端着一杯果酒刚抿了一口,他就听见身后有人问他这个问题,他立刻转身,充满笑容的致意之后,耸了耸肩膀。

    “抱歉,我并没有加入任何的党派,虽然我的确很想这么做。”,他自嘲的笑着,微微抬手举杯和眼前的这个家伙碰了一下酒杯,喝了一口果酒,甜腻的味道难以掩盖果子在发酵过程中产生的酸涩感,即使是相当昂贵的高档果酒,依然无法很好的避免这个问题,比起自己的雪精灵,这种酒简直糟透了。

    两人放下手臂,杜林继续说道:“众所周知我只是一个农夫,我无法代表某些人或者某一个阶级,所以想以我现在的情况,恐怕暂时还达不到标准。”,这倒不是杜林为了谦虚故意乱说,无论是被人们诋毁丑化的旧党,还是革新政弊的新党,实际上政权从来就没有从“高贵者”手中旁落过。

    人们只看见了“新党”掀翻了腐朽的封建帝制皇朝,但是却没有看见最早的那一批新党一个个都是什么身份。他们不是军队的将领,就是在社会上拥有巨大声望的名流,还有一些顶级的富豪,以及新兴的抱团的资本家,其中甚至还有一些“开明”的贵族。所以说政权从来就没有从贵族手里流入到平民手中过,如果用较为通俗的说法,那就是政权不过是从旧贵族的手里,转移到了新贵族的手里。

    所以本质上统治这个国家的依旧是贵族,以杜林这样农夫出身的身份,是没有资格加入任何党派的,哪怕是新党都不会要他。

    访问者低着头笑了起来,他喜欢杜林说的话,不是因为杜林说的好笑,而是他听出了杜林对自己身份明确的认识。

    农夫就是农夫,没有被许可之前,即使拥有再多的财富,也成为不了贵族。

    他踢了踢地上的草皮,笑说道:“你太谦虚了,谦虚是一种美德,但是也可以是一种虚伪。”,说着他收住了话,杜林并没有开口,过了一会他才望着杜林,很正式的说道:“如果现在我邀请你加入神圣帝国的荣光党派,你愿意吗?”

    荣光党派是旧党对自己的称呼,因为大多数旧党的核心人物以及中高层都是帝国过去大大小小的贵族,他们认为帝国的荣光现在仅存于他们的身上,他们才是帝国的未来,这个国家终究是要依靠他们来控制的。不过很多平民阶级并没有这种想法,在普通人的眼里,这群贵族就是帝国的毒瘤,所以人们“亲切”的称呼旧党成员为“腐朽的尸体”,称荣光党为“烂泥巴”。当然,这是大多数人心中的想法,当他们开口说起来的时候,还是会以“旧党”代称。

    邀请杜林加入旧党并不是仓促之下做出的决定,杜林的私酒生意现在做的风生水起,从他今天晚上能够拿出巨资来博取大人物们的好感就看得出,这个家伙并不缺钱。而这正好弥补了伍德死亡之后留下的空档,甚至在“献金”方面或许能够超越伍德的贡献,这对城市里的大人物们很有诱惑力。

    不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旧党是腐朽的石头,阻拦了帝国革新的脚步,但是在旧党控制的范围内,人们也并没有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这群贵族其实非常善于讨好自己治下的公民,这一点也是贵族们历代传承的经验和知识。在过去封建帝制时代,一个贵族如果对领地内的子民不够好,这些人是会偷偷迁移的,所以想要自己的领地富足并且拥有强大的生命力,那么就要让领地内的子民们感受到来自贵族对他们的“照顾”。

    往更深层次去说,真正影响人们生活的其实并不是城市的当权者,而是新兴的资本力量。他们通过联合、垄断的手段控制了卖方市场来完成资本最初的资金累积,通过“岗位和薪水”控制着一座城市的经济体系。然后他们通过压迫和剥削的手段从如同羔羊的平民身上狠狠的吸血,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曾经有一名很有名气的社会名流问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劳动的人们越勤奋的工作,反而越来越穷。

    这个问题引发过短暂的社会热议,然后人们又重新回归到沉重的工作中,再也没有其他心思去考虑如何解开这个问题。

    这名社会名流很快也销声匿迹,有人说他提出了一个连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之后疯了,也有人说他被人灭口了。

    那么资本家是执政者的朋友吗?

    显然并不是,执政者希望货币能够快速的在各个环节流通起来,从而带来巨大的税收收益,让他们有足够的资金去施展自己的政治理念。但是资本家通过哄抬物价和剥削等手段将大量的货币累积起来,造成了货币的不流通。不能快速流通,自然也久无法产生足够的税收,但是这个世界又少不了资本家的存在。

    比起新党为资本家制定了各种各样的游戏规则制约资本家的发展,旧党的方法就简单多了。既然资本家是依靠剥削来吸血壮大自己,那干脆旧党就成为资本家的“资本家”好了,他们制定了新的阶级吸血法则,将资本家的累积的财富以“献金”的方式抽离出来,用于城市的发展和壮大自身。

    简单粗暴的方法有时候比复杂的运行规则更具备执行力和贯彻力,不过所带来的后遗症也远远超过了后者,资本家们只能通过剥削来回血,这就成为了一个死循环。工作越勤劳,劳动人民就会越穷,人们越穷,资本家们就越富有,资本家越富有,旧党对资本力量的割羊毛也就越狠,逼迫资本家更加拼命的压榨平民的劳动力。

    对于实施粗暴阶级吸血法则的特耐尔城的当权者们来说,杜林已经符合了被他们吸血的规则,那么邀请他加入到这个永远轮回不止的游戏中来,就是必然的事情。

    杜林并没有思考太长时间,就答应了这位来访者的要求,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位来访者是谁,是谁的人,不过并不妨碍他接受来自旧党的“善意”。

    来访者很满意杜林的反应,他举起手中的酒杯与杜林碰了一下,举杯仰头一饮而尽,“与你交谈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明天你可以到市政厅的‘政治团体管理局’办理党派证明。”,德兰诺法案的威力一直到今天依然没有消退,而这正是所有对政治充满了野心的政客和政治家们所追求的最高成就。

    他们希望通过自己来影响以至于改变这个世界,让自己的某些话,某些看法成为这个世界的准则。

    杜林用力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明天就会去。”

    来访者拍了拍杜林的肩膀,一点头之后转身离开,就在他走了四五步的时候,略微停了一下脚步,“对了,你可以叫我波罗!”

    这位有点神秘的波罗先生刚走没有多久,一名西装革履如同精英人士的中年人就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中年人有一张让人看上去非常信任的相貌,厚重的眉毛和略微棱角分明方方正正的脸型,总是不断的散发着信任光环的伟大力量。

    “您好,杜林先生,我是特耐尔城工人工会的主席,奥莱文,很高兴能够在这里遇见您。”,他主动伸出了手,杜林略微愣了一下,也伸出手去。不得不说奥莱文的手很厚,很结实,也很温暖。当手被奥莱文略微用力握着的时候,杜林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

    “您好,奥莱文先生,其实即使您今天不出现,我最近也会去拜访您。”,奥莱文收回了手,露出了倾听的神色,杜林继续说道:“其实原因并没有那么的复杂,我到今天为止,依然还是工人工会的会员。可能我赚到了一些钱,不需要再通过自己出卖劳动力去赚钱,但是我认为并不能因此就说明我已经不是‘工人’了。”

    “所以以后工会有什么活动或是会议,您可以让人通知我,我一定会参加。另外……”,杜林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叠好的支票,放进了奥莱文的手中,“这是我对工会的捐赠,以感谢工会在以前对我的帮助和援助。”

    奥莱文低头看了一眼支票,脸上立刻露出了极为亲和的笑容,三个“零”让他对杜林非常的满意,立刻将支票妥善的放进内衣口袋,“我很高兴工会能够拥有您这样优秀出色的会员,您提及的也正是我们存在的目的和价值,帮助每一位需要帮助的工人,就是我们的使命。感谢您对工会的理解和捐赠,在后天的例行会议上,我会提出一项提议,邀请您成为工会的名誉理事,您认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