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六章 慈善
    “薇薇安会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吗?”,坐在东方之星贸易商行的办公室里,都佛有些担心的杜林的计划能不能成功。尽管杜林一贯以来表现的都非常的具有魔性,仿佛是幸运女神的私生子,但这一次的情况和以前的情况绝对不一样。这次的对手和伍德,和歌多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彼得具备了权力与财富,同时控制着整个城市,如果说典狱长是监狱中的国王,那么彼得就是这座城市的国王。一群泥狗腿子想要击败国王?是想象力太丰富了,还是太过于自大了?

    杜林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不时将打火机点燃,他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因为都佛的话感觉到焦急。事实也的确如此,薇薇安夫人是击溃彼得市长唯一的办法,就像杜林一直以来所认为的那样,堡垒只有从内部才能够最快最有效的击毁。彼得能够给带他巨大的压力并不是因为彼得这个人有多么的恐怖,而是他身上那一层层的光环起到了作用。一旦将这些光环从他的身上剥离,他还能够剩下什么?

    他甚至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因为普通人知道如何通过劳动来养活自己,但是他却什么都不会。

    至于能不能说服薇薇安夫人成为摧毁这座叫做“彼得”的堡垒,杜林同样没有任何的担心。薇薇安夫人已经受够了,她希望改变,她怀孕就是她对过去生活最大的抗争和宣战。现在杜林为她添了一把火,如果她不想继续沉沦下去,如果她想要改变一些什么东西,那么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趁着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她可以做到很多她平时做不到的东西。

    而且这也并不是杜林唯一的,最后的手段,实际上杜林除了薇薇安夫人这个可以直捣黄龙的计划之外,他还安排了一个相对缓和,但是破坏力同样惊人的计划。

    工会!

    没错,杜林现在在很多人的眼里已经是“剥削阶级”,是成功的商人典范,是帝国梦的承载者,但是谁都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到目前为止,都是工人工会的注册会员之一。换句话来说,只要他愿意付出些许的代价,就能够得到工人工会的支持!

    在资本家的眼里,一两个工人,三五个工人可能只是他们剥削的对象。但是三五十工人,三五百工人聚集在一起,那绝对是所有资本家以及所有政客的噩梦。除此之外,杜林还打算释放出一个被禁锢许久的噩梦——教会。

    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这次意外可能会对他带来的负面影响,最差的结局无非就是卷铺盖离开这里,但是如果一旦他抵抗住了市长的攻势,并且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那么特耐尔这座城市中,他也有机会迈入人人向往的阶级。

    杜林抬头看了一眼都佛,“你叫她薇薇安?先王在上,你真的爱上了那个女人吗?”,称呼是非常讲究的东西,同时也是发自内心的声音。当你想要提及一个你所憎恨厌恶的人,可能“贱人”、“傻哔”之类的代称不需要经过思考就会脱口而出,同样,如果你要提及你所心爱的人,或是家人,充满善意与爱意的昵称就是第一选择。

    都佛能够直喊出薇薇安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说明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已经接受了薇薇安成为自己生命中某一个部分的事实。

    都佛英俊到令人嫉妒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润,杜林顿时想起了另外一个世界一个在东西方都有名气的女人说过的一句话,那个女人说通往女心内心最近的捷径是一节肠子,其实这句话用在男人身上也没有任何的问题,因为想要留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得让他的海绵体一直处于充血状态。

    **的确是男女感情的催化剂,夫妻、情人之间的矛盾从来没有一炮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两炮。

    都佛在杜林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他举高了双手做出了投降的动作,“好吧,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有些迷恋上薇薇安了。你遇见过一个愿意为你敞开心扉的女人吗?如果你遇到了,即使你可能不会爱上她,但你也绝对不会讨厌她。”

    杜林吹了一声口哨,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看着都佛,“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还有成为哲学家的天赋,你应该上学,我是认真的!”

    都佛耸了耸肩,“可是学校里不不招收杀手!”

    杜林看了一眼时间,站了起来,换上了崭新的衣服,“幸好时间到了,否则我怀疑我会在这里被你们凄美的爱情故事折磨死。好好的待着,等我回来!”

    晚上有一场慈善晚会,城中的富豪们都会出席,包括了教会的人。这些富人们假惺惺的为穷人们捐助一些财富和物资,然后再把这些东西剥削回来,赚到了好名声的同时也没有任何损失,难怪大家都热衷于做慈善。

    慈善晚会在特耐尔大剧场举行,举办方邀请了城市中几乎所有的剥削阶级和各种社会团体,也算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社交活动。几乎每个月都会有类似莫名其妙的慈善晚会召开,不是为了庆祝皇帝的生辰,就是为了庆祝卫国战争的胜利,就连天主圣诞日也会有相关的慈善活动举行。

    这是一个非常复杂同时运行又慎密的名利场,想要踏入上流社会,首先你必须在这里混到一个不错的名气。

    杜林驾着车来到了特耐尔大剧场,他抬头望着闪烁的霓虹灯,心潮有些起伏。三个多月前,他在这里做着将洗车业发展到全世界的梦想。三个多月之后,他成为了一名伟大的私酒生产商和走私犯,这踏马的世道!

    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两个五十分的硬币丢在了地上,立刻就有三五个提着水桶的家伙冲过来,他们为地上的两个硬币大打出手。失败者垂头丧气,胜利者神采飞扬,一块钱洗一次车这样的价格在这里可真的很少出现。但是有一个家伙,望着杜林的背影若有所思,他觉得自己在哪见过这个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